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民主至丧
7:10am 20/05/2022
吴健南.从诈骗猖獗到官方个资外泄
吴健南

太多类似匪夷所思的案情,已开始令我们不得不怀疑,除了诈骗集团的高端科技以外,相关单位包括银行、警方、电讯公司等的内部职员,是否也有涉及某程度的疏漏或疏忽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超过两千万名大马人的身分证资料被惊传外泄给某数据库卖家作为商业用途,这绝对并非小事一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首先涉及的数量太离谱。根据最新官方数据,目前我国总人口大约是3千万,而14岁以下未成年者则占大约23%。换言之,有关个资被泄露的程度,几乎涉及每一名已成年的国民!

其二,或许在过去社交媒体还未崛起的年代,不少人可能会认为看不到也摸不到的个资无需过度保密。有些甚至认为,本身个资若被透露给特定商业机构反而是赚到,因为有机会获取相关商业促销资讯甚至优惠等好处。

但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网络资讯不分疆界、无孔不入,还有个资保护法令已生效超过10年的今天,国民对本身个资和隐私保护的醒觉已大大提升。

ADVERTISEMENT

随着信息科技的发达,个资泄露将会带来更严重乃至难以估计的破坏,尤其令人担忧和联想到,是否和最近国内日趋猖獗的网络诈骗或线上银行户头被盗提等系列案件有关。

网络诈骗案件已严重到了足以动摇国民对国家银行和整体金融体系是否能够专业和完善运作的信心。

相信许多人也已开始处于不安状态,担心本身在各银行的存款,分分钟会不翼而飞。甚至可能有人因此选择存款到国外银行,或购买其它物品如黄金、名表等保值,或进行其它海外投资。

一些传统网络诈骗案件如澳门骗局、爱情包裹、金钱游戏、非法借贷等,至少还有一点有迹可循或依循常人能够理解的基本逻辑推理脉络进行,包括通过假冒他人身分和威迫利诱手段,导致受害者自投罗网把存在银行的血汗退休金或棺材本双手奉上,自愿转账到他人户头而一失足成千古恨。

但近来一些银行户头被盗提个案,已到了常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的境界,包括纷纷质疑有关犯罪集团的诈骗科技是否真的那么高端,如入无人之境般可随意骇入他人手机或线上银行系统以盗取有关户头资料和密码?

笔者亲自处理过的个案当中,有者明明完全没有接获银行通过电讯公司所传出的一次性密码(OTP)作为第二层防范措施,但事后根据有关银行和电讯公司的内部记录,却往往显示确实曾在有关户头被他人操控转账前,发出了有关一次性密码到有关存款人的手机号码。

ADVERTISEMENT

虽然还有一些个案的存款人的确有机会收到有关一次性密码,而尝试在第一时间内要求有关银行冻结有关户头。但始终还是赶不上有关诈骗集团的惊人效率,存款还是在短短几分钟内即被他人提走。

太多类似匪夷所思的案情,已开始令我们不得不怀疑,除了诈骗集团的高端科技以外,相关单位包括银行、警方、电讯公司等的内部职员,是否也有涉及某程度的疏漏或疏忽呢?

类似推论并非道听途说,绝对有迹可循。记得于去年当警方高调取缔云尊集团首脑廖顺喜时,柔佛州总警长阿育汉就坦承他在执法部队里的线人众多且非常吃得开。所以每每当局要向其展开逮捕行动时,都先会被泄露风声而导致当局无功而返。同样的,上个月也有数百名联昌银行户头持有人向该银行采取集体诉讼,指控该银行疏忽导致他们的户头被冻结和欠债。

另外,令人感到好奇的是,也不知是巧合还是经过精心策划,有许多被有关诈骗集团盯上的对象,往往总是那些存款不菲、单身、退休等人士,结果一旦成功上钩往往总是损失惨重,动辄损失数十万、百万、乃至千万令吉巨款。

不管是随机还是有策划的行动,究竟这些犯罪集团是从何处轻易获得这些受害者的个资,乃至可进一步过滤他们的一些基本背景资料乃至存款数额?

掌管国民登记局的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也曾公开指出,竟然有多达104个政府机构获准使用当局所管理的中央资料库。因此我们绝对能合理怀疑,这批非常重要的官方中央资料库,有可能被超过百个政府机构当中的任何一个机构,或其旗下任何涉及廉正问题的官员所滥用。若在这方面的监管机制出现任何疏漏,这些个资绝对有外泄的风险,甚至成为犯罪集团犯案的重要资料。

ADVERTISEMENT

当然,除了官方管道以外,这些犯罪集团也有可能从私人单位获得有关个资。但相对而言可能性较低,因为有关私人单位处理国民个资的程序受到个资保护法令的严密管制,且国民通过私人单位所登记的个资也非常局限,没有官方管道来得广泛和完整。

无论如何,必须强调的是,并非所有个资的获取都是坏事或作为不法用途。相比上述不合法的个资外泄,我国更应该改善的是一些个资的合法收集、整理和搜寻管道。截至目前为止,我们身为律师在代表客户进行一些基本法律事务时,只能通过特定合法管道获取特定个资,如某人是否破产或某公司向公司注册委员会所提呈的背景资料等。

若要进一步获取其它相关个资,如在处理遗产认领或家庭法纠纷事务时,却无法通过任何合法管道协助客户获取一些重要资料,如死者或配偶在全国的统一产业拥有权、各银行户头开设和存款数额等,以方便有利益者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

我相信这也是为何首相依斯迈沙比利于数月前曾宣布将落实这方面的一项新政策,即针对那些拒绝支付赡养费给前妻者,政府将冻结其银行户头,并授权银行代其支付赡养费。类似政策若要成功落实的大前提,则必须先获得国家银行配合以获得有关前夫的银行户头资料才能进行。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网络诈骗
吴健南
民主至丧
个资泄露
身分证资料被惊传外泄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4天前
4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