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下班的路
9:00pm 13/06/2022
黄晓虹.废除死刑─谁夺走谁的生命权?
黄晓虹

有些死刑案件的确有争论性,例如为了爱情甘做毒驴的女子,还有不知拥枪是死罪一条的青少年,他们要为自己的一时胡涂和无知付出生命,这个刑罚叫人太沉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宣布废除强制死刑的法案预料10月份提呈国会,明年1月落实,又把废除死刑的辩题翻了出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主张废除死刑的人士和团体认为,死刑是残忍的刑罚,没有人有权力夺走另一个人的生命权。

反对废死的大众说:难道杀人凶手就有权力夺走别人的性命?难道对受害者施毒手不残忍?

主张废死人士表示:最冤枉的是抓错人判错刑,过去曾经发生无辜者判死刑的冤案,囚犯被正法后才发现错判,然而人死不能复生,铸下无法挽救的大错。

ADVERTISEMENT

反对废死人士表示:被冤枉的几率会高过因漏洞逃过一死的案件吗?即便如此,要完善的是调查案件和审讯制度避免误判,而不是担心有人会死于冤刑而让所有凶手免于偿命。

主张废死人士表示,死刑已经没有阻吓作用,即便有了死刑,罪案还是同样发生,所以死刑不能根本解决犯罪问题。

反对废死人士表示,如果连死刑都不能阻吓犯罪,难道还有更有效的方法制止罪案?美国、斯里兰卡和乍得又为啥恢复了死刑?

主张废死人士认为,杀人犯或贩毒绑架不必处死不代表宽恕罪犯,他们还需用坐牢来抵偿他们的罪。

反对废死人士觉得,重犯在牢里只是失去自由,但心灵重创的受害者家属却一辈子受困于无形牢笼。

不管争论的结果如何,看来废除强制性死刑是势在必行,这是世界的一个趋势,联合国大会于1948年12月通过世界人权宣言时,提到人人皆有生命权,其中一条是任何人不得把酷刑或残忍不人道的刑罚施加在其他人身上,国际特赦组织认为死刑已违反上述权利。

ADVERTISEMENT

全球已经有103个(53%)国家废除死刑,50国家(26%)虽然维持死刑,但至少10年未执行死刑,维持死刑的国家包括大马有36个(18%);另有6个国家在法律原则上废除死刑,但保留特殊情况下可执行死刑,如果我国废除强制死性后,就会成为第七个国家。

首相署部长所宣布的是废除强制性死刑,这意味着死刑不完全被废除,只是把是否把被告送上绞台的裁量权交给法官。比方说,以前贩毒绑架杀人等重罪,被告一旦罪名成立,唯一的刑罚就是死刑,没有其他选择,一旦废除强制性死刑,被告即使罪名成立,法官如果觉得罪不该死,就可以引用裁量权判以其他刑罚,让被告逃过一死。

希盟在2018年执政后就积极推动废除强制性死刑,包括全面废除8项法令下的32项死刑罪,包括302谋杀罪、32B贩毒罪、水源下毒、非法拥有军火、恐怖分子及向王室宣战等死刑罪。负责修法的时任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坚持要尽速落实,然而民间却有不一样等声音,虽然没有正式的反废死组织,但是反对声音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压力。

希盟政府直到2020年2月倒台后,有关法案都没有提呈到国会,如今废除强制性死刑由依斯迈政府接手,人权分子支持之余觉得美中不足,因为律师公会和捍卫自由律师团等想要更进一步的全面废除死刑。

有些死刑案件的确有争论性,例如为了爱情甘做毒驴的女子,还有不知拥枪是死罪一条的青少年,他们要为自己的一时胡涂和无知付出生命,这个刑罚叫人太沉重。

夺走他人性命的罪案有不同的争论,有人说这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杀人犯不会天生冷血,他可能经历和别人不一样的成长过程,是社会失败的产物,不应该由他们承担这个结果。

ADVERTISEMENT

然而受害人家属也反问:谁又来捍卫他们心爱的人的生命权?有多少受害者家属因为至亲冤死难以走出悲愤,直到凶手被判死刑,心灵才得到慰藉,数名受害家属获知死刑将废除后感到悲痛,仿佛伤口多撒一次盐。

有个家属建议公投。这么大一个议题,由人民决定吧,谁都不应该夺走谁的生命权,谁也不该夺走人民决定的权利。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黄晓虹
下班的路
受害人
冤案
废除强制死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小时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