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民主至丧
7:10am 03/06/2022
吴健南.国阵还相关吗?
吴健南

我倒认为就是因为这次的瘦身,让国阵难得摆脱了过去执政多年、千丝万缕的执政包袱。至少在进行系列改革时,理应就不会像过去般举步艰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星期三在世界太子贸易中心所举办的国阵成立48周年纪念庆典,一如所料的,各成员党都因为早前马六甲、柔佛州选所取得的有利势头,而变得士气大增!这股雄心万丈气势,肯定是自4年前第14届大选国阵史无前例被希盟夺走联邦政权后前所未见的。更在目前这个第15届大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间点上,达到了至高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无可否认,若在近期内解散国会,大部分来自全国各地的国阵基层和中央领导层,都会认为国阵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等诸多外在优势。尤其有非常高的机会把自“喜来登行动”至今已陷入分崩离析、失去民心的主要政敌希盟一举击倒,以及冀望重拾国阵昔日的光辉,重新以一己之力在国会取得多数信任自行组成政府。

但我要提出的疑问是,除了凭借以上种种外在有利因素迎战下届大选,国阵本身是否也该或有否作出一些内部改革,以提升本身对新时代选民的吸引力?还是一如阿末扎希所提的重建原有大马主张一样,复制上个世纪国阵一党独大年代的治国模式?

或者再说的更白一点,这个老牌建国政治联盟,能否继续在这个新世纪维持本身与大马国民的相关性,而不被时代洪流所淘汰?

ADVERTISEMENT

而在这方面我的看法是,时光无法倒流,一个国家的民主进程更是没有回头路。虽然大马在上届大选的首次政党轮替经历,犹如过山车般高低起伏,并最终让许多对改朝换代存有高度期许的选民们感觉心碎,乃至无感、麻木。但我始终相信,凡走过必留痕迹。

先从民主政党意识谈起,由于国内各主要政党皆已轮流尝过了在朝和在野的滋味,或至少已出现了更成熟的两党制雏形。尤其过去长期执政超过半个世纪的国阵(包括联盟前身),也在这届国会初期短暂下野经历了为人民发声、请命,扮演制衡、监督政府等角色,乃至风水轮流转惨遭强势敦马政权打压、分化等坎坷命运。

所以倘若于下届大选有机会重掌政权,则必需变得更谦卑、成熟和懂得尊重反对党地位,持续落实现有依斯迈沙比利政府和希盟所达致谅解备忘录底下的公平拨款朝野政党议员、认可反对党领袖等系列改革举措。

同样的倘若曾经短暂执政22个月的希盟于下届大选后无法夺回政权,至少有关执政经验已让该阵线晋升为更成熟、踏实和专业反对党,不再像过往般信口开河,而能够提出更宏观、实际和更具建设性建议给政府。

更重要的是,经历了509改朝换代洗礼后,我认为整体大马选民的民主醒觉已变得更成熟和务实。除了不再对任何政党过于不切实际的甜言蜜语竞选宣言所轻易蒙骗,更不会再迷信有哪个执政党或领袖是不能被取代的。

换言之,我认为即便哪个政党有机会于下届大选脱颖而出单一执政,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一党独大或唯我独尊年代。它将继续被另一、或二个强大在野党严厉监督、制衡,而且分分钟将因为任何行差踏错如纳吉的一马公司风波般被人民所唾弃。

ADVERTISEMENT

当然现有国阵领导层在这方面的改革并非交了白卷。至少在其党魁阿末扎希日前所提出的5项改革建议中,有2项还是非常积极和可取的。包括强调国阵往后在各选区的候选人甄选方面,将会更注重绩效、潜力和胜出率,以及在早前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时进行大换血委派高达78%和97%的新面孔上阵。相信这方面的年轻化努力,也是促使国阵在最近某非政府组织所展开的一项针对年青选民投票趋向的民调中名列前茅的其中有利因素。

无论如何,若说年轻人是一个国家的未来。那么国阵也不该对有关民调的结果感到过于舒适,因为该民调也清楚反映了大马目前的政治版图已进入百家争鸣阶段,除了其它以国盟、希盟为主的主要政党跟国阵的支持率非常靠近(国阵16%;国盟14%;希盟11%)。一些新成立的政党如MUDA在大马新生代选民心中也有不可小看的举足轻重分量(12%)。

另一值得欣喜的进展,则是这次的国阵周年党情也进一步确认了巫统和伊党早前的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合作模式,已几乎不可能在下届大选延续下去。反之,将因为国盟而正式跟伊党短兵相见沦为政敌。这间接有助于国阵回归过去联盟时代的中庸和多元族群治国模式,而避免跟伊党所一向主张的神权治国精神靠拢。

无论如何,国阵还有许多方面还是必需作出大刀阔斧内部改革,才能走得更远,包括:

1.落实真正的各族共享政权理念,让各成员党代表也有机会担任国阵的重要职位。而非像目前般继续由巫统一党囊括所有从主席到财政、各国会选区国阵主席等要职。

2.继续落实过去曾提出的国阵直属党员制,以让那些对各个以族群为基础的成员党感到抗拒的年轻人,也能直接以个人身分加入国阵平台,并逐步朝向去种族化目标。

ADVERTISEMENT

3.提出更多并非以单一族群利益出发,而是以全民共同利益为主的新思维政治主张和治国方向。

从独立建国初期由3个各族成员党所组成的联盟,到1970年代因为513种族暴动所进一步扩大到一度拥有多达14个成员党的国阵。如今的国阵,则因为早前的509改朝换代惨痛打击,而再度瘦身回到了3个成员党年代。

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倒认为就是因为这次的瘦身,让国阵难得摆脱了过去执政多年、千丝万缕的执政包袱。至少在进行系列改革时,理应就不会像过去般举步艰难。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吴健南
国阵
民主至喪
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3小时前
15小时前
20小时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