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大新闻笔
12:00am 15/06/2022
刘黄来|家人羁绊

昨天收到打枪埔组屋有跳楼案消息,虽然本报近年鲜少处理自杀案新闻,但因近期槟城大桥跳海自杀案颇受关注,心想:还是去看看吧。

到了现场,先是听说死者是安装寰宇(Astro)天线盘时失足坠死,后来上楼查看,又听说死者站上椅子跨过栏杆跳楼而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综合两者之说,第二个说法比较可靠。直到下楼后,案情也逐渐明朗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来也听说死者是外地人,不是当地居民,但下楼后听到哭声,接着听到断断续续的对话内容,我和同行就确定死者是当地居民,也是跳楼自杀。

因死者脸部朝下落地,当下也不便移动遗体,本来家属也不大确定死者就是自己的家人,但警方从死者裤袋取出的钥匙,让家属确认了死者身份。

在场的是死者姑姑、姑丈、表姐等,他们跟39岁的死者,还有死者的父母住在一起,从他们的悲伤神情来看,可见他们和死者感情很深厚。

ADVERTISEMENT

姑姑还说,因死者刚出院不久回家,她准备烧符水给他喝,但转头又不见他,不久就听说他跳楼了。

死者的父亲是德士司机,母亲在旅行社工作,两人收到噩耗齐赶回家。

我和同行本来打算离开,但刚好遇到死者父母回家,天空也下起毛毛雨。

父亲开着德士停车在组屋路旁,母亲一下车,死者表姐走向她,一句“他跳楼了”,让死者母亲撑不住了。

仿佛世界已没有了希望一样,死者母亲哭得死去活来,短暂晕眩又醒来,像个小孩般不愿接受事实,只要儿子归来。

死者表姐也同样哭成泪人,没有多余力气去照顾死者母亲,我上前帮忙,把死者母亲搀扶到组屋楼下的咖啡店,旁人拿椅子让她坐下。

ADVERTISEMENT

局外人永远不懂想自杀的人所面对的处境,因每个人面对难题时的应对能力各不同,但家人永远都是彼此的靠山,谁也不想看到谁无法面对问题而先离开彼此去寻死。

朋友可以拒交,情侣可以断绝,但家人的羁绊是永远都不能被割舍的。

就算你觉得自己的痛苦不应让家人来承受,但你那一跳,已在家人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

你觉得世界已没有了希望,但你的离去,你的家人又何尝不是也没有了希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大新闻笔
刘黄来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3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