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我心向阳
7:50am 20/05/2022
蔡镇燊.依斯迈有很好理由延迟大选
蔡镇燊

依斯迈手中握着向国家元首建议何时解散国会的唯一宪法特权。这不属于内阁,也不属于巫统。随着巫统召开特大,这种权力再次变得不受约束和个人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成长过程中,可能没有人敢告诉年轻的依斯迈沙比利“你有一天会成为首相”。他没有东姑阿都拉曼的自然魅力,也没有马哈迪对权力的渴望。甚至没有慕尤丁的温和说服力。依斯迈沙比利登上相位的可能性很小,以至于非常难以想象他两次打破惯例,成为首位非党主席首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即使作为首相,依斯迈沙比利在巫统中也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尊重。他大多被忽视,被排挤,甚至在台上被推开,为阿末扎希和纳吉等腾出空间。在党外,联盟成员把他当作容易说服的人。对大多数选民来说,他是不引人注意的首相。

这是我提出的问题:他怎么还在那里?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扎希和纳吉对依斯迈施压要求他要么举行闪电大选要么被替换。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避免定罪的绝望尝试。在马六甲和柔佛州举行闪电州选,为提前大选造势;召开党内会议,迫使依斯迈出手;在基层中散播反首相的匿名诽谤信。很多时候,情况看起来依斯迈可能会让步。

ADVERTISEMENT

直到几天前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典型的强制团结方式下,巫统特大决定将党选推迟至大选后的6个月内举行。然而,大选日期则由首相决定。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常规的党内决定,但其背后是扎希和纳吉的罕见妥协。由于未能推动提前大选,他们第一次,理所当然地,将这一权力交给了首相;只保留了委任自己的派系成为候选人的权力。

虽然外表软弱,但依斯迈通过管理一艘不沉的船来对抗其党内异议者。他签署跨党派合作谅解备忘录的决定被证明是一记绝招——一个微薄多数的政府,不再像慕尤丁的冠病时期政府那样被垮台的威胁所困扰。私底下,依斯迈通过将有利可图的职位分配给与他关系最密切的人而获得了任期优势。他不出风头,不善表达,对纳吉被认为、但未经证实的受欢迎程度从未作出过度反应。他假装不知道,而现在,他正处于经济复苏的风口浪尖,可能有助于重塑他的形象。

如果依斯迈继续这种做法,他就有望避免成为任期最短的首相。预测中闪电大选将在7月(第一份谅解备忘录届满之后)、9月(第四季度之前)或11月(避开不常见的满五年任期)是不足够的。

只有纳吉曾经拖满五年任期。但是,现在有很好的理由更迟展开大选。首先,它可能会等到扎希和纳吉其中一人的刑事案下判。可以理解的是,涉及大量文件的高调刑事案需要时间审理,而全面的法庭程序会保护基本自由,偏向于无罪的一方。到目前为止,扎希和纳吉案部分被这种典型的官僚主义拖延,部分被大流行拖延,部分被辩护律师的拖延战术拖延。拖延展开选举后,司法部门就有了完成任务的余地,而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恐吓和干扰,尤其是来自强大多数政府的恐吓和干扰。

第二,它为反对党赢得了更多的时间来重整。尽管缺乏意愿,但反对党将获得更多的空间和时间来提出新的想法和面孔,以缩小选举差距,否则将是国阵取得压倒性胜利。无论你站在哪一边,我们已经了解到,一个拥有较少多数议席的政府更具有合作性,有可能导致持久的制度改革,如公平的选区拨款和(有待提呈的)反跳槽法。

第三,平衡最大执政党——巫统内部的权力。削弱扎希和纳吉等问题派系之间的势力对大家都有好处,可以创造更有竞争力的政治,更多的依靠政策能力,而不是虚张声势和无意义的表演。大选期限拖得越长,扎希和纳吉的派系就越弱。

ADVERTISEMENT

依斯迈手中握着向国家元首建议何时解散国会的唯一宪法特权。这不属于内阁,也不属于巫统。随着巫统召开特大,这种权力再次变得不受约束和个人化。

慕尤丁在2020年3月1日至2021年8月16日期间担任首相——总共533天。为了避免排名低于前任,依斯迈必须待到2023年2月6日。

一旦你已经到了那种地步,为何不把时间耗尽呢?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依斯迈沙比利
蔡镇燊
我心向阳
扎希和纳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小时前
13小时前
13小时前
14小时前
16小时前
1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