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8/05/2022
它醒了/李语童(寄自苏格兰)
作者:李语童(寄自苏格兰)

窗外,海上方压着令人抑郁的乌云。单有一道光划破了云层,像一束圣光照在远方的水面,不知道眷顾了哪个鱼群。它反射到书上,刺到我眼里,我站起来把窗帘拉了。

这一罩,就罩了整个冬天。反正苏格兰这个季节冷飕飕,湿嗒嗒的,我欣赏不来。今年连雪都不好好下了,其他区域有漂亮的雪花,我这儿只下了冰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在一座靠海的小城市留学。这里不是古都爱丁堡,也没有格拉斯哥的热闹或是圣安德鲁斯的浪漫。来之前我查过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来之后我发现这里老人特别多。不在这里上学的年轻人大概是都跑了,去追逐大城市的繁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直到3月的某一天,它醒了。

它睡了好久,我都忘了它的存在。它嚷着要我把窗帘拉开,端着茶杯在旁边坐下。我在吉隆坡长大,从小到大所望出的窗口只会看见更多窗口、建筑物、汽车和道路。我对“窗外”不以为然,早就习惯了只看天空的碎片。我从不知道原来天能那么大,那么低。不被人造物支配的天空,真的超出了一个城市孩子的想像。夕阳把一切都染成了梦幻般的粉紫色,薄薄的雾气像棉花糖悬在水上方。

我对着窗中那七分的天,三分的海出神了,突然它说窗框就那么小一个四方形,它在里边框得真难受。

ADVERTISEMENT

时间好像停了

我随便穿了件外套,抓起钥匙就走了。踏出户外,我似乎传进了童话故事里。咦,这几个月里我出门上课、购物,难道家门开的时候开到了一个平行世界?那个世界可没有这个的艳丽,连脚下小草的绿都多了几分层次感。

我新奇地沿着路走,从东往西,正好能伴着即将落下的太阳。

它的苏醒并不是我一人察觉到。路上的人多了,大家的步伐也似乎都缓慢了,只为了把这短暂的时光留多一刻。我稀罕地收起了手机,时不时望向远处的大海,少看一眼都觉得是浪费。

走到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几十步之外有个头发全白的老爷爷在原地杵着。他弓着背,背着手,立在小道旁那两排松树之间,不知道在看什么。

啊!

一只狗风一般的飙入我的视线。它冲到老人面前,猛地一坐,尾巴不耐烦的拍打着地上。老人还没做出动作,狗子又坐不住了,原地转了一圈,尾巴扫了扫屁股就跑了,兴奋地在松树间穿梭。没跑几步,它发现主人还是没跟上,又是饶了回来催呀催的,再次重复了上面的步骤,看得我乐了。毛孩子都把自己整成了疯狗,老爷爷还是站在那里,依旧宠溺,依旧从容。

ADVERTISEMENT

一人一狗的身影映在我眼里,时间好像真的停了。背光的关系,他俩逐渐化成了两个黑色轮廓,终究还是走远了。

我记起来了,据说这个小地方是苏格兰最阳光的城市。

难怪这里的雪总是下得不漂亮。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老人
冬天
阳光
留学
苏格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