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新闻线上
7:50am 07/06/2022
黄振威.语言失真
黄振威

将马来语政治化和证明我们的较马来化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这对国家没有帮助。相反,其他国家会对我们关上大门。

凯里最近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会议上发言时,身穿传统服装。这位英俊的卫生部长当然选择了正确的论坛来装扮自己。毕竟,他受委为联合国负责世界卫生大会的5名副主席之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当他用无懈可击的英语发言时,他让大马更加自豪。昵称KJ的他还巧妙地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凯里让我想起丹斯里拉沙里依斯迈,他在1996年作为联合国大会主席在联合国发言时也穿上了马来传统服装。我们大多数上了年纪的人都会记得这位魅力四射、风度翩翩的外交人物是使用英语致词。

这两人——凯里和拉沙里——都是真正的马来英雄。他们在国际组织中成为佼佼者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土著政策,而是因为他们的领导能力。凯里很可能因为使用英语发言而赢得了观众的关注。

但拉沙里和凯里掌握语言的程度并没有让他们不像马来人。讽刺的是,民族主义政客们赞扬他们的着装,却选择对他们说英语的事情保持沉默。

ADVERTISEMENT

在凯里的情况下,这不仅仅是英语,而是优秀、清晰的英语——这是他接受良好教育的结果。如果他们使用马来语发言,可能会导致失去他们演讲内容的影响力,特别是如果他们加插了英式或美式幽默。

毫无疑问,他们演讲的本质和内容比使用的语言更重要,但我们这些必须听翻译的人都会知道,翻译者单调、死板的声音无法与所传递的语言的影响力相提并论。

在翻译过程中,会导致语言失真。简单地说,如果我们听到翻译中出现可怕错误,我们会大吃一惊的。对于书面语,我们知道不同的语言除了在拼写、主客体动词和句子结构方面的差异,还有独特的语法和句法。

老实说,大马政治人物在国际论坛上使用马来语发言并没有错。毕竟,来自泰国、印尼、韩国、越南和日本的领导人可能都会选择使用他们各自的国语发言。

事实上,如果他们的英语很糟糕,还不如用马来语发言——让大马免于国际尴尬。当我们听到他们糟糕的演讲时,我们会感到难为情,我想他们知道自己是谁。

令人欣慰的是,至少他们试图使用英语发言,他们值得被原谅,因为英语不是他们的母语。

ADVERTISEMENT

有人错误指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际会议上讲英语,因为该国的国语是英语。纠正一下:马来语是新加坡的官方语言,而英语是工作语言。因此,马来语作为东盟官方语言的倡导者会很高兴地知道,他们可以把新加坡加入这个名单。

但李显龙明白,英语是使用最多的国际语言。世界上只有6种官方认可的国际语言,我们可以争论到天荒地老,但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点。我们的民族语言自豪在国际舞台上很难得到关注。

思想正常的人不会去争论大马语(Bahasa Malaysia)的重要性。马来语(Bahasa Melayu )是正确术语,因为它是一种马来人的语言。中文也一样——而不是中国或台湾的语言。

虽然马来语在事实上是正确的,但我们应该尽可能地使用语言学术语,即大马语,就像我们的邻国坚持使用印尼语一样。我们似乎在使用上很常互换。

大马语是用来表示它是一种统一的语言。这也许会让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明白,印尼将永远使用印尼语而不是马来语,因为在这个群岛上有超过1000个民族。

英语一直是大马的一项资产。当游客来到大马时,他们会因为可以舒适地与我们交谈而感到放心。

ADVERTISEMENT

同样的,那些向大马投入数百万甚至数十亿资金的投资者,会因为我们的英语水平而感到放心和安心地与我们打交道。拥有一个成熟的法律体系也有帮助。

因此,当我们听到针对使用英语的政府官员采取惩罚行动时,这很奇怪。想象一下,如果你来自外交部、旅游部、艺术及文化部或国际贸易及工业部,而你被下令只能使用大马语,这违背逻辑,甚至使大马无法获得应有的利益。英语是我们的竞争优势,而我们却选择忽视它。

将马来语政治化和证明我们的较马来化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这对国家没有帮助。相反,其他国家会对我们关上大门。

大马人开始意识到,有人突然推动我们的领袖和官员只使用马来语,因为这些倡导者,事实上缺乏使用英语说话的能力或信心。

《今日自由大马》专栏作家阿扎依布拉欣说得非常恰当,这些领袖有很低的自尊心,或者说未能站在全球平台上。

他们糟糕的英语水平让他们感到害怕,因为他们有可能被像凯里、希山慕丁、东姑赛夫鲁和阿兹敏等人超越,他们皆对英语掌握自如。

ADVERTISEMENT

贬低英语对我们的大学生没有一点帮助。众所周知,雇主正在寻找能够阅读和书写正确英文的求职者。我们短视和自私的政客们正在向这些年轻人传递错误的信息。

强制使用马来语的公共领域不再能够吸收更多人进入臃肿的公务员队伍。但私人界却没有这样的规定。

即使是政府相关公司也继续使用英语。当我们的领袖有更紧迫的问题需要处理,如通货膨胀、生活成本、经济复苏和疲软的令吉时,再次进行这样的讨论是非常浪费时间的。让我们搞清楚我们的优先事项。

这显然是一个代沟,因为我们之前的领袖或公务员都是由英国人培训的,或在进入马大前是在瓜拉江沙马来学院(MCKK)求学。

安华在马大学习马来语,但作为槟城人,他接触到的是一个多元社会。

但我们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外交部下令在每个驻外使团中设立一个专门的语言及文化单位,教导工作人员的子女马来语,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相反,他们可以专注于提高我们外交官的语言技能,尤其是英语,如果有各种机会和资源来这样做的话。惩罚使用英语的公务员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ADVERTISEMENT

这不应该是一场零和游戏。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种族国家,马来语、汉语和淡米尔语被广泛使用,然而,我们大多数人只能使用一或两种语言交流。

如果马来语是国语,那么英语就是国际语言。我们应该学习中文、印尼语和阿拉伯语,因为我们知道这些国家在经济上对我们有多么重要。

讽刺的是——伦敦仍然是大马人的热门目的地,尤其是我们的政治人物和官员,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在英国如鱼得水。

精英们高兴地把他们的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及大专,这样他们就可以超越那些受困在我们政治化的机构和系统中的B40群体。

英国仍然保持着其魅力,伦敦仍然是一个吸引人的目的地。显然,英语的使用是一个原因。别忘了,许多这些定期到访的大马政治精英在涉及到关于使用英语或马来语的永无止境的讨论时,都选择保持沉默。就像英国人说的那样,cor blimey(我的天)!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凯里
黄振威
英语
新闻线上
马来语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小时前
5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