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4:19pm 17/06/2022
内长:免个资外泄重演 限制机构共享登记局数据
专访:李菁云、张翠萍
4pm之后才能发布//专访内政部长:资料外泄
韩沙再努丁(左)接受星洲日报记者张翠萍(中)及首席记者李菁云(右)的独家专访。(蔡伟传摄)

(布城17日讯)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指出,目前有多达44个机构可以直接从国民登记局(JPN)的资料库取得资料,无论如何,当局正研究进一步缩小可直接取得资料的机构数量,以避免大马公民个人资料外泄事件重演。

指个资外泄 非全来自登记局

他在部门办公室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每当提及资料外泄课题时,矛头都会指向JPN,但实际上那些资料都不是来自JPN。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每当提及资料外泄的课题时,很多人的看法是资料从国民登记局那边外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那些资料不是来自国民登记局,我们的问题是,有很多机构可以透过线上方式,直接从JPN那边取得相关资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多达44机构可取登记局资料

他解释,有多达44个机构可以直接从JPN的资料库取得资料,包括陆路交通局(JPJ)、大马公司委员会(SSM)及内陆税收局等。

“以前有更多机构享有直接从JPN资料库取得资料的便利,发生资料外泄事件后,我们知道从哪一个机构泄漏,我们就缩小,之后再发生资料外泄时间,上个星期三的会议中我提到有很多机构可以直接从JPJ取得资料,由于太多,所以我们可能会撤回一些机构的权限。

“我们看那些水印,就能知道是从哪一个机构泄漏,实际上很多资料是从小机构那边外泄。”

ADVERTISEMENT

提及会限制让多少个机构享有相关权限时,他说,当局将对此展开研究,只会给予少数机构优先权。

指网络时代 要取个资不难

另一方面,韩沙提到,在互联网的时代,要取得个人资料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他举例,单是向通讯公司的注册已超过1000万,其它管道也包括土地注册等,这些属较容易取得的资料。

“但是不用担心,因为只是最表面的资料(first level),可是当我这样说时,他们就公布我的资料,可是像我这样的一个人,人家懂是谁,可以从脸书等不同的管道取得相关资讯,所以实际上那些资料是从不同的地方采集,再结合。”

5月18日,国民登记局及选举委员会掌握的大马公民个人资料惊传外泄,一名数据库卖家声称他拥有国民登记局的资料库,当中包括1940年至2004年出生,高达2250万名大马人的身分证资料。

这名卖家甚至将大马人个人资料的身分证照片放上网出售,卖价是1万美元(约4万3885令吉)起跳。

针对此事,韩沙透露,在这课题爆发后,国民登记局就展开调查,并发现相关卖家的多数资料从其他管道取得,那些外泄的资料并不是直接从国民登记局的资料库取得。

ADVERTISEMENT

他说,卖家可以声称他们从国民登记局的资料库取得资料,但实际上该局有机制可以证明相关资料不是来自它。

挺巫统首相免国家混乱
土团为人民牺牲多

身为土团党总秘书的韩沙再努丁表示,土团党为人民牺牲良多,是一个以国家及人民为优先的政党,因此在来自土团党的首相下台后,该党继续给予来自巫统的首相支持,避免国家出现混乱的情况。

他接受媒体访问时,受询及如果刚退出土团党并加入全民党,成为全民党准主席的原产业部长祖莱达继续留任内阁成员,土团会否撤回对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的支持时,如此回应。

“之前来自土团党的第一任首相是敦马哈迪,在他辞职后丹斯里慕尤丁任相,是谁导致慕尤丁被迫辞职下台?是巫统,当时如果我们要搞破坏,我们会做的是采取破坏的行动,但我们以国家及人民为优先,所以我们给予依斯迈沙比利支持。”

他说,当初土团决定支持首相,所以现在不会想有关分裂的问题。

指不能将政变怪罪土团

“土团党其实是一个为人民做出很多牺牲的政党,但有些时候大家不明白,只会挑错处。”

ADVERTISEMENT

他补充,人民不能将政变一事怪罪于土团党,在马哈迪提出辞职,国家元首召见国会议员了解他们对首相的人选,慕尤丁获得多数支持任相。

“之后慕尤丁被迫辞职,是谁的错?这才是问题。谁撤回支持?是15名来自巫统的国会议员,当时慕尤丁可以说不要支持任何一方,但我们没有这样做,因为土团党一直以来,以国家、人民的稳定为优先事项。”

祖莱达“支持者”不曾入土团

另一方面,提及土团党的党员人数会否受到祖莱达退出土团党一事影响时,韩沙提到,没有所谓的祖莱达支持者加入土团党,因此也没退党之说。

“之前祖莱达声称很多她的支持者加入土团党,她只是利用这些数字说有数万名支持者加入当作噱头,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人登记加入土团党,只有几位领袖加入是真的。”

他说,他会在即临的代表大会上公布土团党的党员人数。

提及为何土团党纪律委员会较迟对祖莱达发出要求解释信一事,他解释并没有迟,因为土团党召开最高理事会议后,在一个星期内就对祖莱达发出要求解释信,她在两个星期后回复相关信函,并在三天后宣布加入马来西亚全民党(PBM)。

ADVERTISEMENT

针对巫统欢迎前党员返回巫统的怀抱,他本身是否会考虑回到巫统一事时,韩沙则反问,“为什么?”

记者解释,巫统在之前的州选及补选的成绩亮眼,支持者有回流的迹象;韩沙则说,“砂拉越是巫统的州吗?不是,沙巴、吉兰丹、登嘉楼、吉打、槟城、森美兰及联邦直辖区都不是属于巫统,所以不要说哪一个政党变得更强大,因为人民更为重要。”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外泄
个资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