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国际拼盘
3:53pm 14/05/2022
逃出马里乌波尔!六旬翁带爱犬走225公里
拼盘/逃出马里乌波尔!6旬翁带爱犬走225公里 一路经历俄军听了也入迷 5小时前
61岁的佩丁带著9岁大的土狗“咻咻”展开逃命之旅,计划步行到仍为乌克兰掌控的札波罗什,距离约225公里。(互联网照片)

(札波罗什14日综合电)乌克兰东南部港市马里乌波尔遭俄军围城数周,当地一名61岁老翁在4月下旬决定逃离家园,带著行李和爱犬一起步行前往相对安全的地带,路程225公里,期间多次碰上俄军,却都获得放行;有俄军士兵听了他的故事,甚至希望战后能与他保持联系。

《卫报》周五报道,61岁的佩丁曾是船上厨师,住在马里乌波尔;4月下旬,俄军已经攻进城市。他准备了50公斤重的行李,4月20日凌晨6时,带著9岁大的土狗“咻咻”展开逃命之旅,计划步行到仍为乌克兰掌控的札波罗什,距离约225公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第一个任务是走5公里,从他靠近港口的家走到市郊。花了2小时穿越砲弹炸出来的坑洞、扭曲的钢筋、未爆弹、尸体等,他到了原本是购物中心的地方,俄军在那里分发粮食和水。佩丁避免和俄军视线接触,沿著高速公路离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路上遇到一列装甲车经过,脚下的柏油路都在抖,“咻咻”吓坏了,于是佩丁把它放进自己的外套里。走了20公里到达尼科斯克镇,他首先遇到一个乌克兰人;对方问他要不要一起喝酒,“今天我埋葬了我的儿子,我们为我儿子喝一杯吧”。

对方说,俄军3月初在马立波杀了他16岁的儿子,他花了好几周在马里乌波尔找儿子,结果找到坟墓,俄军说,想取回尸体,就自己用手挖出来。

隔天早上6时,佩丁继续上路,离开小镇时遇上一个检查哨,守在那里的是俄军的车臣士兵。佩丁被带回尼科斯克镇的议会大楼审问,他向俄军撒谎,称自己有胃溃疡,必须去札波罗什看医生。俄军威胁要揍他,他回答“悉听尊便,长官”,结果没有挨打,留下指纹、照片等纪录后,获得通行证就放他走了。

ADVERTISEMENT

车臣士兵告诉佩丁,他们会拦车载他去下一个村庄;他和车臣人一起等了2小时,车臣兵没事做,和他聊了起来,还塞给他香烟。没有司机想要载佩丁,佩丁对车臣人说,“我自己走吧,老兄”,但其中一个车臣兵回答“不用,这点权限我还有”,然后指著自己的枪。最后,一辆黑色小货车停下来,车上是一家四口,车臣人命令他们载佩丁一起走。

佩丁在村子下车后继续步行,顺利通过另一个检查哨,走到下一个村庄时已经天黑,被6名俄军拦下检查,带到当地社区中心。俄军给了他一些牛肉罐头和汤,并告诉他,天亮后就可以自由离开,但如果在天亮以前走,就会被射杀。

隔天他走了14小时,也许是因为有通行文件,俄军又指给他一个可以睡觉的废弃房屋,翌日照样放行。最大的阻碍反而是路况,他要通过的陆桥已经被炸毁,高低落差30公尺,只能沿著桥仅存的钢架走;佩丁自己先试走了一遍,发现可行,又回来带著爱犬咻咻一起走。

再度遇上俄军检查哨,俄国大兵非常好奇他是怎么过桥的;晚上,5个俄国士兵围著他,听他讲一路经历和大胆过桥的故事,“有些人想保持联络,说战后我应该去他那里作客。我当下也没什么能说的”。

隔天佩丁被告知不能继续往札波罗什走,只能回头或往南。佩丁选择往南,面对山路,咻咻实在走不下去;佩丁得先走一段路,把包袱扔下,回头去把咻咻抱过来。后来他告诉咻咻,“你要是不走,我们都会死的”,最后咻咻终于自己下来走。

靠著毅力和神运气,佩丁最终拦到一辆卡车,搭便车前往札波罗什。司机载他到札波罗什市中心的难民帐篷,给了他1000元格里夫纳(约150令吉),说“祝你好运”。佩丁说,当志工和其他难民得知他是从马里乌波尔逃出来时,“大家都惊呆了,我想这就是我的光荣时刻吧”。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乌克兰
老翁
爱犬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8分钟前
54分钟前
17小时前
1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