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隐于学
7:50am 19/05/2022
宋明家.白色巨塔下的悲剧(英语篇)
宋明家

个人推理能力的强弱,很大程度和语言工具有关;语言工具若是偏向农业等传统生活词汇的语种,而不是现代词汇丰富、较多科学科技用语的语种(例:英文、中文),将会减弱我们在分析、思辨、推论、判断、总结等思维能力;表述这些思维的能力,也会被影响。

医生被霸凌故事10 | “不会陈述不如去做爱资深医生被指粗话骂实习医生” - 国内- 全国综合| 星洲网Sin Chew Daily Malaysia  Latest News and Headline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习医生坠楼案发生后,一些实习医生向媒体透露他们悲惨的工作环境,以及种种来自医生和护士的霸凌行为。《马来西亚前锋报》5月7日的大标题:“许多实习医生想自杀”,提醒我们这不是单一个案,而是源于众多时日久远的顽瘴痼疾。

这系列文章,为的不是支持霸凌恶行,而是想借此讨论医学界这些制度里系统性的顽瘴痼疾。

上一期〈医科篇〉谈了有关国内外医科入学门槛、课程滥竽充数的问题,这一期我们来看看另一项和实习生被霸凌有关的因素:英语水平。

ADVERTISEMENT

关于本地大专生英语能力欠佳而找不到工作的报道,我们听得多了;但对实习医生而言,英语水平却和被霸凌的可能性有关联。

国内玛拉工大(UiTM)和马大团队去年发表一项有关实习医生被霸凌的研究,发现英语能力差的实习医生被霸凌的几率较高(引2021年4月《Malaysian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期刊论文)。该研究使用中马12所医院1074名实习生的问卷调查数据,在去掉各类可能影响“因”和“果”关联性的“干扰因子”(confounder)后,“英语水平”这个因素,被鉴定和医院职场霸凌有关联。

这些受访者的英语能力,被划分为“优”(Excellent)、“好”(Good)、“尚可”(Fair)和“差”(Poor)四个等级;数据分析发现,英语“好”的见习生,被霸凌的几率比“差”的同侪低86%。和其他英语“优”或“尚可”的同侪比较,“差”的实习生被霸凌的可能性,也高出约80%;虽然这“80%差异”数据没有统计意义(statistically insignificant;亦即差异可能因抽样误差引起),但“好”和“差”的86%差异,却点出我国这数十年来大专生的大问题:英语水平逐年下降。

由于“语言能力”和“沟通能力”一般来说呈正向关联,霸凌事件的发生,可能是沟通时产生的误解所致,或因英语能力欠佳而让前辈医生对实习生有成见。虽然“语言水平和霸凌几率有关联”只是一种推论,这却和一些研究职场霸凌的学者的观点相一致(参见《Dignity and Inclusion at Work》第十四章,2021年1月Springer Nature出版)。

更严重的是,我国某些大学医学系对录取学生的英语要求,也是出奇的低。甚至有某公立大学只要求MUET(马来西亚大学英文水平鉴定考试)“级别1”(Band 1)而已(“Lulus MUET sekurang-kurangnya Band 1”)。

讽刺的是,MUET分六个级别,Band 1是最差级别,是指“无法使用英语表达想法,错误使用语言导致沟通不良;对语言和语境的理解很差”。英语水平如此差的学生也可以申请医学系,那若被录取的话,将来学生如何能应付课业繁重的医学课程、如何能好好高效学习?当然,我们希望学生能在5年内提升英语水平,但这不符合时间效益和医学系教育宗旨(所幸绝大多数公、私立大学的最低要求为Band 4)。

ADVERTISEMENT

另一问题,源自非英语国家大学的英语普及率。想象我国通过政府中小学教育制度,高中后前往英语不普及的国家修读医科的毕业生,回国后在以英语为主的医院实习,将面临更大的障碍和压力。

该篇题为“Workplace Bullying Among Junior Doctors in Malaysia”的论文作者,也提到毕业自某些东欧大学的医科毕业生,在大马医院遭受霸凌的几率,比来自本地大学实习生高一倍。作者推断这是源于学生们在这些大学所受教育制度有关,导致实习阶段时准备不足,或缺乏信心所致。目前来看,多数东欧医学系还是使用传统课程纲要,而不是较新的Integrated Pre-clinical Medical Education Programme;比如俄罗斯至今也还没有一所大学医学系使用这种医学教育课程(引2020年6月《Russian Open Medical Journal》期刊论文)。有关新旧课程之间的差异,可参考2016年10月《Journal of Medical Education and Curricular Development》文章。

必须注意的是,这些英语普及率低的尔罗斯、乌克兰、波兰和印尼,都是上一期拙作提到的“无法在两年内完成见习的毕业生”的主要生产国。

个人推理能力的强弱,很大程度和语言工具有关;语言工具若是偏向农业等传统生活词汇的语种,而不是现代词汇丰富、较多科学科技用语的语种(例:英文、中文),将会减弱我们在分析、思辨、推论、判断、总结等思维能力;表述这些思维的能力,也会被影响。

而这些思维和表述能力,都将会直接影响学生的医科学习效能。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俄罗斯
宋明家
英语水平
霸凌
微隱於學
实习医生坠楼案
马来西亚大学英文水平鉴定考试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7分钟前
17小时前
3天前
4天前
4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