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最热点
6:24pm 14/05/2022
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 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供FB/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屡屡碰壁的重灾区灾黎要求联邦政府公平对待,发放援助金。前排左一为玛尼马兰、石爱瑞(左三起)及黄启民。(丘明艳摄)

(芦骨14日讯)“说好的3500令吉水灾援助金呢?”

去年杪全国大水灾中,属重灾区之一的芦骨多名灾黎追讨半年仍无下文,不仅惨遭政党代表当“球”踢,更被拒接接听电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被指承诺为灾黎申请水灾援助金的马华波德申区会副主席张成利受询时回应,灾黎无需再等,因为联邦政府已不接受任何上诉或“迟申请”,这也意味着,超过300户未获得援助金的灾黎,将分文未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供FB/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我们都是重灾区的灾黎,为何申请不到拨款?”石爱瑞向记者提供雨水涌入家中的“证据”。(丘明艳摄)

我国各地于去年12月爆发大水灾,联邦政府分别通过首相署执行协调单位(ICU )及天灾援助金(BWI),先后发放1000令吉和2500令吉的购买必需品援助金(BBKA),合共3500令吉,以缓解灾黎的损失。

其中芦骨美堡城(Taman Indah Jaya)、芦骨工业区花园(Taman Perindustrian)及芦骨花园(Taman Lukut Jaya)为水灾重灾区,当时水深从2尺到3尺不等,甚至有些灾黎水深淹没半间住家,然而迄今有多户灾黎未获得政府的援助金,他们多次向当地马华、国大党代表申讨却屡屡碰壁,初始还被告知“你们是第二批申请者”,但直到最近,负责人已干脆拒接听来电。

灾黎向记者申诉,该批灾黎于去年12月发生水灾后,州政府及联邦政府均通过县属收集了灾黎名单各别下放水灾援助金,大部分灾黎均于今年1月,率先得到州政府的1000令吉援助金,然而,本应同步的受惠名单,却出现不一样的情况。

ADVERTISEMENT

供FB/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石爱瑞展示芦骨工业区花园水灾高度,尽毁所有木板家具。(丘明艳摄)

来自芦骨工业区花园的石爱瑞指出,当联邦政府通过国阵地方领袖张成利,在芦骨聚豪楼举办的大型派发援助金活动上,灾黎如约而至准备领取援助金时,竟被告知自己成了“第二批申请者”,由于受惠者名单没有名字,故无法获得援助金。

“我的左邻右舍都得到联邦政府的援助金,但我却一分钱也得不到!这样公平吗?”

石爱瑞事后立即向芦骨州议员服务中心了解情况,发现州政府及联邦政府采用波德申地方县属的同步申请名单。“这意味,若我们得到州政府的援助金,就自动可获得联邦政府的援助金,为何被告知,名单上没有了我们的名字?”话虽如此,当天未顺利领取援助金的灾黎也只能作罢,静候第二批的援助金到来。

然而,直到联邦政府向首批灾黎发放共2500令吉援助金活动当天,石爱瑞再度询问张成利,为何第二批受惠名单分文未得,又再持续派发第二轮的援助金时,对方却回答“因为当局要调查你们的水灾情况,有太多人浑水摸鱼”,直接要求第二批灾黎继续等待。

“这次的水灾,我家里的木门、家具全毁于一旦,一直都在等着援助金来更换被浸坏的橱柜,然而都过了大半年,都等不到一个答案,我们这些灾黎分文未得,政府的惠民政策,完全不利于真正需要的人民。”

供FB/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玛尼马兰根据张成利提供的“拿督末”手机号码,却始终联络不上对方。(丘明艳摄)

芦骨花园灾黎玛尼马兰(43岁,罗里司机)坦言,突如其来的水灾导致汽车、床褥均损坏,所有更换及维修费约5000令吉,他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向州政府提交申请援助金表格,一个内也得到了1000令吉援助金。

ADVERTISEMENT

“我是第一批得到州政府的援助金灾黎,按理说,联邦政府的受惠者名单也会有我的名字,为何我突然成了第二批申请者?究竟是出了技术问题?还是人为因素?”

他曾向张成利申诉,左右两旁的邻居与自己同时提交申请,也成了第一批受惠者,自己却得不到联邦政府援助。

供FB/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黄启民家中卧室的水深几乎淹上一场床的高度。(黄启民提供)

美堡城灾黎黄启民则忆述,当天水深几乎达到成人半身高度,家中除了来得及“垫高”的小型家电外,所有家具都保不住,甚至停放在门口的3辆车也浸泡在水中。

“几乎整个波德申人都知道,我们都是重灾区的灾黎!但这笔援助金已追问了至少3次,每次都被敷衍了事,政府发放援助金是希望惠及人民,但这些钱究竟去了哪里?政治人物为何要拖拖拉拉,甚至互相推诿。”

他认为,如今时隔水灾近大半年,灾黎不再抱有任何期望,唯独不满负责有关事项的领袖,由始至终不负责任,不愿正视人民的态度,令人反感。

供FB/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张成利

面对水灾灾黎“点名”指责,张成利直言“没有第二批受惠者”,并强调联邦政府只批准了1663户波德申水灾灾黎,其余“第二批”的申请者一律被取消资格。

ADVERTISEMENT

“联邦政府不接受上诉或第二批申请,因此也不会再发放任何水灾援助金。”

此外,他否认曾承诺过灾黎“一定能拿到援助金”,仅表示会“尽力协助”,至于为何州政府与联邦本应“同步”的县属申请名单,最终却出现偏差,他则回应“不知道,可能县属做了手脚或者更新迟了。”

无论如何,他说,在收到第二批超过300户人的名单,已经通过巫统联邦村长拿督末提呈到宁宜州议员阿都拉曼,不过该名单已被联邦政府拒绝。

“我希望这些没有得到援助金的人,不要将课题政治化,主要是因为灾黎们迟交申请,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供FB/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叶理国

另一方面,同样为朱湖灾区处理申请联邦政府援助金事宜的波德申马华区会主席拿督叶理国坦言,无论是州政府或联邦政府援助金申请名单,均来自波德申县属,因此只要获得州政府的1000令吉援助金,就肯定得到联邦政府共3500令吉援助金。

“虽然会有些偏差,但实际影响不大,也很快获得完善处理,目前朱湖区没有接到任何申请不到的灾黎投诉。”

ADVERTISEMENT

供FB/说好的3500水灾援助金呢?逾300户苦等半年无下文,张成利:不再发放 无需再等
原本陈旧的木柜,因突如其来的水灾,导致所有门板脱落,卧房的三夹板门也发泡而无法再用。(丘明艳摄)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水灾援助金
张成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