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9:33pm 28/05/2022
吐司之战/陈旭辉
陈旭辉

如果可以选择,吐司,请远离我。每次相遇,都意味生活又在困足之中了。当行动有如囹圄困囿,我又向它低头了,每在悠然自得时,它不会在我眼中乍现,这如同一段只有索求,没有情愫冰窟关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初下繁华之城工作,薪金区区450令吉,环绕茨厂街一带吃上早午晚三餐,那是吃紧负荷,而且夜间赶搭蓝色巴士返梳邦再也,错过一班车要等上半小时,吐司是随身携带果腹最佳选择,一条白净吐司,可以涵盖三餐,安安稳稳不作他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吐司曾一度是贫瘠时最实在食粮,有人不管多年后,都会紧紧守着这份相知相惜味蕾,对我而言,舌头感应是不会骗人的,每一次的咀嚼,总有几分错觉,散发无数的苦楚与酸溜。

与吐司绝缘,素日你生活中没有我,我也不会想起你,大家各行其是,直到首度也是仅有一次到瑞士采访,在7天5夜的行程,它随影般突其而来闪现眼前。

在一下机后直驱苏黎世市中心,等大家坐下来开始享受冗长晚餐,大马时间应该已是凌晨2时了,因为睡意来袭,当晚吃了些什么都一一忘却了。

ADVERTISEMENT

翌日,恢复了时差之苦,食欲大开,在我记忆中,在瑞士旅程中一路出现得最多的是巧克力与面包。在商务舱,空少捧着一个装满数百颗巧克力的巨盘任由乘客挑选,晚上回到下榻酒店准备掀开床褥就寝,又发现枕头铺上了一串的巧克力。这些纯正可可脂制成精致手礼,最终全部一一带上飞机。而在餐桌上林林总总烤面包,因为不似吐司那么单调,看起来又顺眼得多了。

在瑞士吃的每一餐地点没有重复,但模式完全如一,一坐下来,充满活力与笑靥的侍者,将3个高脚杯顺序倒满红酒、矿泉水和白酒,紧接着端来一个盛满面包的竹篮,大家热闹遴选,我礼貌性选了最小的牛角包放入盘中,接着是野菜沙拉登场,来自大自然的清爽口感,有如嗅到绿野的一片清新。桌上的高层不停夸夸其谈,在相隔一段时间,主菜终于登场,咦,没有看错吧?那块鳕鱼或鸡胸肉,仅仅是我手掌的四分之一般精巧,心里开始懊恼,可以充饥的面包拿得太少了,只好寄望有奇迹出现,例如最后的甜点会送上巨大舒芙蕾之类,结果又是精细路线的小布丁而已。自此之后的每一餐,盘中至少要有3颗以上的面包以防再有饥肠辘辘的黑历史出现。尔后,瑞士回来之后,上cafe时,会点杏仁乳酪肉桂卷、流沙鸳鸯蛋黄面包、燕麦坚果杂粮餐包或蒜乳酪面包,彼此关系修好了一些。

所有食物的变身,都是 一道沿着美丽工序衍 生,让味蕾在微妙的转 折中跨入新知觉。

白蓬松麦粗糙
回到家乡,与妈妈“重新”生活一起,因为屡屡的禁足令,吐司变了生活的常客,一个只爱松软、口感细致的全白吐司,一个习惯了带有粗糙,不蓬松的全麦口感,吐司分歧让我们在纠结中难分输赢。我上网做功课,告诉妈妈,全麦面包加工步骤少,保留营养,而白吐司的酥软导致最后入口的都是淀粉,但妈妈的口感适应不来,最后还是让白吐司堂堂入室。

试过公平起见,我把全麦与白吐司都买回家,结果两人都竖起白旗喊投降,因为我们真的没有这么热爱吐司,除非逼不得已,串串场就好,若要天天相见,那绝非好事,心灵师太那几番话忽然响起,阳关道,独木桥,陌路相逢,客客气已经足够。凡有些微勉强,不如稍候。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陈旭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