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即时国际
12:06pm 15/05/2022
基辛格:“我们正处在完全崭新的时代”
基辛格:“我们正处在完全崭新的时代”
基辛格(左)在接受《金融时报》访问时称,全球范围内有关核武器风险的讨论并不够充分。(图:互联网)

(华盛顿15日综合电)随着全球地缘政治形势将在乌克兰战争结束后发生重大变化,美国前国务卿、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认为,“我们正处在完全崭新的时代”。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上周发表该报驻美国记者卢斯采访基辛格的一篇文章,题为《亨利·基辛格说“我们正处在完全崭新的时代”》,时值美国今年稍早纪念了美国前总统尼逊访华和《上海公报》发表50周年。基辛格是这份中美协议的组织策划者之一,而这份协议代表了冷战期间的重大转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同时对付两个对手不明智

被问及美国是否正在与中国进行新的冷战时,基辛格回应称:“我们对中国打开大门的时候,俄罗斯是主要的敌人——但我们当时与中国的关系也几乎差到不能再差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们当时对于向中国打开大门的看法是,如果你有两个敌人,那么同等看待这两个敌人是不明智的。”

基辛格说,全球地缘政治形势将在乌克兰战争结束后发生重大变化。指望中国和俄罗斯在所有可预见的问题上都拥有相同利益恐怕也不合理。他不认为能够在中俄之间制造潜在的分歧,但事态发展可以制造分歧。

他指出:“同时对两个对手采取敌对态度,以至于把二者逼到一块儿,这样的做法是不明智的。在今后一段时期,我们不应把俄罗斯和中国视为一个整体。”

ADVERTISEMENT

与此同时,针对拜登政府把美国的地缘政治宏观挑战说成是“民主与独裁”的斗争,基辛格似乎不太认同。

他说:“我们必须认识到意识形态与意识形态解读的区别。我们应该利用这种认识,用它来分析眼前出现的重要问题,而不是把它变成首要的对抗性问题,除非我们确实准备把政权更迭当成我们政策的主要目标。”

“我认为,考虑到技术的发展以及现有武器的巨大破坏性,其他国家的敌意可能迫使我们(寻求政权更迭),但我们应该避免因为自己的态度产生有关政权更迭的想法。”

普汀不满俄罗斯受到威胁

俄罗斯总统普汀与其亲信频繁发出的那些严厉的涉核言论,如何处理两个涉核超级大国之间的僵局成了美国领袖的一大挑战。而俄罗斯的核军事方针在于如果感到国家政权遭遇生存威胁,就会动用核武器,危及全球和平。

曾会晤普汀超过20次的基辛格表示:“我曾作为国际关系研究者,大约每年都要见普汀一次,差不多持续了15年,纯粹为了进行学术性的战略讨论。我认为他的基本信念是对俄罗斯历史的一种神秘信仰……从这个意义上讲,令他感到不满的并非我们最初的任何行动,而在于欧洲与东方之间的大片空白区域。”

“他之所以不满,之所以感觉受到威胁,是因为整个这片区域被吸纳进了北约,令俄罗斯受到威胁。这不是为进攻行为开脱,我没有预料到这种进攻行为会发展到要接管一个国家的程度。”

ADVERTISEMENT

他也提醒道,“当解决问题的时机出现时,我们都应当注意到,我们不会回到以前的关系,而是会迎来一个由此不同的俄罗斯——这不是我们要求的结果,而是他们自己制造的结果。”

很多分析人士猜测,普汀身边的核心圈成员在向他报告的时候,隐瞒了一些信息,或者说没有向他展示战局的完整面貌,造成新误判。

基辛格认为,每当发生这样的危机,我们都应当努力理解对方的内部红线是什么。

他进一步说明,“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局势升级将维持多久,还有进一步升级的空间吗?或者说,他是否已经达到能力的极限,他必须判断把战争升级到何种程度将不利于俄罗斯社会今后以大国的身份执行国际政策。”

被问及中国从中吸取了什么教训时,这位有“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之称的知名外交家也认为,“我猜想,现在任何中国领导人都会思考该如何避免陷入普汀让自己陷入的这种局面,思考如何在出现任何危机时,不要让世界大部分国家与自己作对。”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基辛格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月前
7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