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3:15pm 25/05/2022
扎希挪用基金面对47控罪 | 扎希:存款余额足够偿还欠款 “执行秘书疏忽没用个人户头”
供晚报/阿末扎希案
阿末扎希周三出庭自辩,在证人栏宣誓供证。(林明辉摄)

(吉隆坡25日讯)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供称,时任执行秘书玛兹丽娜使用健康思维基金会的支票用于支付他个人信用卡账单,而根据他个人户头月结单,当时的存款余额用来偿还他个人信用卡欠款,是绰绰有余的。

今天是阿末扎希为其涉及健康思维基金会的47项贪污、洗黑钱及失信控状案件出庭自辩的第五天,他在证人栏宣誓供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代表律师哈密迪在附加提问时问扎希,“玛兹丽娜使用健康思维基金会支票进行的所有信用卡付款,根据每个付款日期,当时你的马来亚银行个人户头余额,是否足以支付所有信用卡欠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扎希答,根据银行月结单,每月可用余额足以偿还他的个人信用卡账单,并强调,偿还相关欠款绰绰有余。

哈密迪续问,若是如此情况的话,为何玛兹丽娜要使用健康思维基金会的支票来偿还信用卡账单?

扎希说,也许这是因为玛兹丽娜在管理他的个人财务时犯下的疏忽行为,没有使用他个人户头支票来进行信用卡付款。

ADVERTISEMENT

他也说,根据玛兹丽娜在庭上的供词,她已承认疏忽,并提到她本人对信用卡账单缺乏理解等各种理由,以致犯下错误。

扎希被控12项失信控状,其中6项控状指他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身为健康思维基金会的信托人,受托掌管属于健康思维基金会的财产,却挪用有关资金来偿还他的信用卡账单,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409条文。

扎希此前在自辩阶段供证时指玛兹丽娜(本案第90名控方证人)在处理他的个人及健康思维基金会的财务时犯下数项疏忽行为,其中包括在他不知情下,在基金会的支票上使用签名盖章,以支付他和他妻子的信用卡账单;在处理信用卡账单的事务上,对信用卡账单不理解,导致出现各种超额付款及付款不足的问题;每月没有向他出示他个人及基金会户头月账单;以及把他预签的基金会支票用在非慈善福祉用途等。

指非内政部管辖范围
“没收贿颁MyEG项目”

阿末扎希被指接收来自Mastoro Kenny IT顾问及服务公司贿赂,即分别是25万令吉、13张总值800万令吉,以及10张总值500万令吉的支票,并通过祖乃益(本案第36名控方证人Berani & Jujur Trading老板)使用Lewis & Co律师楼的银行户头,替身为内政部长的自己谋取利益,协助Mastoro Kenny IT获得内政部管辖的MyEG项目。

他今日在庭上强烈否认上述控状,称自己不曾向祖乃益承诺授予MyEG项目,以作为给予献金的回报。

他说,这是因为MyEG不是内政部的管辖范围,而祖乃益在庭上供证时已证实此事。

ADVERTISEMENT

受询及MyEG是哪个政府部门的管辖范围时,扎希说,MyEG和他无论在官方或私下都没有任何关系,据他所知,MyEG获得财政部授予合约。

他认为,控方从未在庭上举出任何供词或证据,表明他向祖乃益承诺相关项目。

指祖乃益捐款建清真寺

“事实上,祖乃益的供词已非常清楚表明,相关支票是他的捐款,以在峇眼拿督区兴建清真寺和宗教学校。”

他说,祖乃益在接受辩方律师的交叉盘问时也提到,之所以有能力捐出巨款是因为他来自一个闻名家庭,外家(妻子的家庭)很富有。

“我还被告知祖乃益是一名印裔穆斯林,他来自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比普通人富有,并且理解到只要他愿意,就有能力捐款给任何一方。此外,我也获悉祖乃益还在印度捐献,建造一座清真寺,该清真寺的可兰经文以黄金和钻石制造。”

通过胞弟认识祖乃益

他也提及与祖乃益的相识过程,称自己是从2016年开始,通过胞弟拿督斯里纳沙伊认识祖乃益,但并不晓得且不认识Mastoro Kenny IT顾问及服务公司。

ADVERTISEMENT

他说,在他被控上庭后,MyEG服务有限公司曾发布公司通告,表明并不认识Mastoro Kenny IT公司,且与他并没有任何关联。

代表律师阿末再迪问,自审讯开始以来,是否曾经有见过任何来自MyEG的人员供证。扎希答有,即拿督莫哈末杰米黄(Mohd Jimmy Wong,MyEG公司非执行董事),该名证人也否认认识Mastoro Kenny IT公司和祖乃益。

他也说,指他接收25万令吉贿赂的控状是不实的,根据祖乃益在控方举证阶段的供词,志银25万令吉的支票是祖乃益给胞弟纳沙伊的借款。

他强调,他对于祖乃益给予胞弟借款一事毫不知情,直至祖乃益在庭上供证才获悉此事。

不知祖乃益借胞弟25万

“我不知道这张支票是借给我胞弟纳沙伊,我对这笔借款一无所知,只是从祖乃益在庭上的供词,才晓得胞弟已归还这笔借款给祖乃益。”

此外,扎希再次强调Lewis & Co是健康思维基金会信托人的身分。

ADVERTISEMENT

在受询及把健康思维基金会资金转移给Lewis & Co律师楼的其他理由时,扎希说,该律师楼是基金会的受托人,且相关资金旨在用于投资,以便为基金会赚取利润或利息。

他续说,赚取利润意即从投资中,以股息、红利或资本增值的方式赚取利润,或者可以从定存中取得利息,并指出,将有关资金转移给Lewis & Co后,是存入该律师楼的客户账户。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扎希挪用基金面对47控罪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