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4/06/2022
冰谷,我的粽子呢/艾庄(吉隆坡)
作者:艾庄(吉隆坡)

从印尼的苏门答腊到加里曼丹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然后从非洲到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我在大森林里度过漫长三十多年,这浪迹天涯的异乡人,在追寻着什么?

故乡一直是我心底最惦念的地方,哪怕是一朵云,一只在天空遨翔的苍鹰,都会构起我对家乡的遐想。在孤岛上看着漫天的彩霞和落日,也十分感怀。落日有漫天彩霞陪伴,谁陪我回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几十年的森林生涯,让我感悟不一样的人生,读老庄时,更能深刻体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印尼的一个小岛上,看着一位孩子在钓鱼,钓了二尾就收竿离开。我问他为什么不多钓几尾?

他说,够吃就好了。然后背着夕阳的光彩,慢步走回去。

在加里曼丹原始森林的一条小河,天热,我把脚伸下水,鱼群涌围绕。我好奇问多洛伯,为什么这里的鱼不怕人?

ADVERTISEMENT

他说,因为这里的鱼没被人伤害过。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天堂鸟,总栖息在高高的树木上?是良禽择木而栖?

在苏门答腊的森林里,我走累了,在一棵大树下坐下休息,巧遇老虎! 由于害怕,手握着枪也在发抖。不料它竟然走开了。是运气吧?

工头彭琼说,是它吃饱了。

90年代,我到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开始建立我的伐木事业。立稳脚步后,适逢公司准备发展油棕业,我想起了老友冰谷,一位诚实,经验丰富的油棕管理员,把他招来。

他很能干,工作非常出色。我门偶尔也会在洪娘拉——所罗门群岛的首都相聚几天。在这天涯海角有位好朋友谈天说道,真是天大的乐事,况且我们有共同的爱好。

ADVERTISEMENT

他在这里两年后,他太太也过来了,是位厨艺很好的贤内助。

那一天,临近端午节,公司职员说林先生送来一大串粽子给他们,兴高彩烈。

粽子两个字,激起了心中阵阵的乡愁。在这天涯海角的异乡,能吃得粽子,何其珍贵,幸福。可是,等呀等,端午节过去了,粽子也没送来!

后来,他来到首都见我时,我追问他。

哎呀,对不起,我忘了。

是呵,从此你欠我两颗粽子——能抚慰异乡人心灵的粽子!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冰谷
森林
粽子
所罗门群岛
乡愁
异乡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