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8/05/2022
束缚里的自由/狐说八道(槟城)
作者:狐说八道(槟城)

上大学之前,不知道哪里来的谣言,听很多人说大学比起先修班是特别轻松的。可自己进去后,发现轻不轻松完全是自己的选择。

大学的讲师不会像学校里的老师一样,每天催你交功课。爱交不交,反正被当了,就是自我负责。有的人根本不在乎功课,更多注重社交和活动。我的同学甚至每天熬夜打网络游戏的排位赛。在乎功课的同学就要含恨,熬夜几个夜,赶出一个个团体合作的功课。我是其中一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于是,我发现了责任,很多时候是随着角色的增加,赋予自己身上的。可负不负责任完全是自己的选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特别不喜欢给承诺,因为对待自己有要求,如果承诺了他人,做不好自己会感到自责和愧疚。不把别人的事情先做好,感觉都没办法心安理得地去看电影和享受人生了。

这种承诺和随之而来的责任,带来的就是束缚。打个比方,如果我今天下午约了你,早上就不会有别的安排。我会特地空下来,生怕会有突发状况影响到和你的行程。而一个人的精力显然是有限的,我无法同时承担起太多责任,或兑现很多承诺。

我慢慢发现生活中带来束缚感的东西,都意味着相应的责任。比如手表。我中学的时候开始养成戴手表的习惯。那个时候,戴上手表就意味着,我随时可以看准时间,看准哪个老师拖过了下课的时间,给予最精准的提醒。同时,我也做出了对于自己的时间负责任的承诺。

ADVERTISEMENT

未来的我会有更多选择

戴手表是很奇妙的经验。一开始戴的时候特别烦,感觉手上有个东西顶着我。可戴久之后,如果有一天不戴手表,反而会有很浓烈的违和感。手表就好像一种,介于束缚和舒服之间的物品。

和手表相似的还有戒指。最近我开始戴戒指了。不是我结婚了,而是我开始考虑结婚。在周年纪念的几个月前买了一对情侣对戒。可女朋友不喜欢戴饰品,反而是我在每个想她的夜晚都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

戒指和手表很不一样。我从来没感觉一样东西可以在我手上那么明显。给左手套上戒指时,感觉特别简单,可是拿出来的时候特别难,这种束缚就好像是孙悟空头上的金箍,只是现在变小了,还套在我的指头上。

我戴了好几个星期,感觉没戴着它似乎更舒服。有时候烹饪,有时候用发胶整理头发,我都会把它摘下来,甚至忘记再戴上。但即使如此,我也没有嫌麻烦,而不想要戴上戒指。

与其说对它带来的束缚产生不满,我更享受这种束缚感。它时而提醒着我,在任何一段亲密关系当中都会有束缚感。想要逃避这种随之而来的束缚和承诺,还不如一开始就别展开这段关系。

ADVERTISEMENT

撇开这种通过明显束缚感立下的承诺,更难兑现的是自己对自己的承诺。因为对象是自己,以至于可以妥协的空间太大了。我经常这样让自己失望。

要管住自己的嘴巴。要养成运动的习惯。要每天提早断网早睡觉。这些束缚都让今天的我难受极了。我常给自己找借口搪塞过一天,甚至到最后借口都懒得找了,劈头就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对,我就烂。

但我知道,虽然听起来很像在说教。其实也是在对自己说教。

这些约束虽然让现在的我感觉难受,但相对的,未来的我会有更多选择。我不是不能熬夜,只是不要太常熬夜。我不是不能有休息日,只是不是每天都是休息日。我不是不能吃垃圾食物,只是不要每天都往垃圾堆里拱。健康一些,活得长一些,以后才不会因为疾病而很多美食都不能吃。

说到底,我追逐完全的自由也是一种假象。小鸟再自由,也飞不出天空;鱼儿再自由,也上不来陆地。我们其实都在束缚里,歌唱自由的真谛。对自己立下承诺,给自己一定的束缚,是为了以后更多的自由,更多的舒服。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选择
自由
责任
束缚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