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2am 20/05/2022
扶风/缓缓流去(上)
作者:扶风
图:Pomiti

源澄是靠定芭芭拉了。事到如今再叹悔不当初已经于事无补。

医生安排了疗程,3个选择:化疗、放射疗、药物控制。源澄选了药物控制,疗效最微的方法。还是会有副作用,这世上还有哪种药物是没有副作用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夜深人静时他独自平躺床上胡思乱想。至少芭芭拉又回头来照应他,终究是夫妻一场。感激芭芭拉,就更加自责。瑞典人会这样厚道的很少,芭芭拉没有义务照顾他,但她在他最无助时二话不说担当了他的亲属,载送他到五汨区医院治疗。结婚的5年里他们并没有在文化上互相包容和相互影响,他几乎是赌气式地坚持华人传统,她则带着优越感地维持瑞典作风。对他们的离异他一直带着有缘便聚缘尽则散的心态,直至确诊,他才有点觉悟这些年的虚度和不积极使他几近陷入绝境。可不是吗? 瑞典文他没学好,一直不咸不淡的,遇到必须多费口舌的情形他转用英语,赖着周遭的人对他的容忍,这些年都混过去。真有必要完全用瑞典文时总有芭芭拉做他的后盾。这一点芭芭拉倒是不计较。他则认为这是芭芭拉身为妻子理所当然应尽的责任。跟芭芭拉是哪种缘分?现在需要她的时候源澄始觉原来她是他的守护神,以前是,现在更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办理好长期病假,至少有一份健康保险金,他只要省着用,日子能过下去。让他感到难过下去的是手中大把的时间。不工作了,生活突然没有重心,悬空着,不知怎样度过。生命的时间有了期限,每日的时间却好像四下翻飞的雪花,无边无际。源澄初时无法安顿自己的情绪,一片混乱,念头绕着死亡转,自己要死了,他整个人从里到外翻反,不着地、不着天、不知日月。死,令他皇然失措,他不知道要怎样让自己去应付这个判决。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医生的诊断,会不会诊断错误?会不会是虚惊一场?及至看了脑部扫描光片,跟毒瘤正面相对,不得不逼自己信服。医生的意思是死马当活马医,医生们不会叫人等死,总得尽力做点什么,仿佛这样才对得起病人和自己。开脑取瘤行不通,因为癌瘤的位置险恶。建议化疗,跟癌瘤拼个你死我活,看造化,说不定有起死回生的转机,最低限度能延长生命几个月。主治医生是个平静的中年女人,她和蔼地给他和芭芭拉解释和分析病情,尽量柔和地宣判他存活的可能期限。源澄摸不着头脑地瞪着她,待芭芭拉重复医生的话他才听懂,他好像一下子退化到完全不懂瑞典文,只剩芭芭拉一个人的话语才能明白。脑子里压着一个大瘤,他却感到脑中虚空,千头万绪扑着窜进来占据空间。

严冬,出一次门得费时间穿戴,大衣毛帽手套等等,源澄越来越懒得动,说是要过正常生活,每天至少出去散一回步,三餐正常,如常活动,渐渐地却疏懒下来。刚开始时他情绪波动过度,神经处在紧绷状态,坐不住,一天步行两三趟,晚上睁着眼睡不着。入了冬,情绪跟着平复下来,却变得气虚乏力,对什么都提不起劲。时间龟行,一分一秒地滴答,他没有朋友,只有同事,白天同事都在上工,晚上大家多累了或要跟家人相处,加上他平时很少跟同事交往,现在想找人共渡时间,或分摊时间,好像很唐突。另外一点,同事都听说了他的境况,他实在又窘又懊恼,怕见人,怕接受人们的怜悯。像做错事的小孩,他有点鬼祟,很想遮掩那颗癌瘤不让人发现,仿佛只要人们没能觉察它,他就能若无其事的继续在人前人后做人。有了绝症,突然很难做人。跟人诉说病情,他感到难以启齿,感觉得到他人知道实情后的无所适从,他们多不知道要怎样应对,要安慰他吗?或鼓励他吗?那要如何安慰和鼓励呢?由于他们不知要怎样说,源澄也难堪的不知道要如何使他们不那么为难。倒像他的病是一个错误,致使一些人想跟他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近接触令他们不安,但同时因为距离又令他们感到对他太残忍,不该这样摒弃一个生命接近尾声的人。这是一个连环套,因为他人的不安引起自己的不安,而自己的不安越发使气氛更尴尬,大家都不知所措,源澄干脆推说自己不舒服,谢绝一切探访,这样反而让大家都比较释然从容,有些人让花店送来鲜花慰问,源澄很喜欢,家里摆了好几瓶平时不可能花钱去买的花,他无事可做时对着它们发呆。他颇能自我调侃的想,原来也有一些朋友,原来也有人关心他。

他在化疗前夕改变主意,知道做化疗太辛苦,各种后遗症和并发症,到头来终究难逃一死,不如跟癌症共处,由着它慢慢蚕食脑细胞,多活几个月和少活几个月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医生说癌细胞蔓延到一个程度就会影响到行动和生活,他想到生活不能自理时或许生命也快结束,顶多痛苦一段时日,也比化疗好得多。医生便决定试试药物控制,以减少他平时的不适。又建议他见心理医生,辅导他建设心理,他婉拒了,如果心理医生知道自己的死期的话,会做心理建设吗?他有点不屑地撇撇嘴。

ADVERTISEMENT

芭芭拉载源澄去覆诊,回程时停下吃午餐。他们默默吃饭,无话可说,两人间像隔了一片大荒原,苍凉而贫瘠。还是夫妻的时候芭芭拉很聒噪,喜欢在饭桌上东家长西家短说一大堆他从不去注意听的闲话。有时对她的声音反感,总想掩耳朵或掩她的嘴,好让他清静点吃饭。当初还是由于她的健谈而喜欢上她的,婚后却嫌她太吵了。现在,尤其是得病后,又有点想听听她充满节奏感的话语,反而是她缄默了。源澄本身口拙,她一不说话他便不知如何起个话题,只听着刀叉声一面草草吃完饭。快到住处时车顿了顿,霍地响起爆炸声,只一声,他们大惊,车子就戛然停在路上,抛锚了。惊魂乍定,慌忙下车察看,幸好后面跟着的车辆没有撞上来。就有热心的车主停下来帮他们把车推到路边,免得堵路妨碍通车。接下来找拖拉车把车子拉到修车厂,这一切芭芭拉笃定打电话联络,源澄根本帮不上忙。芭芭拉打了好几个电话,忙完了才感到冷,两人哆嗦着在原地踟蹰,源澄提议叫计程车来载他们回家,芭芭拉说不用了,她已经请朋友来载。源澄很佩服她的能干,同时感到自己实在窝囊。芭芭拉的朋友来到,她向源澄介绍。源澄立刻明白他们的关系,便佯装大方跟对方打招呼。那朋友请他上车,他说他家就在附近,自己走回去可以了,他也需要一点运动。他们坚持要送他回家,说不过他们,只好上车。

情绪陷入低谷,越来越频繁。芭芭拉照例每个礼拜来看他一次,看他几乎处在一种虚迷境界,不分晨昏、没了现实感,不由分说就把他送去急诊。医院诊治新冠病毒感染者已经爆满,已经没办法分神处理这样的忧郁症,在急诊室待了一晚,打发他回家休息看看。又安排了护士定期来家看视。源澄记不起自己有多久没有盥洗了,也失去肚子饿的知觉,生命的尽头他看到了,却不知路途还有多远。要是还很远的话,他怀疑把自己拖到那里的能力,走不到的话要一直受煎熬,他经常头痛,手开始发抖不听使唤,深知情况会直线式恶化,恶化到极限时还未到尽头可怎么办?他希望尽头就在眼前,让他最低限度在还是个人样时离去,死也得死得潇洒。可是生命来的时候还能经过安排,而它走离的时机却由不得人计划,这很不公平,我的生命不应该握在我自己的手里吗?源澄这样想。是什么力量主宰着一个人的生命?神吗?哪一个神呢?佛教有佛教的说法,基督教又有另一个说法,还有道教、回教、兴都教等等,源澄从来没有什么宗教意识,活着每天柴米油盐,为生计忙,哪有工夫去管满天神佛的!芭芭拉是基督徒,但从没见她上教堂做礼拜。他们只有在参加婚礼和葬礼时上过教堂,源澄喜欢教堂的肃穆气氛,令他感到乾净舒服,可是在牧师讲道时他往往昏昏欲睡,什么道理都对他起不了作用。芭芭拉充其量只算名誉上的基督徒,每到圣诞节热热闹闹的庆祝,连源澄也一道庆祝,他们的圣诞是吃吃喝喝,像过年。(待续

相关文章:

缓缓流去(下篇)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癌症
离婚
小说
瑞典
前妻
扶风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4天前
4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