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沙巴沙巴特写
12:30am 22/05/2022
【人物】奥德拉延续母亲的爱 希望之山特殊群避风港
部分图片由希望之山提供
奥德拉在希望之山工作至今26年,一切出于对特殊孩子的爱。

奥德拉奇沃(Audra Keyworth)在第一次踏足由母亲拿督安妮奇沃(Datuk Anne Keyworth)所创办的希望之山(Bukit Harapan)庇护所时,从未想过会在该收容弱势群体的庇护所工作,而如今转眼已26年,这一切都是因为对特殊需要群体的爱,并希望他们获得更好的生活。

来自吉隆坡的奥德拉于1995年首次到沙巴遊玩,也在那时第一次到访母亲所创设的希望之山(Bukit Harapan)庇护所,当时她甚至不敢接近孩子们。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连早餐都无法跟孩子们一起吃,因为不习惯跟他们在一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由于非常喜欢沙巴,她于1996年迁至风下之乡,原本打算在外觅职,但最终选择在希望之山工作,并渐渐爱上了该中心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们,在这26年来与该中心的住户变成了不可分隔的家人。

“当你住在这里时,每天面对同样的状况与事物,你会学习融入这样的状况、学习与他们在一起,当你开始学会了爱他们,自然会知道要做什么和怎么做。”

希望之山目前有41住戶,其中83%是特殊需求者。

安妮妈妈授封拿督

ADVERTISEMENT

被外界称呼为安妮妈妈(Mama Anne)的安妮奇沃于1988年创办希望之山,为有需要的孩童、弱势群体,乃至人口贩运受害者提供庇护和照顾,并从在沙巴内陆丹南开始,之后曾搬迁至根地咬、必打丹及里卡士,直到2007年迁入位于斗亚兰绕道公路旁的现址。

出生于霹雳的安妮创设希望之山逾30年、为弱势群体的付出与牺牲,其贡献深受社会认同,并于2021年也获得沙巴政府肯定,获得州元首敦朱哈马希鲁丁赐封拥有“拿督”封号的神山光荣勋章(PGDK)。

现年76岁的安妮虽然现在行动不便,需要以轮椅代步,但她不曾忽略希望之山的家人,并在该中心生活。

83%住户为特殊群

希望之山目前共有41名住户,年龄介于9至53岁,来自沙巴各地,大部分在该中心生活已有20年光景,当中有家暴受害者、被遗弃者、孤儿、身心残疾者,包括糖氏症、自闭症及小儿麻痺症患者等。他们当中有83%是特殊需要者,需要长时间看顾或监督。

该中心目前共有15名全职职员,大部分是来自乡区的单亲妈妈,在受聘后接受在职培训,全部职员都住在中心的宿舍。
奥德拉表示,在希望之山工作不只是朝九晚五,而是24小时待命,不是件容易的工作,因此,大多数职员都是出于对孩子的爱,希望他们能获得良好的保护和照顾。

ADVERTISEMENT

她说,每个职员基本上什么都要做,包括煮食、打扫、照顾住户,包括照顾他们吃药、去看医生与復诊等。

“除了指定的工作,当其他职员在忙碌时,他们也帮忙照顾其他的孩子。”

希望之山34年来是许多特殊需要者、遭遗弃者、孤儿、家暴受害者等的避风港,更是他们的家。
希望之山的日常……两名住户在处理堆肥。
希望之山的日常……一名住户清理院子里的落叶。

住户最爱星期六

希望之山的住户每天早上5时30分至6时起床,早餐之后便开始一天的日常活动,包括有的去上课,有的到院子、花园与厨房去帮忙以及做其他家务,间中是午餐时间及下午3时的午睡时间;之后傍晚6时30分晚餐及晚上9时上床睡觉。

由于中心目前没有特殊教育教师,上课主要是让他们学习基本的读写、感觉训练及缝纫等,而其他住户则可从日常活动中学习能改善生活的一些技能。

ADVERTISEMENT

奥德拉表示,该中心的住户喜欢唱歌、跳舞、看烟花和舞狮等,星期六是他们最喜欢的一天,除了当天是休息日,晚上还有播放电影或卡拉OK活动。

她表示,星期六晚上的活动一般会进行至晚上10时30分。“若不被催促去睡觉,他们可能会到通宵达旦,但这样的情况只允许在迎接元旦时发生。 ”

希望之山的住户共庆农历新年。

希望之山“是一个家”

奥德拉表示,希望之山就像一个家,“基本上你在家会做的就是这里所做的,职员也把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

她指出,该中心的住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及行为,很难一次性处理,也是其中的挑战。

她说,多年前有人建议把被遗弃的孩子的照片放到媒体,羞辱其家人,好让家人来把孩子接回家。

ADVERTISEMENT

“这是行不通的,如果他们(家人)没有意愿,即使孩子回家也不会被好好照顾,也可能受到虐待,因此让他们在这里更好。”

她表示,有些被遗弃者是有家人的,有者的家人会隔多年来探望他们一次,但他们当中有的没有身份证件,这造成诸多不便,尤其是医药费昂贵。

“所幸数年前,在加拉布奈区州议员兼州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拿督雅谷干的协助下,5名没有身份证件孩子其中3人已顺利获得身份证,其余2人仍需追踪他们的家人。”

住户们一起清理及切菜准备晚餐。

疫期捐款减少60%

奥德拉表示,目前希望之山面对的最大挑战的资金问题,因冠病疫情爆发后,全面依靠公众捐款的该中心获得的捐款大幅减少了60%,2年多来虽竭尽所能减少开支,依然面对资金不足,至今所剩资金只能支撑到6月中旬。

该中心每月的营运开支平均为3万令吉,其中约三分之二是支付员工薪资,其他支出为水电费、两辆汽车的汽油及保养等,如今他们用于外出取菜及购物的货卡需要大整修,却无法负担开销。

ADVERTISEMENT

“我们有些固定的捐助者,每个月支持我们,有者也会时不时带朋友来捐助,但由于很久没有举办筹款活动,难以筹募资金,加上住户大多数是孤儿与遭遗弃者,因此缺乏家庭的支援。”

她表示,该中心在食物方面并没有面对问题,并获得许多社会热心者的捐助,真的有需要时也能获得帮助,但面对资金短缺,开口向人要钱是件很难事,她经常因担心和压力而彻夜难眠。

奥德拉希望该中心能摆脱困境,并让住户过更美好的生活,也希望未来能帮助更多的人。

她也希望不久后能录取更多的员工,因该中心目前仍面对人手不足,许多现有的员工都疲惫不堪,此外,该中心过去有物理治疗师及特殊教育教师,但因无法获得相符的待遇而选择离开。

另外,随着如今已开放,奥德拉欢迎民众到访该中心探望孩子们,因孩子们喜欢访客的来访,也需要与人互动,同时希望有意到访者可事联络及询问该中心需要什么。

希望之山提供住户基本读写教育。
希望之山的住户和职员都住在中心内,图为其中一所宿舍。

ADVERTISEMENT

无法攀比安妮妈妈付出

在奥德拉的眼里,创设及经营希望之山多年的安妮妈妈真的做了很多、牺牲很多,也帮助了很多人,尤其是孩子,有些孩子即使离开了中心,依然与安妮妈妈和她保持联系。

“而即使到了今天,她(安妮妈妈)依然还在做。”

从未想过会在希望之山工作,到如今成为负责人,奥德拉表示自己只是做所需要做的,无法跟随母亲的步伐,更无法跟母亲相比。

“我无法与母亲相比,而且我们是不同的个体,行事作风也不一样。 ”

“她(母亲)真的做了很多,我想我永远无法达到那样的期盼。我做我所能做的,其他的一切就交给上苍。 ”

ADVERTISEMENT

她表示,自己今年已经53岁,而每一天都是无常的,如果有人贤能者能接管希望之山,良好的经营及管理,并带领该中心迈向新章,那也是好事。

若民众欲捐款或对该中心有疑问,可致电该中心(088-424567)或奥德拉(019-8505308)查询。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人物
希望之山
Audra Keyworth
bukit harapan
Mama Anne
安妮妈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