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霹雳记者心视线
3:41pm 29/05/2022
蔡秋怡|空荡荡的心情

记得在首都工作时,室友的母亲去世,作为独生女的她,没有以泪洗脸,而是忙碌的处理母亲的丧礼,争取时间在空档时回复亲友们的慰问电话和信息,表现坚强。

我之前每次的慰问都是通过信息或是拨电了解情况,当时她的语气与平日无异,以为她的心情已经平复,后来在处理完母亲的丧礼和其他事项后回到首都,我俩才有时间坐下来聊天,才了解到她其实还未从母亲的逝世中恢复过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友人当时说,母亲因病去世,她以为该流的眼泪早在母亲住院时流光了,加上处理丧礼确实很忙,母亲事前也没有立遗嘱,除了丧礼之外,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她一一处理,房子转名和母亲的银行账户等都需要跟进,期间忙得根本没时间哭,睡醒便有一堆事等她去解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就在所有事情处理好后,生活慢慢回到平日的节奏,这时失去母亲的空虚感顿时袭来,看着平日母亲坐着的沙发位置,如今已经空空,让友人感到“啊,原来我还没从母亲离世的事件里走出来,感觉到处都有母亲的影子。”

作为子女或许我们早已习惯父母时刻在身边,即使不与父母同住,每当休假回家时都会感到莫名的心安,因为知道父母就在家里等着我们,或许这也是友人“空虚感”的由来。

有的孩子说自己从小与父母感情疏离,说不了几句话,若说不上几句,与父母呆在同一个空间,对他们而言其实也是一种陪伴。有一天待父母去世后,陪伴你的真的只有空荡荡的座位了。

ADVERTISEMENT

我们在成长的当儿,父母其实已经渐渐老去,陪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多回家探望,珍惜当下。

ADVERTISEMENT

記者心視線
蔡秋怡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