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今日焦点大柔佛焦点
5:25pm 16/06/2022
儿欠债失踪 父母与儿脱离关系 希望阿窿勿再骚扰
**已签发**柔:儿欠债失踪,父母与儿脱离关系,希望阿隆勿再骚扰
蔡高沈(右)及安娜出示早前在报章刊登一则脱离父子关系的启事,希望大耳窿停止骚扰。(张文慧摄)

(新山16日讯)“作为父亲的我已经还了不少钱,现在没本事还了,他(次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希望阿窿不要再上门骚扰我们!”

新山一名23岁青年蔡明诚欠多组债务,父母前后东凑西借替他还了约20万令吉,如今再次面临大耳窿的骚扰,50岁父亲蔡高沈强调已和儿子脱离关系,请求大耳窿高抬贵手,不再骚扰家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位伤心的父亲蔡高沈,今日与妻子安娜(50岁)在马华柔州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委员陈贤绮及柔佛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陈珊珊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希望大耳窿人清追债对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已签发**柔:儿欠债失踪,父母与儿脱离关系,希望阿隆勿再骚扰

据了解,去年12月首次遭大耳窿追债时,次子蔡明诚指是身份证遭朋友盗用才会欠下债务,后来陆陆续续还有其他组的大耳窿追债,蔡明诚也不向父母坦言借贷数额及原因。

ADVERTISEMENT

他说:”第一组阿窿分期付款已还清,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又来另一组,连车子都拿来抵押还债;这半年多来,没有一天有好日子过。“

“替他还了过后他说没有再欠了,可是6月10日大耳窿又传简讯索取3万9000令吉。”

蔡高沈于本月10日接到大耳窿的威胁简讯,他收到简讯后并没有还钱,之后大耳窿于11日到他们位于百万镇的住家泼漆,并留下大字报。蔡高沈在接到威胁电话后已报警,住家遭泼红漆后,再次到警局报案。

**已签发**柔:儿欠债失踪,父母与儿脱离关系,希望阿隆勿再骚扰
蔡高沈及安娜位于百万镇的住家门口遭泼红漆。(张文慧摄)

据了解,蔡明诚除了在马来西亚借大耳窿以外,也在新加坡借高利贷。

蔡高沈对儿子冥顽不灵,又欠下高利贷的行为感失望,坦言已无力再帮忙还清债务,本月11日即在报章刊登一则脱离父子关系的启事,希望大耳窿停止骚扰。

他说:”他一直骗我说还清了,可是又有,再给他弄下去,自己连命都没有了。“

ADVERTISEMENT

”之前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协助儿子还钱了,还要向银行贷款,和兄弟姐妹借的慢一点还无所谓,向银行借的一定要还的。“

他指出,儿子自8号已离家,如今不知道儿子在哪里。

陈贤绮指出,希望大耳窿认清追债对象,停止骚扰无辜的家庭成员。

”我们已经和警方联系,若再采取暴力的行为,警方将采取进一步行动,我们也会跟进案件。“

她呼吁人们借贷前先想一想家人,也劝请公众不要向大耳窿借贷,以免惹祸上身。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阿窿
泼漆
脱离父子关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