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艺文
7:55am 16/05/2022
西北孤鸟/大马没有真剧评?──一篇人肉炸弹式的评论
作者:西北孤鸟

 西北孤鸟/大马没有真剧评?──一篇人肉炸弹式的评论

不久前,毕业于新纪元,旅台学生谢镇逸在脸书上写了一篇文章:《大马没有真剧评:〈疫爆〉剧评再评,兼谈评论人的角色与位置》,对我(以粉墨勾兰为笔名)评论新纪元讲师贺世平导演的《疫爆》,刊登于星洲日报艺文版两篇文章:《通俗杂交励志——〈疫爆〉百密三疏》,与《拔苗助长与不良示范——关于〈疫爆〉的批评与反批评》,提出了批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文章获得回应是一种荣幸,在此与作者致谢。以下尝试回应一二,希望作者再赐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谢对“通俗剧与励志电影的杂交”一说感困惑,批评我“以此阐述两种叙事情态的混合使用,却不提供论述的理解,是一种去脉络、去论证之行为”。我想谢忽略了星洲艺文版不是专业学术刊物:一版一千多字的评论,无论是篇幅或读者对象的考虑,都以浅白简洁为宜。同时一篇评论自有其侧重点,能提出观点和把看法说清楚足矣,不可能也无必要面面俱到,无所不包,更忌为了显示自己“有料”而大抛书袋。我评《疫爆》编剧思维不缜密,举出剧中一些违反现实情境,与违背逻辑的人物行动,并指出是一种不良示范。谢认为我“试图引领读者与观众重返写实的权威观念”,认为这是我“对古典叙事架构的执念”。对《疫爆》的戏剧风格,导演贺世平在脸书提过:“戏的结局发生在未来的2022年,显然并不打算也不可能让观众感觉彻底写实”。不彻底写实也是写实,贺导所谓“不彻底写实”,不外是剧中国防部研究所(地)和病毒特效药(事)的虚构。作为文艺创作,虚构是必然的,全非虚构就不叫创作而是历史或传记了。那写实剧是怎样的?如果我们同意它是一种“通过客观的舞台形象,自然地流露作者的社会理想和道德激情的戏剧,结构通常具有时间、地点和事件比较集中紧凑的特点,台词采用生活化的语言”的话,那怎么看都不好将《疫爆》列为非写实戏剧吧?所以我只不过是就写实说写实而已,无所谓执念或引领。

不彻底写实剧

关于《疫爆》的戏剧冲突,谢认为我“要求剧中要有明确的反派角色,认为善恶对质引爆的冲突才是正当”因此显示出我“对古典叙事架构的执念。”这是很奇怪的一种理解与评断,因为我对《疫爆》戏剧冲突的讨论,更多的是描述性的:描述《疫爆》剧中几个冲突的起伏过程,最后就编导的“模糊地点”的设置目标是否达到提出质疑。是否执念于古典叙事架构跟谈《疫爆》并无直接关系,如此判断纯属自由心证了。至于谢氏问:剧中“反派”,难道不能是不可见、不可测的病毒?这当然可以,戏剧要怎么编是编剧的自由。但病毒是反派只是论者牵强附会。因为编导并无此意,戏剧的呈现也无此迹象可寻,所以才有“让误以为是写实剧的观众感觉写实的不彻底”一说。

ADVERTISEMENT

 西北孤鸟/大马没有真剧评?──一篇人肉炸弹式的评论

谢氏质疑我对新纪元之建言:“配以经典或成熟剧本,让学生集中精力于表演,确保戏剧的成功。”谢反而认为只演出经典作品会妨碍学生的成长,理由是:一,长期只使用经典剧本,会忽视了当代世界格局的瞬息万变。二,大家一直觉得自己没能力写出“够好的剧本”,所以一直不敢写,导致“原创剧本”与“剧作家”身分在马来西亚一直是个陌生名词。三,经典剧本存在语言、文化翻译的问题,语感、语境离当代太远……

只演出经典作品?

谢氏否定戏剧学生学习经典的言论令人咋舌。如有戏剧学院或大学的文学院认同谢氏看法的话,那么,大部分教师都要失业,因为大部分课程都不必开了。而戏剧或文学的学习也要回到洪荒年代,重头再来。谢所谓学生“只演出经典作品”,纯属夸大其词,从公开资料显示,新纪元学生过往的演出,创作剧本的比例是很大的。而谢的理据更是荒谬:理由一,忘了经典有借古鉴今的功能;理由二,所述与近30年马华戏剧的情况刚好相反:“原创剧本”与“剧作家”非但不陌生,反而泛滥得很呢(只是换了个词儿:编导)。而经典剧本演出稀少倒是真的;理由三,不妨跟贵戏剧学院的老师请教吧,他们必定能教您如何拉近这个距离,也会告诉你不必担心,因为太阳底下无新事,经典的价值是历久弥新的。

最后要说谢文题目很耸动:大马没有真剧评。我们姑且从批评语境中去理解文中所谓“大马”,其实只是马华戏剧场域,并不包含其他语言剧场。但马华戏剧时间跨度已达百年,说这百年来没有“真剧评”出现,这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这种写法仿佛是人肉炸弹攻击,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同时连带伤及一大片——连历代死去的马华剧评人也被挖出来炸尸,这玩儿的太大了,我这样说不是挑作者的语病,而是从文章总结“大马中文戏剧的评论失能”一段文字中,感受了论断的荒唐。所谓的“评论失能”的依据竟然是:“从事书写工作以来,鄙人也不认为自己写出了一篇足以称之为评论的文章。”并以此抛出结论:“我必须严格宣称一件事实,那就是大马至今仍未有真正意义上的戏剧评论。”谢文似乎要通过在论证过程中承认自己的不足、展示自谦形象。但恕我直言这是一种别扭矫情:就因为“不承认”自己写的是“评论”,愣是把全体马华剧评人拉下来——都不准说自己的“评论”是“评论”了。(谢镇逸文链接):https://www.facebook.com/yizaiseah/posts/pfbid0Kaj5xu1TsjLiDWpQMheaJ8nbrNCxdm2u1TTJ49CWsioESa15rxSqztCkue6rzMDXl

更多文章:

ADVERTISEMENT

郭碧容/用戏剧与舞蹈承载生命的痕迹──《IGNITE燎:单人表演艺术节》
叶伟章/探索梦境的疗愈力量──《梦的故事》舞台剧 
吴伟才/印象派是怎回事? 
西北孤鸟/《年少轻狂》的戏剧性与琐碎 
吴伟才/窗,是个常青题材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剧评
《疫爆》
粉墨勾兰
谢镇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2月前
6月前
7月前
10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