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1/06/2022
浓浓生活之地/蔡兴隆(居銮)
作者:蔡兴隆(居銮)

经过连续两天的夜雨,一开车出门就觉察出浓浓雾气笼罩,车子开到陡坡,原本一览无余的南峇山也像躲在雾中的风景,已经上中学的儿子从我的手机里选出他钟爱的韩团专辑,边听边静静瞧着车窗外他的上课路线,旧火车轨道、崭新爬在空中的双轨火车、笔直的金店街、一路往前开可以到丰盛港看海的康庄双线路、种满如同魔戒仙人掌的圆环,一般的风景,也可以是不一般的眼底风景。

儿子14岁了,我们移居小城9年,小cafe明年就十周年了,我和老婆说明年十周年要把昔日员工都召唤回来,免费咖啡甜点招待她们,大部分都是女生,应该有超过50人的队伍了吧,有的出国升学又毕业回来了、有的刚刚被求婚、有的被锁困在长堤另一端国度现在终于可以回来看孩子了、有的嫁人有的生了第一个孩子、有的在我们对面开了甜点店成了劲敌(并没有),我们是一间卖着甜点,过着滋润自己的小生活、偶尔办点有意思活动的小cafe,也承载不少青春孩子们打打工思考下一个人生方向的中途站。自己呢,野心不算大,但心底的风景可以很广袤很辽阔,在这个浓浓生活气息的南边小城,我们也就找到了恰当的生活方式,做自己喜欢的事,让喜欢的事变得特别有价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时候站在自己店面的五脚基吹风看风景,店前方的文雅大厦像一面墙直立,后头是当年的建国戏院,戏院旧址连接着一排双层楼老房子,我们八、九年前在那里的其中一间房子办“”,玩谐音,想勾起大伙的好奇心,这南边之城,到底是刮起什么风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绝不当嘴巴不饶人的人

差不多30年前,因为一场可笑的脚伤和一段错误的求学选择,高中毕业后我滞留在家乡两年,那段漫长看不见水穷处的日子,除了在家乡小镇舅舅的农药店赚零用钱打发日子,闲余就开着父亲的车子到小城游逛,认识了几位大我三、五岁的哥哥姐姐,每一位好像都从城墙外的大千世界归来,充满了故事。那时候我也像孤身逗留在雾中风景的少年,白天用汗水与日日被农药侵蚀的双手工作,把我当学徒使唤的老安哥每天一有空就碎碎念,唠唠叨叨的像100只苍蝇在耳边盘旋,没有一样事物是他看得顺眼的,中年卖力的唠叨,让少年的我提早暗下决心,绝对绝对不当一个嘴巴不饶人的可怜中年人。

也是在那段时日,一周有几晚驱车到会合那批大龄朋友,有那么一日,在碰面时刚好有空档,就溜进当时中华公会旧址旁的一间店面,卖卡带和当时最时髦的CD,在那里买下人生中第一张电影原声带,记得是的《喜宴》,当时根本没看过这类的电影,买回家后关了门躲在自己的房间,把卡带放进Walkman,小心翼翼抽出卡带盒内附赠的歌词本,细读歌曲介绍和这部电影的描述,那是一部讲述同性世界的电影,帅哥赵文瑄和当时还没参政的金素梅主演,也凭这部电影,在国际影坛开始扬名立万。

后来我接连在那小店面买下许多冷僻的卡带,但从来不敢和店主人攀谈。那是1993年的事了,接近30年的尘光往事,人生的机遇带我到台湾和吉隆坡兜了好大一圈,既然就回到那间洋溢着奇异光芒的卡带店面对面街区,和妻子开了自己的小cafe,但这次不一样的是,昔日带给我新世界面貌的卡带店已经收档归隐,而我们呢,希望在这充满浓浓生活气息之地,播下新的种子,在开阔的世界面前,先悄悄打开此地年轻朋友的视野,然后就恭送他们扬帆远行了。

回到南边的日子,异常充实,所有的光芒,从内心缓缓散出,仿佛可以穿射到极远之地。

蔡兴隆
居銮
李安
南边有光
起风了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