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路见不平
7:10am 15/06/2022
郭健平.广征民意探讨废除强制死刑
郭健平

我反对死刑,但是不认为支持维持死刑者思想有问题。这是一个必须谨慎处理的议题。由于此事将在10月提呈国会,目前还有4个月的时间讨论。政府应该进行更多的调查及广征民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希盟2018年刚上台不久,就着手于废除死刑,最后因为舆论的强烈反弹而搁置,但也积累成了希盟后来倒台的其中一根稻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2018年因为政府要废除死刑开始,因为一直没有定案,至今有1342名死囚因为死刑暂缓,而暂时保住一命。当政府最后定案后,无论成功废除强制死刑与否,他们的命运难免又会成为焦点。

许多人把废除强制死刑和废除死刑挂钩,让讨论焦点模糊,实则非常悲哀。

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旺朱乃迪抵住政治压力,勇敢承认自己在大学时代时已反对死刑,对政治人物而言是非常不易的。如果能废除强制死刑,把酌情权交给法官决定是否判死刑,而非如现有的法律框架,对于那些可判死刑的罪行,一旦被告被裁定有罪,就只有将之送上绞刑台,没有例外。

ADVERTISEMENT

我们的社会喜欢讲“法外情”,因为每个案件有不同的因素。但是法律绝对不能容许法外情,因为这样先例一开,必将重创司法公正的精神。而废除强制死刑,就让法官在某种程度上对量刑有了更灵活的处理。

废除死刑与否,永远没有对和错。然而民众喜欢以犹如看球赛的方式定调一件事情,让社会往往到了最后只能以黑白分化。譬如有人认为死刑应该保留,但只用在那些杀人必须偿命的案例,不应该用于只是替罪羔羊的运毒者身上。

以直接观来看,杀人必须偿命,但是运毒者就算本身不是幕后的大毒枭,但是否想过,自己卖毒品的钱除了不干净之外,也间接不用刀的方式杀死了吸毒者?问题是一个杀人于直接,一个是慢性杀人,最后为何只因为流血的杀人罪必须判死刑,而贩毒者被判死刑就很无辜。这值得我们更深入的讨论,而不是因为情绪问题,模糊焦点。

反对废除强制死刑或死刑者,认为废除强制死刑后,将会引发更多的谋杀案,或毒品泛滥等。但是如果死刑真的有效,为何仍有那么多的谋杀案和贩毒案持续发生?这些犯罪者,不是不知道死刑在等待他们,有者是犯案时上火,什么都不理了。有者是觉得自己会幸运逃过一劫。

我本身是反对死刑,但是2018年希盟主张废除死刑胎死腹中后,也让我对这课题更深入的研究。

有些死囚,是带着深深的忏悔上刑场的。当然有些在行刑之前,仍毫无悔意的表示,自己有杀人但是没有错。看到这些人得瑟的样子,反死刑的我也认为这些人应该挨千刀。

ADVERTISEMENT

那到底反死刑的人士错了吗?许多反对死刑者,最担心的是冤假错案,一旦执行死刑后就算获得平反,也只是纸上的正义,一切都来不及了。

死刑到底能不能带来阻吓效果,永远是一个无解之题。新加坡于2012年让符合条件的运毒跑腿和轻微谋杀意图犯不再面对强制死刑,最终让大马籍的杨伟光改判终身监禁和15下鞭刑。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社论指出,新国内政部为了了解本区域民众对新加坡死刑的看法(主要指在新加坡被捕毒贩来源地的民众),有82%和83%受访者相信,死刑能制止人们在狮城犯罪,和大量的运毒到新加坡。但这些年来,胆敢运毒到新加坡者还是为之不少,而且很多还是大马籍人士。今年4月,大马籍的纳加德兰才被行刑。如果新加坡废除了死刑,运毒到新加坡的案例会减少吗?这纯碎是假设性问题,很难回答。

在对死刑去留问题彻底难解之下,废除强制死刑,是对我国目前最好的缓冲带。毕竟一步到位的废除死刑,只会加剧社会的分化。我反对死刑,但是不认为支持维持死刑者思想有问题。这是一个必须谨慎处理的议题。由于此事将在10月提呈国会,目前还有4个月的时间讨论。政府应该进行更多的调查及广征民意。

强制死刑是否获得废除,除了民意和国会议员的政治意愿之外,能不能成事,是否要看国会会否在10月前解散。如果提早解散,这个课题可能又会如当年希盟将之束之高阁后,又拖个几年。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郭健平
废除死刑
路見不平
废除强制死刑
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旺朱乃迪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