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4/06/2022
【私月历】图书馆/蔡晓玲
作者:蔡晓玲

我们在巴士站牌下等11号巴士。

母亲说巴士的逻辑很简单,这里上车,回程的时候在对面马路的巴士站牌下车。上车以后直接找位子坐下,会有售票员来收钱撕一张票根递给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巴士的椅子后背上跟学校的桌椅一样,有很多涂改液的涂鸦,无意义的符号,或不晓得谁家的电话号码,我总在想会不会有人真的跟着号码打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巴士停在一家名唤河婆大厦的小型商场前,母亲赶紧按铃,下巴士越过马路便是图书馆。

图书馆的二楼是成人书区,底楼是童书区。四、五年级的我基本上都待在楼上看书,抬头看见身边都是一些大人,会有一种成功乔装成人的骄傲。

上楼后第一排书架上的就是琼瑶的爱情小说,母亲指着《窗外》说这本她最喜欢。当我学会搭巴士以后都自己去图书馆,我把那一整排的琼瑶小说看完了。后来在我中学时有一段时间电视热播赵薇和林心如主演的《还珠格格》,华文课上跟我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女老师兴起问我们知道琼瑶小说的特点吗?

ADVERTISEMENT

“我很爱你!我真的好爱你!我爱你爱得好心痛!”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为什么!”

带着极度的撕心裂肺,因为琼瑶阿姨,我早就知道重要的事情要说3遍。

看完琼瑶小说,下一排是倪匡的卫斯理系列。我会先翻封底,看到底是表情严肃眉头深锁的倪匡还是露出灿烂笑容的倪匡。我专挑前者,前者是早期出版的,我觉得故事比较精彩。

班上一位女同学发现我星期六的行程是上图书馆以后,曾经叫她的父母载她到图书馆来找我。她来到后提议一起去图书馆外面走走,那是唯一一次我在去图书馆的午后踏入河婆大厦。她从口袋掏出一张50块的钞票,原来她每次出门父母都会给她零用钱,可以买东西吃,剩下的钱都是她的储蓄。她请我吃松饼,我看着店员在松饼的一边仔细涂抹巧克力酱另一边花生酱,最后再把它们折叠成半。

那次一本书都没看完。图书馆门前有一棵大树,我们在大树下的石椅子上吃松饼聊天。天气非常好,聊得很愉快,来往的路人还会一脸欣慰地看着我们微笑。可是我竟突然升起一丝惆怅,我知道往后我在图书馆读小说读得肚子有点饿的时候,或在河婆大厦前上下巴士的那些时候,我都会惦念起美味的松饼。当时觉得自己被打扰了,但似乎不是因为她的出现,而是她所带来的那些东西,让我无法单纯满足于阅读。

ADVERTISEMENT

幻想在图书馆睡一夜

北市市政厅图书馆隔壁是州图书馆,当我把琼瑶、卫斯理都看完以后便转到州图书馆去读张曼娟和张小娴的小说,再后来我就没有上图书馆了。加上南市市政厅虽然没有图书馆,却一年到头的办书展,我可以在书展读一整天的书,那时我开始读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小说中的人也爱上图书馆,还被囚禁在图书馆之中。这样的梦想我很小的时候就幻想过了,不过我的计划是必须等到老师选我当学校图书管理员以后方能实行。我会在闭馆以后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在图书馆睡一夜,我很好奇晚上的图书馆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但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从来都不选我为图书管理员,只让我当站在校门口记迟到学生名字的巡察员,这大概是童年憾事之一。

上大学以后我就没办法长时间待在图书馆了,总觉得图书馆的中央空调开得太冷,我常借了书带去咖啡馆看。可能是大人其实不如小孩耐得住冷清,想起母亲教会我如何搭巴士去图书馆以后,她便不曾再去,宁愿拿着从左邻右舍各方阿姨那里抄来的新食谱在家研究糕点。当然也是某种安慰,比如我没钱买松饼的话,回家还有母亲做的糕点可以吃。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村上春树
图书馆
蔡晓玲
搭巴士
私月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