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最热点
4:38pm 15/05/2022
双胞胎趣事连连 “饼印脸”常摆乌龙
赖惠柔(左)和惠盈,简直是一个饼印。

(马口15日讯)马口双胎儿趣事多,“饼印”子女连亲娘也会搞错,学校的老师更不用说,引起趣事连连,最难堪的是,孖生哥哥成绩不理想,老师却罚错了弟弟。

一对孖生兄弟谈起被人认错的趣事时更被问及,婚后妻子会否“认错人”,回应是:怎么会,体味有所不同,错不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另外一对开电脑店的孖生兄弟说,顾客常把冯京当马凉,投诉明明已把待修的手提电脑交给对方,岂料隔日去取回时,对方却说未收过他的电脑,了解原因后,才发觉原来是顾客把电脑交给孖生弟弟,却去问孖生哥哥,顾客常被他们的饼印样子搞糊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还有,孖生儿初生时,亲娘也感为难,为了辨认两个同个样的宝宝,哪一个已喝了奶,哪一个还饿着肚子,只好用细绳绑住其中一个的手腕来区别。

受访的5对孖生儿,母亲谈起他们连串的趣事时,揭露其中一家竟然有4对孖胎,即婆婆是孖生女,母亲育有一对龙凤胎、受访者与弟弟都有一对孖女,另一家的两兄弟都有孖生儿,看来生孖生儿也有遗传基因。

黄观德(后右起)、观雄及观德长女黄慧仪,前右起李梅兰、观雄儿子黄贤康和贤安。
黄观德和黄观雄
常被认错引起误会

来自马口甘榜英达的黄观德和黄观雄(54岁,自雇人士)经常被人搞错,弟弟观德性格好动健谈,哥哥观雄则相反,而因此引起误会。

ADVERTISEMENT

朋友常申诉观德是怪人,上午遇到观雄还好好的,可是下午见面时却不相识,原来朋友下午遇到的是观雄。

黄观德说,小学他两兄弟在同一间课室上课,有一次他犯错,老师把他当观雄,叫了后者出来打了几下手心,这时班上一名同学说,老师你打错人了,犯错的是观德,老师即时将他们分开坐。

马口甘榜英达孖子黄观德和观雄(前排坐者右一及右二),他们的堂兄弟孖子黄志明和志光(前排左二和左三)全家福合照。

有一次,观德到咖啡店与朋友喝茶,他离开,哥哥观雄接踵到咖啡店购物,朋友见到他,诧异问他,这么快就换了衣服回来。

黄观德育有2名分别20和23岁的女儿,观雄则有2名分别12和13岁的儿子,同在一间屋与母亲李梅兰同住,一些熟朋友曾跟他开玩笑,问他有没发生过妻子认错丈夫。

他说,怎么会,体味不同,错不了,但是侄儿(即观雄儿子)却曾经喊错爸爸,被他即时纠正。

他说,他的叔叔黄强也有一对孖子黄志明和志光,志明年前已逝世,志光目前在吉隆坡做生意,意味着,他父亲黄永盛和弟弟黄强都有一对孖子。

ADVERTISEMENT

赖德兴(前左)和赖九妹(后右)是龙凤胎,旁为其配偶。
赖玉美家族有4对双胞胎
儿时手腕系红绳辨认

马口茉莉花园的赖玉美家族有4对孖胎,即婆婆是一对孖生女、母亲育有一对龙凤胎赖德兴和赖九妹(49岁),也即是玉美的弟妹,她本身有一对孖女姚晓慧和晓赟(32岁),弟弟赖国水也有一对孖女赖惠柔和惠盈。

她说,她的孖女出生时是个饼印,须用红绳系手腕辨认,当时她把晓慧暂托母亲帮忙照顾,儿时很难分辨,待渐长后就比较容易辨认,但是通电话时,因她们的语音一样,还须问清楚对方是谁。

茉莉花园孖女姚晓慧(左)与姚晓赟,两的互相感应相当强烈。

“小时两个孖女由她与母亲分开照顾,孖女互有感应,大的有病,小的也跟着生病,当时母亲每隔两周带女儿回家一次,孖女在一起时,很奇怪,即使生病,病痛很快就不药而愈了。”

“她们在马六甲培风中学求学时,老师及同学常被两人的饼印脸搞糊涂,现在她们一人在吉隆坡,一人在马口,互有感应依然存在,一人不舒服,另一人也同时会感到不适。”

赖国水夫妇(后)的孖女赖惠盈(中右)和惠柔,及孖女姚晓赟(前右)和晓慧是表姐妹关系。

目前孖女皆未婚,提及会否撮合她们嫁双胞儿,赖玉美说,今时代是自由婚配,父母媒妁之言不再管用,配不配双胞儿不重要,也勉强不得,重要的是女儿的终身幸福。

电脑技师彭康造(左)和康元也想过同时娶孖女的念头,但无缘圆梦。
彭康造和彭康元
妻子喊错弟弟“老公”

来自马口快乐花园的孖生兄弟彭康造和康元(32岁),与朋友在东方花园开电脑服务中心,因两人相貌如同饼印,经常闹出笑话。

ADVERTISEMENT

曾经有人拿手提电脑到店交给哥哥康造,隔日事主到店拿电脑,康造不在店,由弟弟康元接待,便问顾客电脑出什么问题。

顾客回应昨日已交待清楚,为何今日就忘了,康元直言没见过对方,也没见过他的电脑,正要引发误会时,刚好这时康造回店,顾客见到两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一对孖生兄弟。

两兄弟目前同住一屋,康造已婚,他说,妻子有一次把弟弟当他喊错“老公”,不过现在已提升了辨认力,不会再认错人了。

他们说,小学两人在不同的课室,中学才安排在同间课室上课,因时常让同学认错人,尤其是两人去更换大马卡时,也把国民登记局的职员搞糊涂,几乎弄错他们的名字。

两人坦言,曾经有过计划要娶孖女的念头,而且在他们十七、八岁时也看上一对孖女,可惜襄王有梦,神女无意,随着目前康造已婚,看来同时娶孖女的心愿已无缘圆梦。

吴秀评(左二)的一对孖女廖紫晴(右二)和紫琪,两人体高不同,但是说话语音一样。
廖紫晴和廖紫琪
儿时常轮流生病

马口中学园一对孖女廖紫晴和紫琪(11岁)小时也常令母亲认错人,最后要用手环来辨认。

ADVERTISEMENT

母亲吴秀评(41岁)说,孖女是开刀诞生的,妹妹紫琪出世时,因为没有动静,一度引起恐慌,后经医生抢救,才出现生命的迹象。

她说,妹妹紫琪比较好动,两姐妹偶而发生争执时,通常吵架姐姐赢,但打架妹妹胜,儿时两人常轮流生病,这个病好了,那个又生病,到了上小学,这种情况才比较少见。

马身孖子周子权(左)与周子健,样貌像个饼印。
周子权和周子健
配戴饰物来区别

马身双胞胎周子权和子健(16岁)在母亲周志英怀着他们时,曾经在医生做扫描检验时发现有异,医生告诉她,其腹中有“很多手脚”,使她吓了一跳。

她最担心的是怀连体婴,为了安心,她便去看专科医生,才检验出她怀的是双胞胎,胎儿出世时,样子像一个饼印,必须在他们身上配戴饰物来区别,后来才改以不同的衣服来辨认。

她说哥哥子权比较文静,弟弟子健好动爱打篮球,他们在中学时,一些马来教师因辨认他们而感到头痛,甚至连爷爷周玉来也时常摆乌龙,视辨认两人为苦差。

周子权(前排左一)和子健(后排中)全家福,右为爷爷周玉来和婆婆李观娣。左二起是周志英和周润辉夫妇;后排左一是长子周子乐,及幼子周子轩(中)。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双胞胎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