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狮城二三事
4:03pm 25/05/2022
狮城人手缺掀抢人战 出价3500新元才聘得洗碗工
**已签发**柔:狮城二三事:头条:狮城人手缺掀抢人战,出价3500新元才聘得洗碗工
狮城一家餐饮洗洁公司的业务发展经理透露,近来有越来越多饮食业者寻求洗碗服务。(新明日报图)

(新加坡25日讯)狮城饮食业生意回流但洗碗工尤其短缺,当地业者掀起抢人战各出招;有者支付高达4000元(新币,下同)通过清洁公司聘请,也有者不惜提供高达3000元花红与奖金,希望解决人手问题。

位于乌节路的一家日本料理店的合伙人陈维新(50岁)告诉《新明日报》,餐馆一直面临洗碗工难请的挑战,没有本地的人愿意做,唯有仰赖外籍劳工。但疫情又导致很多原本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员工回国,而外劳配额政策再度紧缩,加剧了聘请外籍洗碗工的限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餐馆很多工作包括厨房助理和服务员难请到本地人,好不容易以高薪请到本地人填补这些空缺后,才有配额聘请外籍洗碗工,但很久都请不到人,后来出价3500元,才在约一个月后从大马找到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餐饮集团的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周家萌受访时说,为解决这个问题,旗下餐馆早在10年前就把卫生清洁工作外包,清洁公司每派遣一名洗碗工收费介于3800元至4000元之间,每日工作约8小时。依餐馆的大小,有些餐馆仅需要一名洗碗工,有些面积较大的则被指定需要至少两名工人。

周家萌指出,狮城大幅度松绑后餐饮生意回流,目前仍需要招聘。

“保洁类员工的流动一般很大,而付钱给清洁公司,我就不用担心洗碗工今天来明天忽然不来了。”

ADVERTISEMENT

在市区经营3家西餐厅和酒吧的姚丽(44岁)告诉记者,旗下餐馆通过清洁公司请洗碗工,但近来收费暴涨27%,决定试着自己招聘。

为了能请到洗碗工,餐馆不仅开出高达2600元的底薪,还提供2000元的入职花红。

“另外我们为了留住人才和请到新员工,除了调高底薪外也为餐馆的所有员工每个月提供高达1000元的工作表现奖金,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面临人手短缺的苦恼。”

老板亲自动手洗碗

陈维新说,早前餐馆苦于请不到洗碗工时,曾一度寻求其他现有员工帮忙,但即便以每日额外50元奖金作为回报,却依然无人愿意。身为老板的她,唯有自己到洗碗台动手洗碗。

“很多员工或许认为洗碗的工作低微,即便有钱赚也不愿意做。”

陈维新也指出,尽管餐馆在也曾考虑通过清洁公司代劳,但如今被对方开出的价码已从疫情前的每名员工4100元飙升至4900元。

ADVERTISEMENT

她苦笑道:“这相等于聘请一名餐馆经理的薪水了。还不止,清洁公司认为我的餐馆面积大,必须要请3名洗碗工,等于我每个月在这方面得花将近1万5000元。”

有业者外包洗碗工作

一家潮州酒楼的老板李长豪说,餐馆7年前就采纳女儿的建议,将洗碗工作外包,每个月付洗碗公司超过3000元,费用包括清洗碗盘与餐具,也提供收取碗盘和归还干净碗盘的服务。

然而,也有业者指出这项外包服务不是所有餐馆都适合。

一家日本料理店老板吴其谙说,自己餐馆所用的所有碗盘都是精致的陶瓷,因此难以备多余的几套以作清洗时的替换。

“另外如果要等清洁公司来收取肮脏碗盘,我也要先腾出固定的空间来存放这些碗盘,由于餐馆的空间有限,所以这项服务不太适合我们。”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饮食业
洗碗工作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1月前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