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暖势力最新文章
2:21pm 12/06/2022
已故阿果画展捐慈善 一生很短 遗爱很暖
报道:李成友
摄影:黄玲玲
部分图片:颜慧怡家属提供
阿果生前参与演艺,用一生奉献热爱的事业。(阿果家属提供)

(吉隆坡12日讯)一生热爱生命、戏剧和演艺的阿果(颜慧怡),因肌炎症(皮肤癌)逝世,却留下丰富的画作,这些画作都是紧贴着她短暂的一人和灵修交融而创作的主题,有涂鸦、素描、水彩、禅画、插图和童趣,保留着像“麒麟”一样的纯挚。

阿果遗留的画作,从没参加过正规的画展、联展或参赛,都是属于个人的行为,是在独处时和自己内心交流的产物,有些细腻而深情,有些含蓄而奔放,通过线条和色彩画出另一个自我的空间。

她在患病时期,没有怨天尤人,看着自己从壮健的身影到清瘦如柴,一日日知道自己更贴近“死亡”,反而争取最后的时光投入喜爱的工作,最终行动不变,视力渐差,仍不离开剧场,虽然无法到现场参与,仍坚持选择远程指挥。

阿果生前的好友,尤其是舞台、电视和演艺界的庄雪梅、许凤仪和郑羽萍,决定在阿果逝世一周年,办一场“已故剧场工作者阿果(颜慧怡)慈善纪念画展”,主题为“许我说爱你”,并把画展收入扣除费用后,作慈善用途,包括援助弱势之家、贫困孩子辅助金及提供盒饭计划,让阿果的爱遗留人间,传承大爱精神。

庄雪梅:画展实现心愿
庄雪梅:希望慈善画展能传承阿果精神,遗爱人间。(黄玲玲摄)

庄雪梅这次担任纪念画展策展人,她接受本报访问时说,阿果一生虽然很短,但留下精彩的回忆,而画展主要还一个心愿,让更多人看到她生前不被人看到的才华,也希望借此活动为弱势群体筹款,增添人间温情。

她说,阿果是她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戏剧系的学妹,在幕后、剧务和舞台监督的工作,做得很出色,在2021年7月30日阿果逝世前,曾到家里照顾她两星期,早上抱她起床,帮她冲凉,然后弄早午餐,这是相处最亲近的时期,有许多交流和互动,临终前,阿果交待帮她保管和处理房间的藏书,另一名好友郑羽萍,则受委托处理画作。

画作延续阿果精神

她表示,阿果一直坚持活着,克服病痛缠身,不把忧愁挂在脸,这精神令人感动,阿果原本要把画作随意送出结缘,但后来和阿果母亲曾玉美商量后,决定办一个纪念展,一边可进行慈善工作,一边可延续阿果的精神,她的画确实让人看到感动。

阿果童趣画风,看到令人喜悦。(黄玲玲摄)
阿果偏爱绘画大像,是激励自己的象征物。(黄玲玲摄)

庄雪梅说,阿果留下很多画作,初步估计有近200幅,在不同时期和阶段画出不同的风格,不过很少人知道阿果能画得这么好、这么勤,而画展主题定为“许我说爱你”,鼓励更多人要敢于表达自己的爱,包括对亲人,因为阿果生前对家人的爱,不善表达,都是用含蓄方式相对,直到往生前才流露出真情。

“阿果这一生十分热爱戏剧、舞台和监制工作,在戏剧系毕业后,曾到法国贾克乐寇国际戏剧学校(School Jacques Lecoq)学习,逝世前最后的工作是统筹和选角经理(Casting manager)。”

母亲:一生奉献给事业
曾玉美:女儿阿果从小超爱绘画,业余作画,留下200多幅作品。(黄玲玲摄)

阿果母亲曾玉美说,对阿果的工作性质不很清楚,曾问监制是做什么的?阿果竟回应,是打包杂饭工。在后期,看到阿果的工作能力很棒,执行力很强,可以兼顾到许多细节,她的一生有点像梅艳芳,把最后生命奉献给喜爱的事业。

她说,2018年发现阿果的健康出现问题,开始以为是晒伤皮肤,仍可走动,逐渐消瘦,2021年初,病况严重后暴瘦,不能行动和言语,但思路仍清晰,在阿果生病后才知道她有很多侠义的朋友。

曾玉美说,阿果小时候有绘画天分,喜欢涂鸦、素描,送到美术绘画班学习,小学就读八打灵培才,中学在隆中华,后来迁移到巴生滨华,这时候的美术创作很多,每晚都专注绘画,不过中学毕业后选择舞台,曾建议阿果选择美术或绘画发展,至少可以找到一份工作维持生活,但最后仍坚持选举舞台和戏剧。

她表示,阿果是1977年在吉隆坡出生,超爱看书,喜欢艺术,热爱演艺,不过在家里,母亲扮演“坏人”角色,管教很严,对她比较严厉,彼此有些代沟,阿果父亲颜松金则扮演“好人”,和女儿的相处很亲近,视为宝贝,2020年6月阿果父亲(也是皮肤癌)逝世后,母女关系才逐渐加深。

许凤仪:工作上获帮助

纪念画展美术总监许凤仪说,很早认识阿果,是戏剧系学姐,从1999年开始在戏剧界心心相印,虽然各忙各的,但都懂得彼此的近况,阿果获得“戏炬奖”时,特别去恭贺她,后来,进入电视电影界,在这领域很陌生,阿果主动联系她,给予许多谘询和帮忙。

“特别是在制作电视剧时,相关道具、演员价钱等都得到阿果帮忙洽谈,后来接到两部戏,阿果问有什么可以做吗,考虑后决定让阿果参与,那时阿果已行动不便,特别安排在家线上统筹、分析,如人在现场主持剧务工作。”

许凤仪说,在影片杀青时,阿果观看新闻发布的自播,分享喜悦,到了后期视力出现问题,介绍眼科问诊时诊断出有肿瘤,心情低落,那时开始漫长的行管令,她回到直凉照顾父亲,没有再见到阿果,直到听到逝世噩讯,立刻申请跨州通行令来吉隆坡看阿果,遗憾的是无法做最后道别。

郑羽萍(左)和许凤仪展示阿果生前留下的丰富画作。(黄玲玲摄)
郑羽萍:画里充满纯真

纪念画展公关总监郑羽萍说,她本身是演员,后期才有机会和阿果合作,包括两部戏《共谋无罪》和《曙光》,阿果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充满阳光和笑脸,但生病后没有见面,倒是常通过电话深聊,用心讲解当演员角色,很贴心地给予指导。

她说,她跟阿果比较熟是2017年出席其小型画展,在画里看到有很纯真的感觉,画里彷佛住着一个孩子,通过画了解她,后来阿果把画作交给她处理,希望这次画展能让更多人看到她另一面才华和性情。

她说,她是2021年7月阿果临终前,在庄雪梅带领下到阿果家,那时,阿果因病况暴瘦,已不能说话,当时看了很难过,也有很许多感触,阿果向她交待一些事,但听不清楚,庄雪梅代传达阿果的“唇语”,要她处理画作,于是到楼上房间,看到很多画作、画笔、心情日记,整理得井井有条,后来把全部画作拍制存档。

她说,虽然不确定阿果的画作是属于什么风格,但让人深深体会到是一种融合了生命、加上灵修引发的感触,使创作灵感源源不绝。

带有禅味的画风,十分生动。(黄玲玲摄)
阿果早期水彩作品,自然生动。(黄冰冰摄)

已故阿果慈善纪念画展

主题:“许我说爱你”

日期:7月15日至8月15日

地点:茨厂街Cafe Lucy in the Sky

义款用途:资助弱势之家、贫困孩子辅助金及盒饭计划

打开全文
画展
阿果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