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观点
6:43pm 15/06/2022
陈驹腾 | 医生不仁、义山不义,情何以堪?

吾友郭钟桂在“花城”写了一篇好文章,让我读后感到真有意思,他写两兄弟先后患上腹痛,到某间挂着私人专科医院求医,经大夫诊断是急性盲肠炎,必须马上动手术割除。

在专科医院,有一“卡”(医药保险卡)在手,啥事都好办,他花了不少钱,不要紧,有“卡”支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病人返家后,腹痛仍在,他到另一家药房求诊,医生告诉他与盲肠炎无关,配了药给他,果然药到病除,看来他那一刀是白挨了,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久,病人的一名兄弟也患上相同病症腹痛,家人又将他送到同一私人专科医院,接受同一名专科医生诊治,结果又是盲肠炎,必须赶快开刀割除。

这一回,家人学乖了,将手术推迟,然后将他送到另一间药房重诊,医生说病人是“食物中毒”,服了药,果然药到病除,逃过开刀一劫!

郭钟桂在文中说,这是真人真事,我深信,因为我听过不少类似的故事,仅在最近,与一名相识70余年的老同学相聚,我们非常珍惜这段老来重逢的日子,不时相约重温陈年旧事。

ADVERTISEMENT

这一次,他以悲痛的语气,告诉我家里发生一件举家陷入极伤痛的事,就是其侄儿(兄长之子)晚年患上癌症,前后仅月余便离世了。

他说,病人生前,家人安排他进入某私人专科医院接受专科医院治疗,病人没有“卡”,一切费用,皆由家人筹办,短短一个月,便需给该医院与医生奉上高达30万令吉的医疗费。

老同学的家庭并非富裕,为了支付这笔巨款,家中被掏空了,还得向亲友东挪西借才能还清那笔医疗费,最终还是“财去人死”!

私人医院与专科医生收费之高昂,向来为了所诟病,但举世医院与医生皆如此,我们也不能单独挑我国的私人设备为例。

总之,“医院八字开,没钱没卡莫进来”,中国有句话说:“医者需有仁人之心”,这是医者的最高风范,但在金钱挂帅的今日谈何容易也!

难怪甫离世的香港老牌明星曾江,生前曾说,他不怕死,唯一怕者是病身,但是,他只想到久病瘫痪在床,吃拉无法自理,需家人长期护理照顾,让家人饱受精神折磨,以及负担数目庞大的医疗费,最终仍然逃不过双脚一伸,万事解脱。

ADVERTISEMENT

可是,家人又将负担另外一笔数目庞大的费用,那就是死者的殡葬费。

最近有名至亲因病离世,我陪同其家人到负责管理坟地的一个所谓“义山管委会”去安排死者安葬地点问题。

墓地选定时,由其家族择定,但对方是在事后才通知我,我曾为此向义山管委会联系,希望能打个折,但是,管委会一名姓李委员一口拒绝,说是公会决定的,任何人皆不得享有折扣。

待丧事完成后,当我听到死者家人说,墓地里所谓风水和其他事项,丧家需另付2万余令吉时,我内心甚感纳闷,仍约死者的一名亲人亲自上管委会办事处,一探究竟。

办事处的一名职员向我展示义山坟地蓝图,原来每个墓地皆已规划完妥,并标有价目,他指着蓝图说,我的至亲家人所购的墓地位置,是居高,风水绝佳之地,所以,每方尺140余令吉,不算贵。

我指着蓝图问对方:“这片土地是政府拨给的,还是由义山出资买来的私人土地?”,他的答复,令我大吃一惊,那是州政府在60年代拨为华裔葬地的政府地,没想到直到今天尚有余地,地未葬满,尚保留一些“待价而沽”。

ADVERTISEMENT

呜呼,我先辈在19世纪所营造,旨在为我先民有“永眠之地”的“义山”名称,如今竟落得如一些无良庸医般,“医者不仁”、“义山不义”,令我天下草民,情何以堪?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医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