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读家
4:03pm 07/06/2022
小泥 / 怀念勒卡雷
小泥(马六甲)

年事已高,明知迟早会看到他的讣闻,不过,当两年前报载约翰·勒卡雷89岁病逝,还是难免感伤,啊,他不能再写了。

ADVERTISEMENT

勒卡雷与前辈作家伊恩·佛莱明,同样曾效命于英国情报机构,惟两人作品风格天差地远。佛莱明的情报员,为了危险的机密任务上天下海,风流倜傥且使命必达。而勒卡雷笔下的乔治·史迈利,其貌不扬,外表看似平凡公务员,其工作方式和内容,亦与官僚相近。007让一般人对情报员充满幻想,但史迈利的遭遇,却让读者质疑谍报这一行的意义。

谍报永远不消失

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之后,有些人以为勒卡雷失去了熟悉的题材,还能继续写吗?没想到他写退休情报人员的后冷战生涯,参与恐怖分子行动、跨国公司等等。勒卡雷认为,谍报这一行永远不会消失。

很喜欢勒卡雷第一本小说《召唤死者》。中译本的自序写于1992年,他从事创作主要是逃离无聊生活和贴补家用,似乎曾是仪表较佳的史迈利。父亲因诈欺,经济状况起起落落,多次锒铛入狱。勒卡雷自认继承父亲的专长,也是骗子,惟父亲身败名裂,他却以谍报小说名利双收。

勒卡雷以第三本小说《冷战谍魂》声名鹊起,《召唤死者》较不出名,却是他辉煌写作生涯的起点,喜欢勒卡雷的读者不妨读读。情报单位收到黑函,史迈利奉命与约翰·芬南面谈,谁知芬南当晚留下遗书身亡,警方推定为自杀。但史迈利认为芬南没理由自杀,又发现芬南曾预定隔天上午的电话晨呼,为何芬南预定晨呼之后,随即决定自杀?加上史迈利随后遇袭,差点死于非命,芬南之死确实疑点重重。峰回路转,史迈利终于破解芬南死亡一事的真相。可笑的是芬南从未变节,泄漏情报另有他人,但情报机构浑然不觉。尽管完成工作,史迈利并未志得意满,反而茫然颓唐,甚至自我厌恶。书末是史迈利在前往苏黎世度假的午夜班机上。

《召唤死者》故事简单直接,尚未发展成暧昧繁杂的庞大叙事,相对容易阅读。勒卡雷尽管被誉为谍报小说第一人,他的作品其实很挑读者,风格接近19世纪、20世纪中叶之前,需要读者耐着性子阅读,随着线索逐渐汇集,才发觉主题是什么,所以读不下去的大有人在。换句话说,勒卡雷的叙事较贴近现实人生,我们往往生活在迷雾中,有时日后拨云见日,有时则否。然而,《召唤死者》意在言外,机锋处处的叙事方式,是典型的英国小说风格,这始终是勒卡雷的正字标记。读者不时得停下来,多想一想,确定勒卡雷到底要表达什么。

占士邦
007
间谍
小泥
勒卡雷
谍报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