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百格大家讲
12:09pm 14/06/2022
百格大家讲.若无执行力 GST再好也没用
郑锦隆(百格主播)

2021/2022国家经济报告书中提到2022年至2024年如何制造更多收入部分,有考虑到增值税(VAT),而增值税就是原本GST本来的名字。但换了个名堂的GST,人民又是否能接受?

《百格大家讲》每周三晚上10时于百格平台播出,6月8日晚主持人锦隆(左上)与嘉宾黄汉伟(右上)、江华强(左下) 及蔡兆源(右下)探讨了政府有意重启消费税之课题。

政府有意重启消费税(GST)勾起许多民众不美好的回忆,毕竟当初在退税上可是捅出了很大的篓子,引起怨声载道。这一次首相释放有关讯息时,虽然给出增加国家收入的理由,但在百物价上涨之际要让全民接受,挑战之大可想而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GST一直被许多专家认为是比较全面的税制,但当初希盟上台之后就废除的GST,如今再次落实,人民到底该如何自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一期《百格大家讲》节目中,做客嘉宾包括了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黄汉伟、国家复苏理事会成员江华强以及《亚企理财中心》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蔡兆源。来自不同领域的三位嘉宾都不赞成在这个时机点实行GST取代销售和服务税(SST),理由不外乎就是老百姓、商家正面对沉重经济压力。

GST不是灵丹妙药,虽说能让国家多收税、填补财政缺口,但也要有一方要多付。消费税顾名思义到最后还是要由消费者承担。套一句黄汉伟所说的,政府税收官员会因为GST到来而非常高兴,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充实国库的税收则来自广大民众、消费者和企业。

对于大马未来通膨情形,江华强并不乐观,觉得通膨已无法控制。他认为,在这个时候重启GST会拖慢国家经济复苏的步伐,“冠病造成两年来封锁,大家都面临财务上困难,根本不可能再重新采纳新的税制,所消耗的财力、人力、物力将会非常庞大。”

ADVERTISEMENT

蔡兆源也点出,目前要推行GST没有天时地利人和,这是因为国家经济正处于复苏状态,若现在要推GST势必影响企业与经济,一定要待通膨正常化(1到2%)后才能推行新税制。

虽说推行时机点不对,但这项在多国实施的税制也有可取之处,综合嘉宾论述能了解GST机制完善、可以增加国家收入,也能解决SST的缺陷。SST由于只收一层次税务,很多商家便可趁机逃税,另外SST也造成出口产品缺乏竞争力。

至于GST常被诟病的退税延误问题,嘉宾则指向了行政上疏漏,该拿来退税的款项没有用在对的地方。根据黄汉伟的说法,过去纳吉政府处理GST收入时,并没有根据国会通过的法令来进行退税,所以引起商家面对资金周转问题。“程序是有、法律是很清楚,但是违背了法律、违反了程序。”

江华强也不讳言,种种的作业程序没有按照法案来执行,当它没有退税,政府没有做到应做的同时却又向商家开刀,所以让人民、商家感觉实行GST是错误的。

显然GST能否成为利国利民政策,关键在执行方法和时机。在蔡兆源看来,无论多好的政府的政策,最后的关键还是在于执行力,而大马也不乏很多计划,包括有5年大马计划等,不过在执行各政策时就需认真执行。

无论如何,一个重大的税务改革法案要在国会闯关并非易事,这一次首相释出消息,或许我们可以将之视为在测水温。黄汉伟从去年开始便在国会听到不少巫统议员投石问路,而他并不认为有关法案可以在国会闯关,至少不会在这届国会闯关成功。

ADVERTISEMENT

曾在2018年废除的GST是否会重启还是未知数,但值得注意的是,GST可能“借尸还魂”。蔡兆源透露,2021/2022国家经济报告书中提到2022年至2024年如何制造更多收入部分,有考虑到增值税(VAT),而增值税就是原本GST本来的名字。但换了个名堂的GST,人民又是否能接受?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百格大家讲
郑锦隆(百格主播)
消費稅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1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