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硬死劈雷神INSPIRATION
9:00pm 22/05/2022
May子/抵死
作者:May子
【大牌档】May子/抵死
谁好或谁坏,一万年以后已不需要分解,我只盼今生可释怀,记挂与你分享的天涯,和你结过那些党派。

那天收到妈妈久违的好姐妹来电,那把声音真的太久没听到了。妈妈失智多年,如果不是朋友主动上门关心或来电,其实也就是默默地失联。电话另一端忧心忡忡,有一种很需要找姐妹嘘寒问暖的急迫。原来想念妈妈的Aunty这几年因中风后行动不便,所以无法来探望妈妈。然后我们就说好了,随时来探望吧!

妈妈很能辨识老朋友的脸孔和声音,久远的记忆犹新,但是昨天前天和最近几年的事都不记得。妈妈对于我曾经在电台工作有印象,但不记得我曾结婚。弟弟早在海外工作多年,她的印象偏向弟弟还在念书,虽然还记得样子,但会问弟弟的成绩如何,考试拿多少个A。面对妈妈不同于以往的沟通能力,她的朋友多数难以适从,会叹息妈妈大不如前,然后开始跟我们这一代聊起那些被遗忘的美好。而我,总是倾向于稀释他们的无奈与遗憾,告诉他们说,妈妈很好,妈妈认得你就很好,妈妈没有忘记你,她只是表达不到那份思念。你看她多开朗!她的当下很真实,虽然记忆已模糊。然后我都会教他们怎么跟这位新的“老朋友”一问一答,有效地展开更多对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终于在一个美好的下午,妈妈的这位好姐妹来探望她了。妈妈一见到Aunty就能喊出她的名字,连她丈夫的名字也记得。大家因此值得开怀,开始聊起彼此的日常近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就如一般的老朋友,Aunty对妈妈的行动与反应开始有很多感慨。这点我完全明白。反而是我,我已不记得妈妈以前的样子了。这些老朋友,因为印象停留她以往的神情举止,所以对比才那么明显。而这份遗憾,当然也来自回忆留我一人乘载的落单感。就在Aunty叹息之际,我想起了一个极端的画面,想说用这个例子安慰Aunty,不用担心妈妈,妈妈是快乐就好的。

我告诉她,你知道吗?爸爸走的时候,身边的妈妈并没有失去丈夫的伤感。爸爸走了的那刻,她握住爸爸的手问:他死了啊?我们回应说“是,爸爸走了。”她竟然冒出了一句“抵死!”然后笑声响彻客厅。我们的伤感一下子被她搞得哭笑不得。我当时转过头说,“爸,我知道你不会介意,你知道妈妈让人摸不着头脑。”回述这件往事,我依旧觉得很经典。也证明了不必担心妈妈,妈妈会不择时快乐着。

Aunty听了这个小情节,眉头依然深锁,把我拉近到她的嘴边,像似跟姐妹说悄悄话:“你妈妈其实很生气你爸爸的……以前你爸爸曾经对你妈妈做过很坏的事,曾经对不起你妈。她常对我投诉,她很委屈的。只是你们懂得不多……你妈妈忍下了很多。”

ADVERTISEMENT

客厅的欢愉突然被戳破。我想起了妈妈天真无邪飙出的那句——抵死!

更多文章:

May子/你想我怎么帮你?

May子/恶相

May子/墙上的布谷钟响

May子/小孩谈对错,大人谈利益

ADVERTISEMENT

May子/声声不息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大牌档
硬劈死雷神
失智
May子
老朋友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3小时前
20小时前
21小时前
21小时前
21小时前
21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