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豪言
7:10am 24/05/2022
戴子豪.封城与民主
戴子豪

封城与民主,看似无关,其实是考验民主的一个大测验。

冠病肆虐时期,很多国家都有各自的应对方式。从接种疫苗到强制戴口罩、限制私企营业时间到全面封城,至今还是没能彻底解决疫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开始,很多国家都以封城和行动管制来防止疫情扩散。到了后期,此做法直接影响了国民的生计和国家经济发展,在落实疫苗政策后,逐渐放弃此做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疫情后期,封城防疫犹如用牛刀来杀鸡。同时,也未必能担保疫情从此不再扩散。

封城这一个措施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做法,民众的反应也不同。有些国家的国民准备充足,接受限制行动。有些则出现示威及暴动,反对政府“独裁”的作风。

以马来西亚为例,疫情初期,人们对冠病了解甚少。每天几百人不幸感染了,政府就颁布了为期两个月的行管令,之后逐步放宽。在一年半后,超过一半国民都打了两剂疫苗之后,更是在每天几千宗感染病例下,开放至如疫情前。

ADVERTISEMENT

当然在这期间,马来西亚很多人埋怨政府照顾不周,通过社交媒体谩骂,还有“自己顾自己”的“白旗行动”,影射政府的无能等等。

在欧美国家,民主意识比较强。即使没有封城,部分美国人民也走上街头示威抗议州政府颁布强制戴口罩的政令。在一些美国民众心中,自由和反对暴政,比自己、家人和其他人民的健康甚至性命来得重要。举例,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州座右铭是“生活自由或死亡”。

有个关于民主的寓意故事,话说在一个荒岛上有100位因沉船事故游上岸的难民。这100个人来自各行各业,包括老师、工程师、律师、生意人、农夫。同时,在岛上有100颗椰子树,每棵树每天都结一颗可食用的椰子。

97位难民认为一天每棵树都摘下一颗椰子,100人刚刚好可以果腹,以等待援助。反而是一位经济学家、一位营养学家和一位农夫认为,应该每人限制每天半粒椰子,剩下的50粒椰子一部分应该储存,一部分再种植,以防不时之需。但是大家都不同意这种需要饿肚子的做法。当中有人要求举手投票,97对3票,压倒性要沿用之前的方案。

结果,有一天,狂风暴雨降临,吹倒几十棵树,不能再结椰子,剩下的也不够大伙儿分着享用。

有些时候,大伙儿以民主方式认同的一件事,未必是对大家最好的。但是,谁又是那所谓的经济学家、营养师和农夫呢?是一人一票人民选出来,还是“自封”的领袖来领导最为恰当?

ADVERTISEMENT

又或者,由部分精英选出来的领袖来领导?这班“精英”又是谁来决定他们的身分?

中国在几个大城市实施了封城。但是由社交媒体流出来的诸多视频看来,这一次的封城没有之前武汉大封城的准备,人民也逐渐失去了耐性。

不同的是,我们勇于发表自己对政府的不满。在社交媒体,我们监督、批评政府,而且监督有理,政府还真不能拿大家怎么样。就连政府要通过的“反假新闻法”,都被马来西亚民众批评为是政府要打压民众的手段。

封城与民主,看似无关,其实是考验民主的一个大测验。一个倾向独裁的国家,封城比较容易,但是城内民众的哭声,会被“全民健康”的大前提下,被无情打压下去。没饭吃,饿肚子,孩子发烧,这些民生问题,在大环境下,都不是问题。

反之,在民主国家,在“封城”这样的政策下,很难会对执政一方有好感,虽然哀声连连,至少是被听到的,一旦政府被人民唾弃,就会在全国大选时被更换。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戴子豪
豪言
领袖
封城
民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