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坐看云起
11:38am 22/05/2022
乌克兰和平的不完美形态
作者:Shlomo Ben-Ami

世界认得出一场非正义的战争。这也是俄罗斯总统普汀无端入侵乌克兰引发如此大规模谴责的原因。但谈判达成和平方案——也是结束绝大多数战争的关键要素——不仅需要关注正义,还要关注相互矛盾的国家间利益和野心的稳定和平衡。那么,问题就在于:乌克兰将实现什么样的稳定和平?

理论上讲,除非乌克兰真正伸张正义,否则其他解决办法都不够。这意味着要确保俄罗斯无条件失败,恢复乌克兰全部的领土完整,甚至可能需要俄罗斯做出赔偿,以协助乌克兰进行重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许多观察人士看来,出现这样的结果完全有可能。有些人,比如俄罗斯反对派政客弗拉基米尔·米洛夫,认为普汀掌权的日子屈指可数。还有人认为,俄罗斯将在战场上遭遇决定性的失败。例如,英国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预计,俄罗斯很快就会出现军事崩溃并实施屈辱的撤军行动。尤瓦尔·诺亚·哈拉里则向我们保证,从发动战争的第1天起,普汀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但光荣战争、压倒性胜利和明确失败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诚然,普汀所领导的凶残军队是一台尚未超越二战古老战术的低效、笨拙的机器。但野蛮和绝对数量的组合——斯大林曾说过,“数量有其自身的质量”——使得普汀能够在乌克兰和黑海沿岸取得重大的领土收获。

当然,西方正在向乌克兰提供数额巨大——且不断增长的——军事援助,这也许会在一定程度上扭转局面——尤其考虑到俄罗斯在国际上的孤立。但这仍是一场不对称战争,不仅因为这场战争发生在乌克兰的土地上。因此,乌克兰的经济无法正常运转,而俄罗斯士兵则可以瞄准平民——而且,正如多份报告和视频所显示的那样,俄军在这样做的时候毫不犹豫。

有损双方利益的僵局往往有助于达成和平。但在目前这场战争中,即使普汀不使用化学或战术核武器,军事僵局对乌克兰所造成的损害也远大于俄罗斯。如果普汀真的越界,那么,乌克兰所付出的代价就会飙升。

ADVERTISEMENT

这样的风险切实存在。尽管西方正试图调整对乌克兰的军援以避免引发俄罗斯行动升级,但普京所承受的压力仍在加剧。的确,从他所发表的“胜利日”演讲来看,他非常清楚自己军队的局限性和公众舆论的脆弱性。

不少人担心普汀会利用俄罗斯战胜纳粹德国的纪念活动来向乌克兰正式宣战,从而将数十万年轻应征者送上战场。但纪念日阅兵已经过去,而这场战争在俄罗斯仍是一次“特别军事行动”。普汀似乎不愿冒险激起民众反对。

但我们绝没有理由因此而庆幸。别忘了,俄罗斯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核武库,而普汀既掌握不受限制地使用它的权力,也无法接受失败的结果。输掉战争的独裁者会输掉权力——有时甚至会丢掉头颅。如果普汀感觉被逼到墙角,他很有可能将部署战术核武器视为挽回颜面的最低要求。

这说明俄罗斯有可能被削弱。但哪怕俄罗斯彻底失败也同样是不祥之兆。诚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而且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某种由俄罗斯安全机构成员所领导的政变才有可能推翻普汀的领导。但放弃普汀宏伟战略设计的自由民主俄罗斯会因此而诞生的几率很小。更有可能的是,俄罗斯将成为超级流氓核大国,由具有复仇冲动的军事政变制造者领导。想想一战后的德国就知道。

在全力以赴促成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失败时,美国及其北约盟国不能无视未来的情况。不能简单地孤立或者忽视一个庞大、拥核且屈辱的大国。即使在帮助乌克兰抵抗普京的侵略时,他们也必须尝试让俄罗斯融入欧洲更大规模的安全框架,并重塑这一框架以回应俄罗斯的担忧。否则,普汀不可能在不危及其政治,乃至物理生存的情况下做出足够的让步。

除放弃加入北约并维持类似奥地利的中立之外——这样的让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已经几乎同意了——还需要解决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俄罗斯族问题,上述地区的“独立”普汀早在入侵前就已经承认了。沿2015年明斯克II协议所划定的界限实行某种形式的自治可能是解决之道。

ADVERTISEMENT

即使以明确俄罗斯黑海舰队在塞瓦斯托波尔的地位为交换条件,普汀同意逆转克里米亚的吞并也是极其不可能的。但他一直梦想建立从莫斯科一直延伸到黑海的连绵不绝的俄罗斯势力范围,而说服他搁置这一梦想还是有可能的。他还应当同意尊重摩尔多瓦和格鲁吉亚的领土完整。

说服普汀作出上述让步,以换取恰当战略安排的责任主要落在美国身上。毕竟,在普汀看来,俄罗斯目前正在与美国和北约作战——而不仅仅是乌克兰。美国总统拜登了解 将普汀逼入绝境的风险,因此他应当提出某种能够保全颜面的退出之策。经济制裁的影响、俄罗斯军队的逐渐削弱、对士气低落的军队展开游击消耗战的幽灵以及对俄罗斯国际支持的缺乏应促使普汀接受某种合理的报价。

上述解决方案无法带来乌克兰人应得的正义。但俄罗斯人也不是胜利者。相反,它将成为一种双方均不满意、但最终也可以容忍的安排——令所有人都感到失望,但却好于其他选择。

———————————————————

Shlomo Ben-Ami,以色列前外长,著有即将出版的没有荣誉的先知:2000年大卫营峰会及两国解决方案的结束(2022年,牛津大学出版社)。
© Project Syndicate 1995–2022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乌克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小时前
12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