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30pm 17/05/2022
【私月历】跳舞吧女孩/蔡晓玲
作者:蔡晓玲

在我刚升上小学的时候,不晓得母亲从哪里听说一个可以学跳舞的地方,不是专门的舞蹈学校,是小区一个爱跳舞的人私下收生授课,连学费都不需要的,母亲便带着我去拜师学艺。舞蹈老师是一位长头发绑着马尾的男老师,不苟言笑,很酷,现在回想老师很像某些日本型男。

学舞的地点是在一所中学前面。那里搭了一个舞台,每次有文娱晚会或选美比赛都在那里进行。母亲驾车载我到那里之后,会去附近的店找朋友聊天,时间差不多了再来接我回家。母亲当时跟一家服饰店的老板娘颇为要好。老板娘偶尔还会送我店里可爱的小物,比如卡通袜子和手帕,所以我特别能记得她的名字,都会殷勤地叫她某某阿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记得那时学的舞第一句歌词是:“背起了小娃娃,回呀嘛回娘家。”我只觉得跟另一首儿歌很像:“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看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老师要我们从家里带自己的布娃娃来扮演歌曲中的小娃娃,用一条长布绑在背后。第一个动作是蹲下身子用双手在身前打捞,然后再伸手到身后把娃娃托一托。和我一起学这支舞的有两个女生,我记得她们已经上三年级了,跟我有代沟,所以几乎都不想搭理我。我那时总觉得这首歌很凄凉,即使身旁有两个舞伴,但毫无交集,依然是孤独的行程,是一个人很辛苦地背着娃娃走很远的路才能回家。

有一天下午老师的妻子来通知我们说老师身体不舒服,舞蹈课被逼取消。当年没有手机可以联系家长,但那两个女生倒是很轻松地马上说拜拜就离开了,我猜她们就住在附近。我想到母亲去串门子的店其实没有很远,于是我也抱着那个从家里带来的娃娃开始走路去找母亲。

我走到了那几排店,我知道就在这附近,不过又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原来这么小的地方有那么多家的服饰店,真的好多,有些店我还是走进去之后才发现不是。有点眼花,我的脑海中交织着两首歌的歌词,回娘家和走到花园来看花。我焦急地走,担心母亲已经回到学舞的地方接我,却找不到我,像所有失散的电视情节。

ADVERTISEMENT

我发现自己一直在重复的路上打转。

有一个穿着中学校服的年轻女生和我擦肩而过时停下来看着我,她一定是发现在路上巧遇了我好几回。我主动跟她开口说,我要找一家店。有趣的是,我不知道店的名字,但我知道老板娘的名字。

幸好老越是一个很小的小镇,我怀疑全部的人都是互相认识的,女生笑着说没问题,我带你去。

我记得她非常久

我尾随她左拐右弯,一下子就走到了,我甚至在店门口便听见了里头传来母亲和老板娘的谈笑声,我顿时有想哭的欲望。

女生跟我一起进店和她们打招呼。我看着店内挂的时钟,很惊讶地发现原来我迷路的时间非常短,可能还不到半小时,我却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女生要回家了,我忍着眼泪笑着和她道别。

ADVERTISEMENT

那是我们仅有一次的见面,我却记得她非常久,尤其记得她的背影。因为在不久之后,甚至这支舞才表演过没多久,她便突然去世了。

母亲告诉我她是在某个深夜看完球赛后在家猝逝的。听说她和弟弟同房,弟弟睡在上铺,她睡在下铺。那天晚上弟弟依稀听见躺下铺的她咽呜着说不舒服,低低的哭泣,但弟弟太累了佯装没听见继续睡。隔天清晨理应要去上学的她迟迟没出房门,家人去叫她起身才发现她已经停止呼吸了。

我想像在那段她哭泣的时间里,是不是也感觉一个世纪那么长。

我后来又学了另一支舞,是一支很热闹的群舞。一个高大的女生披着黑色斗篷扮演大野狼,而其他女生有七八人包括我和之前那两个女生则戴着小红帽子。每个小红帽的手都搭在前面小红帽的肩上。

音乐响起后,我随着舞群毫无章法的满场跑。跑吧女孩跳舞吧女孩,我们要躲避大野狼。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蔡晓玲
女孩
跳舞
私月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