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4/05/2022
【逆旅人】猫空 / 沈明信
作者:沈明信

人到了某个阶段,总要一段静心自省的时刻。

叱咤武林的侠客跑到山中瀑布练剑,云游的行脚僧躲进崖洞闭关。在寂静无人之处面对自我,回首前尘,纵览此生,才能明白接下来的岁月,每个耗尽的日子有什么样的意义。如果说世间如棋盘,人生如棋局,我们不过一枚棋子,在走下一步之前能看清自己的位置,一刹时洞察全局,或抚掌大笑,或潸然落泪,都是一种清明的洗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奈何,这世界是喧闹的,容不得人有大多的沉静自处,诱你以廉价的广告,灌你以耸动的资讯,烦你以喋喋不休的人情是非八卦。你大喊一个受不了,扬言要抛却红尘远遁深山访道求仙,肯定招来四面八方八股文式的道德攻击。世人多势利,看重的是一个人做了什么,而不是不做什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浊世之中扪心自问,哪一件是无用之事?谁人是无用之人?吾辈肉眼凡胎,不必互指耻笑,因为谁也没有认真看透。

邻居养了一只黑猫,很漂亮,猫的各种贵气它都具备了。那黑,也不是一味的黑不溜秋,带一点紫绒,一对圆眸如碧水春潭,摄人心魄。脖子下系一对小铃铛,一走动就“叮铃”作响。

难得的是这猫性格不野,算是“彬彬有礼”的那一种。我眼拙不辨雌雄,觉得它要嘛是名绅士,要嘛是名淑女。

ADVERTISEMENT

这只铃铛猫喜欢跑到我家的前院,无论晨昏,或钻到我的车底下,或找一个角落静静地待着。一天夜里,我看到它坐在某处,抬头仰望星空,也不嫌闷,也不嫌累。

我不明白猫的心思,这样独自一个有什么趣味,但我觉得这猫有意思,有一点哲学家的派头,而且是从欧洲那些堆满羊皮卷的古老书院迸出来的。我想,动物都逐水草而来,我这里可没有什么东西喂养的。

勇作无用之事,甘屈无用之人

后来,前院常有铃声响起,我就知道铃铛猫来了。我看着它,它却自顾自的发呆,不怎么睬我。它来的次数多了,我开始怀疑:这猫真的是附近人家养的吗?它有东西吃吗?

朋友说:“它或是走失了,或是被人弃养了,看上你了,要你收容它。你不喂它,过一段时间,它自然走了。”哦哦,原来这是猫的性格。但我不打算养猫,继续观望。

一天下午艳日高照,我驾车返家,它从路旁的一辆车底窜出来,跟着跑到我家。也不对我妙妙叫,也不拿身体蹭我的脚,我考虑是否该给它喂食,万一,它真的饿着肚子来了。

叹了一口气,到超市买了猫粮,以及两个盘子,还特别选了颜色:一个盛猫粮,一个盛清水,摆在墙角。养你吧,但要约法三章:不准在此大小便,不准进屋内;如果你是囡囡,不准到此产崽。晚间它飞檐走壁而来,站在墙上,看了猫粮一眼,不为所动。

ADVERTISEMENT

我回到屋内,关灯睡觉。蒙眬中,仿佛看到它踽步爬上我的车顶,独自坐立,抬头仰望夜里的星空,就像一幅梵谷的画作。

隔日清晨,我看到挡风玻璃上都是猫爪的印子,那猫粮和清水,一点儿没动。

因为我的越矩,铃铛猫不来了。也许,它真的是一名哲学家,需要一个不受人扰的空间,我却把它贬成乞喂的蠢物,亵渎了它。过后的那几天,我在每日傍晚的散步,在一整排的房子中寻找它的踪迹,已不复得见。或许它已经找到另一处,可以来去自如,不受羁绊。

而我,还是处在这个过于喧闹的尘世,未有高人指点,捡一本秘笈,领一把钥匙,洞视人生,羽化成仙。未有勇气尽做无用之事、屈身做一个无用之人,则劳劳碌碌也是一种修炼。世事多变,看多了,总会有一处、有一点戳中我们,让我们明白人生,乃至紧紧攀附的这颗星球。

然后,我们也化身成为一只猫哲学家,盘踞在借来的地盘,长夜独处,仰望星空。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沈明信
黑猫
逆旅人
哲学家
无用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6月前
6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