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17/06/2022
梁海彬/面具
作者:梁海彬
图:Katyau

大年初一,魏明忠带着刘倩茹来到了家门口。刘倩茹拿出小镜子,整理了头发,再把小镜子放进手提袋。魏明忠看着大门,吸了一口气,拿出钥匙准备开门,门却“呀”地一声开了。是魏明忠的母亲,满面笑容,打开了门。

刘倩茹很知礼地打招呼,魏明忠的母亲乐了,邀请他们进来。魏明忠的父亲站在餐桌前,也是满脸笑容。魏明忠见父母亲穿得隆重,印象中两老只有出席宴会才会这么盛装打扮。魏明忠关上了门,让刘倩茹坐了下来,把两人的行李箱带进房间,然后出来陪刘倩茹坐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母亲依然笑容满面,父亲则是一副尴尬模样。魏明忠拉着刘倩茹的手,感觉她手掌冰冷。两老问了他们问题,不外乎有没有吃饱,一路上会不会舟车劳累……他们轮流说,两人这次从城Y过来本城,但因为两人公务繁重,所以两天后就要回城Y去了,没办法在本城久留,是啊,是很想待久一些的,可能下次吧,下次一定可以在家待久一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母亲笑得双眼眯成一线,连连发问。父亲在听着,点点头,有时候发表意见,大家就会一起笑。魏明忠本来也在听着,后来什么也听不到了,只看着刘倩茹开合的嘴唇,以及她微笑时那隐约的酒窝。他皱着眉,不再说话了。

然后就是大家一起吃晚餐,吃了晚饭刘倩茹帮忙洗碗筷,母亲本来很不愿意,不想麻烦客人,可最后还是笑眯眯地看着刘倩茹洗碗。之后大家吃着甜点,继续聊着,直到10点左右,才各自回房休息。魏明忠带刘倩茹到客房,让她安顿好。他回自己房间时,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睡房,竟然不知所措,整夜辗转难眠。

第二天一早,大家骤然获知这座城市已经被封锁。

新闻说,本城出了状况,需要以查明情况。于是一切交通不再运作,飞机、火车、船只都不会进出此城。市政府呼吁本城人民别出门。魏明忠和家人吃饭时,话题都围绕着的消息。刘倩茹的话很少,有时对着杯子出神,有时对魏明忠母亲的问题答非所问,这时魏明忠就会帮刘倩茹接话。魏明忠的父亲安慰着两个年轻人,他不觉得是坏事,尽管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大家不便。

那一天下起了雨,母亲开始对着家里仅剩不多的干粮发愁。刘倩茹一整天都在发呆,魏明忠则开着电视机。电视新闻不断重复着的消息,除此之外也没什么新的消息了。魏明忠望出窗外。向来繁忙的马路如今一辆车也没有,街上也没有人。魏明忠觉得很奇怪,但是直到晚上他才明白自己那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他一只鸟儿也没见到,一声鸟啼也没听见。之后,鸟儿竟然都消失了。

魏明忠在客房里和刘倩茹相对而坐,却无话可说。也不知过了多久,刘倩茹才开口问,这次究竟会封多久。魏明忠当然不知道,只好不说话。刘倩茹又问魏明忠有什么打算。魏明忠更是不知所谓,只好低头。刘倩茹说自己很累,魏明忠就回房去,不知所措,整夜辗转难眠。

如此整整两个月,魏明忠和刘倩茹都被困在家里,和两老相处。刘倩茹帮忙煮饭,魏明忠通过互联网工作,除此之外无所事事。电视上每天的新闻千遍一律,大家都能倒背如流:本城出现了某种情况,所以需要,以查明情况。

每天早上吃饭时,母亲都会述说各种各样从各方各界听来的新闻,有的荒诞不经,有的头头是道,很多都自相矛盾。大家讨论得很激烈,没有人在乎合理的答案和见解,大家只想在不停的说话中度过一天,于是家里的气氛显得热闹无比。整座城市人心惶惶,没有人能出门,魏明忠通过互联网和城里的人们沟通,希望了解情况,但没人知道发生什么事,分享的新闻和消息也都大同小异,于是大家在虚拟的网络上也都聊得很热闹。刘倩茹会帮母亲做饭,但是母亲坚持不让刘倩茹做家务。母亲笑着说,毕竟是客人,以后再说吧。

那天晚餐过后,刘倩茹在客房和魏明忠相对而坐,她问他几时要向两老说明真相。魏明忠扭扭捏捏不说话。刘倩茹很不高兴,她不觉得应该再隐瞒下去,谁也不知道这次还会封多久。魏明忠建议,能够隐瞒多久就多久,说不定明天情况好转,他们就可以离开了。刘倩茹对魏明忠的天真感到不可思议,魏明忠解释说不希望父母不高兴,更不希望父母知道自己骗他们。父母盼他有女朋友,盼得很久了,他也是逼急了才会学人家花钱请一个御用女朋友的。他恳求刘倩茹多坚持,反正他会多付她钱,刘倩茹不应该如此执着。

他们本来很小声地说话,刘倩茹却忍不住提高声量,她觉得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有钱也没用,魏明忠就算给她再多的钱让她装成他的女朋友也没有意义,她不想每天装作小媳妇的样子帮魏明忠的母亲做饭,当初说好只是两天的。如今整座城市封锁,贸易停顿,消费缓了下来,商店里的干粮和日用品被城里人买光了,现在有钱也根本没用了。魏明忠很苦恼,他确实有很多钱,但现在有再多的钱也没办法说服刘倩茹替他继续隐瞒。

他们忽然听见窗外传来歌唱声。两人到窗前一望,对面几座大厦的住户打开了窗户,上半身伸出窗口在大声唱歌。刘倩茹也把头伸出窗口跟着唱起歌来,唱得歇斯底里地,脖子和太阳穴的青筋都浮出来了。魏明忠忽然很想念刘倩茹微笑时那隐隐约约的酒窝。歌声在城市的上空飘荡,越来越多人参与其中,大声唱着歌,更有人拿着手电筒摇摆,仿佛演唱会。

魏明忠走出客房,看见父母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魏明忠坐在父与母亲之间,对着电视发呆。母亲握着魏明忠的手,父亲拍拍他的肩膀,叫他不要担心,说不定明天情况就会好转。魏明忠对父亲的天真感到不可思议。电视上的新闻还在重复同样的讯息,魏明忠忽然说自己好痛苦—— 这无法解释的一切,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地被关在屋子里,莫名其妙地在屋内和对面大厦的几个人一起唱歌,整座城市的鸟儿莫名其妙地消失……他甚至对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莫名其妙而觉得莫名其妙。母亲丝毫不以为意,她说孩子,你必须习惯这世界,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是好的,知道了反而不好。

父亲不说话,只是点点头,又摇摇头,再点点头。然后他到厨房去,拿了一瓶威士忌,只说还好还有酒,就给魏明忠倒了一杯,自己也喝了一杯。烈酒穿过肠胃,让整个人身体暖和起来,也似乎让意识清醒了。魏明忠给自己再倒了一杯,喝干了一杯,又倒了一杯,抱着头说再这么坚持下去,他的公司很可能就会倒闭了。

母亲忽然问魏明忠多年前的一件事,那时候魏明忠念小学,在成绩单上擅改自己的成绩,把38分改成88分,然后让父母签名。魏明忠很惊讶,他说爸爸当年什么都没说,他还以为这件事瞒过了父母亲呢。他承认自己确实做过那样的事,让父亲签名后,就把成绩改回去,交还给老师。父亲望着魏明忠,喝干了威士忌,又倒了一杯,忽然感慨说这不算什么,当年他失业后有3个月没工作,还是日日早出晚归,家里人都给蒙在鼓里。母亲大声说道,当年你没有薪水,家里的费用都是我去给人打工赚回来的。父亲很惊讶,他说你可没告诉过我,我从不知道原来你知道我失业。魏明忠举手说,妈妈当年叫我不要告诉你,妈妈,你怎么现在都说出来了,好啊,我们现在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吗,我也有真心话想说。

母亲静了下来,父亲喝干了威士忌,又倒了一杯,他说真心话大冒险不好玩的,有时候戴上不一定是为了守护尊严,更是为了保护其他人。父亲指了指播着新闻的电视说,那那,有时候新闻也不能说太多,否则人心惶惶。魏明忠喝干了威士忌,又倒了一杯,站了起来,他说他不同意,他反而要对父母说出真话,因为戴上会呼吸困难、呼吸急促、情绪紧绷、消化不良。母亲说,心静自然凉,这她早已学会了,但是如果我们的儿子想说真话,那么我们也应该尽量配合,对他说真话,我和你爸爸其实早已离婚,只是听说你要带女朋友回来,才决定不告诉你的,怕你在女朋友面前丢脸。

魏明忠看着母亲木然的脸,又看着喝酒的父亲,觉得自己是世界第一大傻瓜。他说你们怎么不说真话,为什么不信任我,我才不会丢脸,你们完全想错了。父亲两颊被酒熏得红扑扑的,乐呵呵地点头说,你会的,我们知道你会崩溃的,我们了解你,所以为了你好,我们才决定不告诉你,看,你现在不是崩溃了吗。

魏明忠跳了起来,大喊大叫,他说爸爸妈妈你们都想错了,大家都想错了,完全不是那回事,为什么总是要以“为我好”的理由,把你们的想法加筑在我身上呢?那是不公平的,归根究底,就是不信任我。

母亲笑了,父亲也笑了,他起身走到一面墙上,把挂在墙上的一个取了下来,戴在脸上,顿时化身成一个古代的武士。父亲尖着喉咙,唱着歌,踏着舞步,转头摆手,把母子俩逗笑了。父亲跳得剧烈,大力喘气,母亲却大力拍着茶几,高唱着不知名的曲调,父亲只好继续配合跳舞。魏明忠也起身想跳舞,结果站不稳,撞倒了台灯,让台灯碎了一地。大家笑了出来。

刘倩茹冲出房间,她说她一定要马上离开,她把行李箱拖了出来,走到大门。魏明忠大笑,他说现在已经是半夜三更,而且谁也不知道走在大街上会有什么风险。刘倩茹却不理这些,她将一个人独自在无人的大街上走着,在街灯的照耀下大踏步走着。她要在整座城市的歌唱声中走出这座城市,那些人的歌声将给她力量。

母亲说,走吧!走吧!反正你也不是他的女友!然后和父亲一起跳起了恰恰。父亲跳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母亲轻盈地跳着,嘴里哼着小曲。魏明忠帮刘倩茹打开了大门,刘倩茹说,谢谢你告诉他们真相。魏明忠不记得自己有和父母说出他们之间的事,只好对刘倩茹说,原来我的父母早已离婚了。刘倩茹带着同情的眼神,望着魏明忠,说他真是傻,她第一天就知道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只有你连都不懂得怎么戴。说罢,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魏明忠锁上了大门。他转头看见父亲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戴上那样的,父亲真像是威武无比的武士啊。魏明忠听见母亲在厕所里呕吐,他走过去帮父亲把摘下,只见父亲的脸色发紫,双眼紧闭。魏明忠忽然有不祥的预感,把颤抖的手指放在父亲的鼻下,良久,感觉不到一点气息。父亲死了。

他径自回到黑暗的房里,望出窗外。街道上都是满满的人群,几百个,几千个,以无比庄严的步伐,无声地走在街上。远处沙尘扬起,他隐约看见好多的坦克车正向人群驶过来。四周几座大厦的窗户都大开,窗内也有人像他这样,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霎时间整座城市的灯光骤然熄灭—— 所有的大厦都变成了影子,街灯也都熄灭了。魏明忠客厅的电视忽然静了下来,他听见母亲怪叫一声,然后四周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魏明忠忽然发现夜空中出现漫天星光。街道上的人群都停了下来,他们齐齐抬头,望着满天的银星,还有那一条纯白耀眼的银河。

巨大而美丽的银河,像是被白雪覆盖的一道桥,划过整片宇宙,无边无际,仿佛一踏上去就可以通往真理……

坦克车的车声远远传来。客厅里,母亲又轻轻哼起了舞曲。

小说
封城
面具
梁海彬
谎言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