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专题
4:00pm 25/05/2022
【学生阅读专题03】纸本阅读 屏幕阅读,哪个更适合学生?
报道:本刊 蒙慧贤、摄影:本报 何正盛

培养孩子阅读,除了靠家长和学校带动,一份满满资讯和符合学生年龄发展的刊物,同样是陪伴孩子的重要阅读养分。
作为学生刊物编者,在办活动和编版过程中,又会希望能带动学生接触哪些类型的读物,培养怎样的阅读习惯?如何看待纸本阅读和屏幕阅读?来听听星洲日报学刊编者的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星洲日报文化企宣主任曾翎龙,以下称“龙”
˙《学海》主编王国刚,以下称“刚”
˙《星星学堂》主编郑德发,以下称“发”
˙《小星星》主编李斯燕,以下称“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星洲日报文化企宣主任曾翎龙
《学海》主编王国刚
《星星学堂》主编郑德发
《小星星》主编李斯燕

【纸本为主,屏幕為辅】

(一)除了纸本书,如今学生可以透过微信读书、小红书、脸书等方式来阅读和学习新知,当“滑手机也是阅读”,你怎么看待阅读的定义?鼓励中小学生纸本阅读或屏幕阅读?

ADVERTISEMENT

龙:屏幕阅读是比较片段式的,而且会倾向速读,例如滑脸书,看的同样是文章,但会倾向快速划过,比较少停顿下来思考,这是屏幕阅读的局限和习惯。而纸本阅读是可以令人专注的,随时可以停顿,看到某些句子时可以联想到其他东西。相比阅读屏幕,阅读纸本会多一个让人阅读、消化反思的功能。
再者屏幕上的阅读比较杂而广,不像书籍会围绕一个主题或范畴去谈。而且网络内容提供者有流量的需求,为了引起更多人注意和点赞,网络创作的文章通常是篇幅较短,用字较浅,相比之下,深度阅读的部分在屏幕上会较难达到。

刚:网上文字谁都可以写,会有文句错字问题,而纸本读物有出版的管制,用纸排版都会让阅读品质更好一些。当然,要读最新的新闻消息,通过网络会更快。

燕:只要是有文字的,不管哪个平台载体,我觉得都是阅读。当然,对小朋友来说,屏幕阅读会导致眼睛和心情疲劳,也会有放大缩小的局限,而且网络会有遣词用字的问题,对没有辨别能力的学生而言,很容易辨别不出。对于求学时期的小朋友,尽可能做经过专人筛选的实体阅读,以获得符合他们那个年龄该得到的养分。

我觉得数码是辅助,能让阅读体验多样化,例如通过扫二维码,一边聆听一边阅读好文。对于中学生,有时不方便携带实体书,在外如果要填补空隙时间的话,可以读一些电子书,反而是个好帮助。

龙:一个人的阅读习惯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如果个人在小学阶段有阅读纸本书的习惯,去到中学阶段还是会找纸本书来看的。但如果小学或更早之前没把阅读习惯培养起来,之后就很难扳回来。小学阶段很重要,斯燕说的小学生“以纸本阅读为主,屏幕阅读为辅”,这个辅助是要有家人监督和带领,不是说让孩子70%的时间读纸本,30%的时间丢一个手机让孩子读。

性格各异,“杂”中求知

ADVERTISEMENT

(二)从编者角度出发,在办活动和编版过程中,会希望能带动中小学生接触哪些类型的读物,培养怎样的阅读习惯?

刚:如今《学海》已跟大众书局合作,每期我们会到书局借3本书,然后由编辑推荐和介绍给学生,学生可以凭固本获得20%折扣。在选书方面,一来我们会选新的书,二来我们并没规范说哪些书不适合,只要文字好、有趣,基本都会选来介绍,不会局限在哪个领域或哪种类型。

从《学海》角度来说,我觉得一个字──“杂”,什么都让学生读,所以《学海》概括心灵成长、性教育、故事、影音评论等各种资讯,尽量让学生接触不同面向的知识,而不是只读自己喜欢的内容。

网络阅读有它的约束,因为演算法的关系,我们都会看到自己喜欢看的东西,所以我们编者的角度是,尽量让学生接触各种各样的读物,学生才更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有热诚的东西。

龙:时代毕竟不同了,以前我们读的很多是童话故事、名著、寓言,比较偏向故事型和道德观念灌输的读物。但现在孩子的接触面很广,我觉得这是好的发展,我们也不该停留过去,一直鼓励他们读名著,我们都会介绍投资、创业、心理学等各类书籍,毕竟孩子的眼界视野都打开了,每个孩子的性格都不同,让他在“杂”中找到自己喜欢的,然后再去深入。

发:《星星学堂》在故事阅读方面倾向“二十一世纪技能学习”的需求──训练孩子判断思维、创意、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每周刊登字数约700至1000字的故事,里面藏有许多资讯,学生可以以影音为辅,边听边读,并在阅读文章后动手剪报、写感想、画思维图,延伸主题等,制作属于自己的阅读笔记本,让故事“留下生命”。(注:《星星学堂》每周二和六在《星洲日报》刊出)

ADVERTISEMENT

燕:《小星星》除了给孩子说故事,也涵盖各科习题、童诗、实验、手作、漫画、游戏等。刊物之所以“杂”,是希望让学生能够从不同类型的东西获得养分。阅读是输入,有入就得有出,因此在我们的刊物里就有让孩子去发挥和输出的地方,例如投稿、剪贴和制作阅读笔记本等。

好好经营图书馆吧!

(三)说说你理想中的“年轻世代的阅读风景”。

刚:网络有个很大的隐忧是它很少限制或管制,也许有一天,网络世界的规范和法律能够慢慢完善,学生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之余,还有品质的保证,并且拥有更完整的网络阅读制度,例如阅读达到一定时数就能得到积分和换取礼物之类,帮助鼓励学生阅读。

燕:我觉得理想的状态是,儿童阅读能在数码和实体之间达到平衡点,以实体为主,数码为辅,两者并肩结合,相辅相成,例如用声音影像帮助弥补文字做不到的事。

发:我希望学生阅读后能有自学能力,对很多事情很有兴趣,愿意探索更多,知道美感为何物,有好的组织能力和表达能力,就像学生们用心制作的阅读笔记本或阅读成果,好的阅读风景,莫过于此。

ADVERTISEMENT

龙:我想到的是社区图书馆。这点在新加坡做得很好,新加坡有大约30间图书馆,大部分都设立在地铁站或很容易到达的地方,全部经营得很好,而且很方便,是很多人都愿意走进去的图书馆。本地由国家图书馆管辖的图书馆有500间,但这500间我们并不知道在哪,平时也很少人去。其实马来西亚有很多购物中心,很多人也喜欢去商场,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发展的风景,像是在雪州Jaya One商场的雪州公共图书馆(PPAS)就经营得很好。

相关报道:

【学生阅读专题01】你还在阅读吗?

【学生阅读专题02】老师先是读者,才能为学生荐读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新教育
图书馆
阅读
书展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1小时前
11小时前
2天前
4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