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亮剑
7:50am 24/05/2022
郑钦亮.中国重视马来文干什么
郑钦亮

现在更急的,应该是善用各语言翻译人员与翻译器补助,与全世界做生意来做强大马,那时候就会有更多人会学习马来文或用翻译器来与我们沟通和交流经商了。

首相依斯迈说,中国目前有16所大学提供马来语本科学士学位,相信未来数量还会继续增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吁请国人要对马来语有信心,说以前在马六甲王朝时代,马来语是贸易语言,那些前来马六甲进行贸易来往的商家,包括来自中国的商家都是说马来语的,而不是说英语或华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样的举例,在现在对推广马来语成为国际语言未知有什么动力,不过想想,那个古老年代的中国人如何学得还没有完整文字记录的马来语,学习者的能力与传授者的功力确是不可思议,可惜没有相关完整记载。

以古论今,首相爱国爱国语的表现毋庸置疑,他其实有两个宏愿,一是马来西亚要恢复马六甲王朝的辉煌,二是推动马来西亚语成为国际语言。

那个场景,即是世界商人都来到马来亚,做生意时讲的是harga berapa,不是how much the price,那个时候,你我应该都是富有的强国人,想起来确实令人兴奋。

ADVERTISEMENT

但是,现在的贸易和语言模式,与马六甲王朝,已经有天渊之别。

以前郑和是带着数百艘货船前来南洋即东南亚一带进行物物交换的贸易,在马六甲进行贸易的时候,只须比手势和在地上画画,再加上肢体语言,支支吾吾后基本上就可以完成交易,因为真真说话的是货物的需求,不是马来文或华语。

当然,郑和七下南洋,他的团队里有人第一趟就留在马六甲当眼线,有的人跟着郑和船队去了几趟,他们会说几句马来文或爪哇话,一点都不稀奇。

如果那时真如首相说的“都以马来语交谈”,那么我们也得相信当时的马六甲商人是“都以华语交谈”,只不过是大家都在说自己的语言,再配合手势,动作和所知的有限的对方语言,这样的可能性应该比较高。

再说如果首相的说法获得证实,我们应该关注的,是如何恢复昔日的辉煌不是吗?语言这部分,太小菜一碟了吧。

网络时代,语文包括语音这回事已经交给翻译器,它也已经越来越人性化,国际贸易的语言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交易成功才是第一王道。

ADVERTISEMENT

语文的发展,无论什么语文,在现代已经走向收集与保留,翻译与读取,文学与历史的千秋大业,这部分会有另一部分专人去做,语言更广泛的是成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沟通工具。

现在,你不必懂非洲话,也可以通过肢体语言与他们简单沟通,再高阶的交流,不是还有英语、法语或翻译器吗?非洲人根本不必去想发展非洲话成为国际语言。

首相说他日前出席东盟-美国特别峰会时,在会议上是以马来语发言,就连与美国总统拜登交谈时,也是使用马来语,正好说明了只须有翻译人员和翻译器的补助,领导们都不必去学习对方的语言。

日本、中国、俄罗斯或韩国领导也不必学英语,或其他外语,他们向全世界致辞都是说他们的国语,并没有成为任何课题,也没有引以自豪,只须确保相关翻译人员有做工就好了。

首相对马来文如此高度期望,相信是他在为马来语国际化研讨会主持开幕仪式的场面语,如此而已。

在大马,马来文的地位未曾受到质疑和发展通畅无阻,国人也未曾抗拒,国人学习国语的制度也很成熟与完整。

ADVERTISEMENT

现在更急的,应该是善用各语言翻译人员与翻译器补助,与全世界做生意来做强大马,那时候就会有更多人会学习马来文或用翻译器来与我们沟通和交流经商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郑钦亮
亮剑
翻译
依斯迈
贸易
马来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2小时前
3天前
5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