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读家
6:08pm 14/06/2022
曾真 / 晨光燦亮
作者:曾真(新山)

看了几本较“硬”的书之后,为寻求“解脱”,又拿起散文。没有任何迟疑,直接翻开柯裕棻的《浮生草》,这是她2012年的散文集。常年致力于书评,并研究台湾女性散文的张瑞芬博士曾评论:2012年台湾最佳抒情散文便是《浮生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因为先前看了2013年的《洪荒三叠》,所以读她的书注定得倒着往回细嚼。她的文字,的确可细嚼,就如上一本有同样丰富的感官转化修辞手法,却又干净充沛。干净是指行文用字简洁,充沛是指其内容意念的深与实。书写范围不大,一样是都会,甚至更小,小到巷弄、小铺子、小地摊里去。在咖啡馆在公车上,对琐碎小事小市民细细的观察,加上敏感的内心想像风景,对爱情、欲望、社会等的许多单纯想法就这样隐约或明显地透露出来,感情真挚勇敢,宛如初生之犊才有的袒露的勇敢。但她留下的提问和悬念,会让你也轻轻的,轻轻敲动自己的内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发现柯裕棻常用“黑洞”意象,这是向内探索探求的想像。它到达的生命本质,容易让人悲伤,比如孤单,比如无常。这让我读着读着,就开始眼神空晃,有什么被牵动而流窜全身似的。当然,也有像春日午后甜腻蛋糕入口,轻轻一笑,便云淡风轻的景色。轻重的拿捏,在她的文章里安排得很妥当。或许她没有特意安排,是自然的流曳。若是,便让我更加喜欢。

为何要虚掷时光?

不过,这本书有几篇特别谈到了她为什么书写与阅读。作者身在以社会科学为主流的传播学术圈,需要花大量时间教学及写论文。但为什么仍旧写作,不好好写研究报告,尽做些让人觉得虚掷时光的创作?

ADVERTISEMENT

“我非常明白一个研究生在大量读书思索的状况之下会产生写作的欲望,这是一个人在面对内在的激荡和革变的时候需要处理的能量,是自我转变的时候产生的对话与诉说。这种思索的能量未必能成功转化为论文,但是写作可以让这种对话的渴求得到释放和整理……”

“在一个写作者的眼里,这些挤压拉扯碰撞着的力量,直接或间接地形成文化的夹层,夹处其间,一个人明确感觉自己成为异类,成为他人眼中不可解之人。这种无处安歇的他方使人必须保持警醒,看清周遭环境,时时感知格格不入的差异,这样的人无法只是听话,听话意指沉默屈从,写作者使更多对话的能量和欲望从这种边缘状态中产生。”

不知道从这两段中,你有没有看见阅读与写作的关系,游离在人事中的必须?这几篇写得很理智,却让我哭得蹲在浴室不想起来。仿佛击中要害,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能为大家介绍一本好书,是开心的。如眼前灿亮的晨光,浑厚有力的鸟啼。都充满力量。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散文
无常
曾真
黑洞
柯裕棻
浮生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