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专题
6:00am 09/06/2022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林明辉

打击动物走私活动不只是执法官员和野生动物保护局的工作,国内外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从调查研究、游说立法、教育宣导等侧面协助打击走私活动,例如庄翠玲目前的主要工作,是监测鸟类的贸易活动,确保贸易不危及野生鸟类的生存。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庄翠玲从小立志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她说这个领域不只是需要生物学家和保育专家,也需要擅长公关、政策游说、写作报道、数据分析等各方面的人才。

说到保护野生动物,通常我们首先会想到老虎和犀牛这些濒危动物,很少会想到鸟类,但其实很多种类的野生鸟数量同样在急剧下降,如果不加以保护,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再也无法在大自然听见这些鸟类的鸣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家地理探索者庄翠玲(Serene Chng)长期关注东南亚的鸟类贸易,她说许多鸟在走私活动中因为环境恶劣而生命垂危,有研究便指出,鸟类在走私过程中的死亡率高达30至90%,这意味着每走私1000只鸟,其中900只便有可能死于途中,这无疑对鸟类的生存造成极大伤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庄翠玲(34岁)来自新加坡,自2013年开始在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位于马来西亚的东南亚办事处工作,主要通过对鸟类贸易活动的监测,确保贸易不危及野生鸟类的生存。

她具有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生物学本科学位及剑桥大学保育领导力硕士学位,此次透过【新教育】的专访,分享她如何从一个热爱观鸟的女生,成为一个打击野生鸟类走私活动的非政府组织人士。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TRAFFIC和我国野生动物保护局的调查报告指出,从2015至2020年期间,超过2万5000只鹊鸲(图示)在走私活动中被截获,情况令人担忧。(照片来源:James A. Eaton/Birdtour Asia)

问:为什么你会对鸟类有兴趣?还有如何走上保育这条路?

ADVERTISEMENT

答:我的兴趣始于观看野生动物纪录片,我小时候就立志从事野生动物保育工作。到了15岁那年,得到在新加坡湿地保护区当义工的机会,我从那里的研究人员身上学会怎样观鸟还有数鸟,他们教会我鸟的种类、鸟的行为、鸟的叫声、鸟的颜色等等,我因为这样而爱上鸟类。后来上大学我便选择了生物学,也花很多时间做义工研究鸟类。

毕业回到新加坡后,我在新加坡国家公园局工作,后来渐渐想要往更大的区域发展,毕竟新加坡面积小,外头有更多很酷的野生动物,而且有更多保育课题需要我们关注。我很幸运在TRAFFIC东南亚办事处找到工作,所以9年前从新加坡来到了马来西亚。

问:目前的工作做些什么?

答:首先我们会搜集很多实证,例如研究宠物店和市场在卖些什么,还有网络平台上有哪些交易。我们会去了解这些交易涉及哪些动物、这些动物从何而来以及它们的用途,与此同时,我们会从充公行动搜集资料,比如了解走私的路线、走私的目的地、动物如何藏匿还有如何偷运出去。这些调查为我们的工作提供重要的证据基础,之后我们会写报告及接洽相关机构。

在马来西亚,我们跟野生动物保护局、警方和海关密切合作。我们跟他们分享资讯还有提供建议,例如哪个物种应该优先关注,以及哪些热点应该加强执法。举个例子,我们发现执法行动所截获的鹊鸲(Oriental Magpie-robin)数量呈上升趋势,所以我们向马来西亚半岛野生动物保护和国家公园局(PERHILITAN)取得数据,并联合撰写报告,报告其中一项建议是将鹊鸲列为受保护的物种。这是我们运用搜集的数据来找出解决方案的例子。

问:为了搜集资料,你的工作是否包括当卧底?

ADVERTISEMENT

答:我们很小心管理我们的风险,所以我们不做卧底的事,也不参与执法。其中一个方法是留意法庭案件,因为通常当有人被提控上庭,法庭文件就会透露一些细节,例如走私的手法和动物的来源。另一方面,虽然我们不做卧底,但还是会有其他人做调查式报道,这些都是我们的资料来源。

有一点必须说明,不是所有涉及鸟类的贸易都违法,很多交易其实是公开透明的,只要上网搜寻就能知道宠物店在卖什么,所以不需要为了得到情报而暗中行事。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庄翠玲会到宠物店和市场了解鸟类的贸易情况,图为峇厘岛一个卖鸟的摊子(上),还有雅加达普拉穆卡的雀鸟市场(下)。(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问:马来西亚的非法鸟类贸易问题有多严重?

答:印尼对于这方面问题做了很多研究,但马来西亚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还不多。我这里以鹊鸲做例子,从2015至2020年,超过2万5000只鹊鸲在走私活动中被截获,其中三分之二是在2020年起获,这意味着走私活动呈上升趋势,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执法单位加大执法力度才有这样的结果。

我们发现,走私鹊鸲的活动是从柔佛通过水路抵达廖内群岛,也有一些走私活动是经由陆路从砂拉越抵达加里曼丹。印尼的野生鸟数量大幅减少,我们相信这是为什么从马来西亚走私到印尼的活动有所增加。

ADVERTISEMENT

根据线上贸易调查,鹊鸲是其中一个交易最热络的物种,很多宠物店也都有售卖鹊鸲。我们建议将鹊鸲列为受保护物种,列为受保护物种并不意味禁止所有买卖,而是必须有执照才能够买卖。这么做一方面可以追踪鹊鸲的流动和去向,另一方面也赋予执法机构权力采取行动对付没有执照的走私贩。

问:为什么鸟类的非法买卖问题值得关注?

答:我来说一说我最喜欢的其中一种鸟类——黄冠鹎(Straw-headed Bulbul)。黄冠鹎曾经广泛分布于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和缅甸的部分区域,但现在这种鸟类已绝迹于泰国和印尼爪哇,在婆罗洲也变得非常罕见,当地一些研究人员甚至说黄冠鹎比红毛猩猩更难见,而马来西亚半岛如今只有一些大森林比如国家公园才见得到黄冠鹎。

曾几何时,黄冠鹎是一种相当常见的鸟类,如今却落得如此田地,我觉得挺令人担忧的。同样情况也发现在其他鸟类身上,如果它们的数量持续下降,我们有一天可能会失去它们。

野生动物在每个人心中有着不一样的价值,从现实来看,鸟类是维持生态平衡的一分子,例如它们传播花粉,还有吃昆虫帮忙除害虫。

个人方面,我很喜欢观鸟,可以从它们身上感觉到自己跟大自然的连结。比起野生老虎和大象这些一生难得一见的动物,鸟类无所不在,所以鸟类是大自然的称职大使。

ADVERTISEMENT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庄翠玲指出,黄冠鹎曾经是相当常见的鸟类,但是目前已绝迹于东南亚的一些地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问:你的工作会遇到哪些挑战?

答:虽然偶尔会听说环保分子、记者或社会运动分子被杀害的事件,但我工作的风险其实很低,因为我们向来把安全摆在首位,我们会评估风险,这是为什么我们不做卧底。我许多工作都属于桌面研究,所以我不是站在保育的前线,也不会到森林硬碰偷猎者,这工作对我来说风险非常低。

如果要说保护野生动物的挑战,那就是资源匮乏,无论是资金、人力、设备或其他资源。

另一个挑战在于民众的心态,很多人认为环境议题“与我何关”,但如果更多人关注这些议题并且施压改变,问题解决起来就会相对容易。

问:民众如果想要学习观鸟,该从哪里入门?

答:我起初其实也没有概念,我学习的方法是跟观鸟爱好者一起去赏鸟,如果有人带领便会容易许多,有时候我是去当义工,有时候则是参加自然协会或观鸟俱乐部的免费导赏活动。

ADVERTISEMENT

当然,你未必要去国家公园那样的地方才能观鸟,其实你家庭院或是附近的草场就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你不妨留意周围环境,当鸟类出现你就拍照,然后观察它们是大是小?身体什么颜色?喙是什么颜色?眼睛又是什么颜色?网上有很多鸟类图鉴,你可以参考图鉴辨识鸟的种类,或是向有经验的人请教。(这里附上一个网址: https://www.mygardenbirdwatch.com/ ,希望对初学者有帮助。)

很多人也许会问:“城市里还有鸟吗?”有的,像我家庭院虽然不大,可是截至目前已出现15至20个不同种类的鸟,还有当我去遛狗经过草场,我能算出至少20种鸟,有时候甚至更多。

观鸟时,我通常用耳朵多过用眼睛,透过鸟叫声我可以辨识鸟的种类。如果你让我说,我可以坐在这里跟你说鸟的事情说上几个小时。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庄翠玲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庄翠玲热爱观鸟,可凭鸟的叫声辨识鸟的种类。(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问:如果年轻人想要成为像你这样的野生动物保育分子,他们该如何装备自己?

答:我相当幸运,还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之后所有的决定都是为梦想铺路,例如我决定去读生物学,还有我很积极去做义工。因为积极做义工,我累积了经验和学会一些技能,所以我能告诉潜在的雇主我具备了哪些技能。

ADVERTISEMENT

事实上,要从事这种工作,未必得是生物学家或是保育学家,因为我们也需要擅长公关、政策游说、写作报道和数据分析的人才。如果要给年轻人建议,我会说趁还在求学时就尽量去实习和当义工,借此尝试不同的东西,你才会知道“原来我喜欢这个,原来我不喜欢那个。”

坦白说,非政府组织的薪资不高,而且通常初级职位的竞争会比较激烈。无论如何,年轻人对这个领域有兴趣是好事,不如就从做义工开始,做义工绝对是试水温的好方法。

节目资讯
如果你对庄翠玲和环保课题有兴趣,可收听国家地理探索者推出的播客系列——《远征:地球》(Expedition: Earth)。这个系列总共12集,12位嘉宾各有不同主题,例如庄翠玲谈东南亚非法鸟类贸易,还有其他嘉宾谈湄公河生态、东南亚最黑暗的洞穴等课题,每集时长大约30分钟,首集已在4月22日世界地球日上线,之后每逢星期五推出一集,民众可在Spotify、苹果播客和YouTube收听。

从观赏到维护,庄翠玲为野鸟请命

更多文章:

大马女科学家的养成与坚持

ADVERTISEMENT

想成为女科学家?6达人授招做研究要关注什么

【学生阅读专题01】你还在阅读吗?

【学生阅读专题02】老师先是读者,才能为学生荐读

【学生阅读专题03】纸本阅读 屏幕阅读,哪个更适合学生?

指挥家陈子虔——巴赫音乐的布道者

迎风浪日晒下,海洋科学家当大海的保母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新教育
环保
梁慧颖
野鸟
庄翠玲
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9小时前
14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