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影音试听间
7:40am 16/05/2022
ian/嘻哈文化之Beef
作者:ian
ian/嘻哈文化之Beef
(照片取自Sugarboy$脸书)

2020年有家本地影视公司举办了说唱节目《Drop The Beat王者说唱》,找来了地下饶舌团体Ringgit Mob,YouTuber3P,以及主办方John担任导师、队长一职。听说主办单位在筹备期间曾与Dato’ Maw接洽,有意邀请其担任导师,但却因为种种因素而不得不作罢。虽然各界针对主办单位的做法批判声占多数,但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节目办得怎样是一回事,嘻哈说唱节目很稀有,当然乐见其成。

虽说是第一届,但也吸引了百余名选手前来参赛。合理推测原因,其一是本地华语市场鲜少说唱类型节目、比赛,其二是受中国那档说唱类型节目的影响。(Instagram搜索“drop_thebeat20”便能观看参赛选手的海选片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此节目在海选环节后便因疫情而停办了。虽然如此,但也确确实实地让更多人相互链接,许多年轻厂牌就是在这节目之后成立的,其中包括Klay、Suckafree、ZYB以及其他。LANXY MUSIC和Sugarboy$则是在节目之前就已经以团体的形式行动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胎死腹中的节目,意外地促进了嘻哈圈新人们的合作,让散落各地的年轻音乐人不再闭门造车,踏出舒适圈也更有益于成长,有一段日子大家积极交流,共享资源,让中文嘻哈圈热闹起来。

ian/嘻哈文化之Beef
(照片取自Sugarboy$脸书)

当然,人多就会嘈杂,也就不乏“beef”。在嘻哈文化里,“beef”意味着争执、争论、或纯粹的看不惯某人作风,简单来说就是我不爽你,你不爽我啦。于是各式各样的diss就被生产出来了,大家把想说的话都写在歌里发布,回应彼此,嘻哈文化的直来直往可见一斑。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风波当中,就属Sugarboy$最peace了。他们确实是很友善的一群人,圈子里的大家都很喜欢他们,以至于他们从来都离“beef”最远。与之相反,圈子里脾气最火爆应该是Sucka free和Klay了吧。他们出diss通常都是“地图炮”,看不爽绝不留手,对节目主办单位乃至线上歌手都不曾手下留情。我们当然知道本身影响力不够,圈子里diss来diss去就好像自己在跟自己玩耍,但大多数时候我们并没有真的针锋相对,而是当成一种互相撞击的切磋罢了。

ADVERTISEMENT

更多文章:

Chris/关于EDM制作人的13道FAQ
Tom Phan/〈直到我们遇见爱〉用3种语言打破“语言的墙”?
林佚/专业比稿人 
ian/Forceparkbois《Lotus》嘻哈,从国境之南谈起 
林佚/有一只马来魔──Dato' Maw 
Tom Phan/Yuna《Y1》在探索的路上,我们寻找着“Y” 
Chris/进入EDM电音世界 

ADVERTISEMENT

乐评
嘻哈
Ian
嘻哈文化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