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一人之境
9:15am 30/05/2022
彭健伟/出借费有多少
作者:彭健伟
【大牌档】彭健伟/出借费有多少
泰国人将纸币别在竹签上。(彭健伟 摄)

仿佛昔日好莱坞电影公司的大明星,又或是足球俱乐部的大牌球员,联合国署的口译员偶尔也会“出借”。听起来甚为风光吧。我的阿拉伯语口译员同事前几天才出借到加拿大大使馆,另一位乌尔都语口译员今早不见人影,原来被借去了国际移民组织(IOM)当值半天。

当其他援助组织或相关机构需要特定语言的口译服务时,他们往往会向联合国署找人,因为后者有大量现成多种语言的口译员,而且对这个领域驾轻就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那新来的柬埔寨同事H眼睛骨碌碌地转,胆粗粗问上司一句,“明星球员租借的价码乃天文数字,那我们口译员的出借费有多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上司作势要敲打他的头,H赶紧溜回座位。我后来才知晓,这些“出借”任务都会获得对方机构的津贴。津贴多寡不一,视该机构的预算而定。

我也“出借”过好几次。其中一次是到曼谷中心(Bangkok Refugee Center,简称BRC),为向该中心寻求生活和医疗补助的当口译。离开舒适的办公室,在那个挤满人的中心里我像一个临时输送至前线的士兵,一开始难免慌张,但脑中的冷静作战晶片瞬间启动,甚至有自动消音功能去掉背景里的孩童哭闹声。

不见得是什么新体验,但肯定有另一层的体悟。从一位口中得悉他们一家四口解决三餐的方法,每天他们会轮流到不同的组织或慈善机构领取饭盒、餐券或食物补贴。那礼拜天呢?“礼拜天我们去教会啊,待个大半天我们一家就可以填饱肚子了。”

有一次,我“出借”到国外。

某日上司突然告诉我,驻雅加达联合国署急需一名华语口译员参与一场面谈。

“所以我要飞往印尼了?”说实话我比较喜欢峇厘岛,但可以去雅加达回味当地的街头小吃也不错,一想起那碗mie ayam pangsit就嘴馋了。“是印尼没错,但不需要亲自过去,用电话线上翻译就可以了。”“什么?”

接着的场景就是我一人呆坐在会议室内,桌上没有诱人的印尼美食,只有一台对讲电话。此刻署官员人在雅加达,身在峇厘岛的拘留所,我在曼谷。不是平行时空,也非多元宇宙,我们3人在不同的地点对着空气说话。

眼神嘴唇?肢体语言?全都看不到了。因此必须更全神贯注地听,放慢语速,勤做笔记。偶尔会有干扰,比如峇厘岛拘留所内的回音。我可以想像那是一间空荡荡的房间,没几件可以吸音的家具,说不定连一扇窗都没有。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那次的经验将开启日后我当线上口译员的生涯。

更多文章:

彭健伟/愤怒吞噬心灵

彭健伟/最后输在脾气

彭健伟/选择的余地

彭健伟/落难的诺贝尔奖夫妻档

彭健伟/一种语言,一种世界观

大牌档
难民
彭健伟
一人之境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0小时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