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骑驴看本
8:00pm 22/05/2022
张立德.食品生产和价位的“世界末日”?
张立德

我们有的是“适耕”的土地,但严重缺乏这方面的政策思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货膨胀恶化,粮食价格飙涨。英国一项调查显示,有四分之一的英国人不得不减少进餐次数来应对荷包缩水的困境。他们担心能源和必需品价格在接下来的6个月会持续上涨,在收入没有增加的情况下,他们唯有选择勒紧腰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讽刺的是,我在网络上以“减少进餐”、“不吃晚餐”为关键字搜寻相关新闻(我显然是用错关键字),谷歌推送给我的新闻和文章,绝大部分与“廋身”、“吃得健康”有关。英国人减少用餐次数与小资生活型态无关,他们是因为生活成本问题才这样做。在这个被迫“吃贵粮”的时代,他们要吃得饱已成问题,吃得健康更是奢侈吧?

我曾经留学英国一段时间,发现当地便宜的食物都是热量高,营养成分低。在情况许可下,英国家庭当然不会天天吃fish and chips,就像我们一样也不会每餐都吃nasi lemak。可是,当生活成本一再攀升得让人喘不过气,荷包不争气下,就会促使更多人选择这些“低成本”食物,吃得多了,省下一些钱,健康却亮红灯,奈何啊!

英国政治人物说,各位,很抱歉,让大家面临类似“世界末日”的局面,因为世界局势如此,俄罗斯和乌克兰烽火连天,影响粮食生产供应链和能源价格。

ADVERTISEMENT

物价,尤其是食品价格高涨是全球性的问题,我国当然无法幸免。目前,国内即使面对“贵吃”的问题,但局面还未恶化到像英国政府所说的“世界末日”。我们的政治人物虽说未把“世界末日”挂在口边,但对物价上涨也无法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应对“贵吃”的局面,我们还是有得选择,可以当个精明消费者,节流是一个方面,如何开源也很重要。我们可以“克制”心理上对于想吃什么的欲望。

所谓的“我们”恐怕就不包括国民当中的中下阶层,他们收入本就不高,想创造额外的收入也不容易,因此食品价格上涨对于他们而言,纵使不是“世界末日”,也构成了心理焦虑!

我本身每天的早餐都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吃面包,喝咖啡美禄,这些食品价格现在也涨了,但是总比在外吃经济面食和印度煎饼来得经济。我有天在外探测社区的早餐市场价格,就被经济炒面的价格吓坏了。另外,幸运的是,报馆有食堂,让员工可以省下出外用餐的时间和金钱。如果将问题放大至社会层面,我们被迫“贵吃”的问题,需要政府更大的决心来解决。

我国的“贵粮”问题以及“食品安全”困境与我们近60%食品需要依赖进口有关。2020年我们的食品进口就花费555亿令吉。我们有土地,按理说,大力推动农业发展,做到自给自足,就可解决食物供应问题,只是没有那么简单。

当年,前首相阿都拉曾经投下不少资源和心思振兴我国农业,发起了生物技术倡议和经济走廊,重点关注农业。只不过基于官僚问题,导致农业政策被一些权贵所利用,谋利的情况大于解决食品问题。

ADVERTISEMENT

这些官僚和政府相关公司不只是将土地用于谋私,也提出了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浪费了许多资源。许多政治人物的亲信掌控了农产品的种植,主要是大宗出口物资;民生必须的农产品却由小农生产,供给量不多,而且经常得面对全球性供过于求而形成的价格问题。这些,政府必须有系统的提出对策,解决问题。

应对目前的食品价格高涨问题,首相依斯迈有堪称“大胆”的政策举措:撤销进口食品的准证(AP)。这一来可以让更多商家进口更多元的食品,以供应市场,降低价格;二来也切断了某些政治权贵垄断AP的通路。唯依斯迈让民众欢喜,可能惹怒那些不是他派系的政治权贵。

无论如何,废除AP也无法解决结构性问题,它与继续提供补贴、提高利率来扶持马币,一样只能取得短暂的效果。而且只有4种特定类型的农产品,不需AP,即包菜、老椰子、鸡肉如全鸡和鸡肉块,以及液态奶,米类进口仍然需要准证。我们每天常吃的肉类和菜类也不在名单内。

AP(部分)撤销了,市场当然欢迎,唯商家认为价格上涨还是会维持几个月。这是因为商品价格的上涨受到当前全球形势的影响,包括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一些国家禁止粮食出口。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不要以为自给自足就可以解决问题,只有当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充足和有营养的食物时,粮食安全才能实现。

我们需要在食物供需之间取得平衡。在粮食安全方面表现出色的国家通常拥有完善的供应链、现代化的运输基础设施、透明且可预测的监管环境。政府可以通过提高生产力、降低进口成本和增加货源,唯有如此才能改善粮食安全。

我们有的是“适耕”的土地,但严重缺乏这方面的政策思维。如果我们不想粮食供应“世界末日”的到来,是时候进行农产品种植多元化的改革了!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张立德
骑驴看本
供应链
通货膨胀
粮食供应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小时前
2小时前
19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