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10:00pm 18/06/2022
李佩娴·心意

19/6 城人小说——心意/李佩娴

“就是这里了。”不知谁推开门率先走进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拿出手机,打开mysejahtera应用程式,扫描贴在店外玻璃门上的黑白二维码后才走进店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们要喝什么吗?”永和一边问,一边到柜台去看菜单。

“不了,我应该等下才点。”芷蔚说着,就去找位子坐下了。

也对,我们4人才刚在上一摊吃了面,照理来说也没那么快饿。当然,这家店也不算是餐厅,只是家奶茶店,而我们也只是到这里放松,而不是用餐。

ADVERTISEMENT

亲身体会才晓得,能够不卖正餐,在奶茶店如雨后竹笋出现的世界,这家店如此受欢迎,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给我一杯……”永和看了看菜单,并点了一杯奶茶。

呃,要点什么好呢?

我接过双页菜单,翻来翻去,也没看见我想喝的饮料。是因为巧克力派不占多数,所以不卖吗?我只得向店员摆摆手表示不了。

不喜欢奶的咏恩也没点饮料,径自坐在店门旁的木椅秋千上,按捏大熊布偶。我伸出食指,轻轻地抚摸大熊布偶的耳朵,啊啊啊,好可爱,但不喜欢毛茸茸的感觉。

这家奶茶店有非常多的桌游,亿万富翁、中国象棋、西洋棋、数独等等。

ADVERTISEMENT

“我们来玩些什么好呢?”

“好啊!玩什么?”我兴致勃勃地说。

不知是谁提议要玩三乘三往上叠积木塔,然后抽取积木,积木塔没跌就可以随机问一个人问题,积木塔跌了就要被随机一个人问问题。大概就是一个抽取积木和真心话的综合游戏吧?

在游戏一开始,大家的问题都很简单,例如初恋,例如朋友排行。

“佩娴,我要问你,你有对哪个男生有好感吗?”咏恩问。

“蛤?”我的内心早已慌得一批。

ADVERTISEMENT

那时候,我脑海第一个出现的是皓,但我的回答,竟然不是皓。说真的,我是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所以我也不能够确定那是否就是我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真正的心意。

“有啊。”

永和、咏恩和芷蔚都向我看来。我有些闪烁的眼神躲避着灼热的目光。

“当然有啊,就是你们啦。”

“吼,不是这个啦!”永和开始着急。

“要带有爱意的。”

ADVERTISEMENT

“男的女的都可以。”咏恩补充了一句,我差点笑翻。

“唔……”

其实,似乎,好像,也许,真的有,吗?

“那个他……”

“啊,哪个他?”

“就,他,风趣幽默,多才多艺。除了写作,还会摄影、编辑……”我一口气说了不少他的优点。

ADVERTISEMENT

X X X X X X X

其实,让我比较欣赏他的是有关写作这块吧。虽然他都看翻译文学,我比较常阅读本地文学。虽然他模仿鲁迅,我模仿冰心。在很多作品上意见不一样,但也偶尔可以畅谈文学,交换意见,甚至相互批改并讨论彼此作品。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他在高三写的那一篇《爱疯了》,用词严厉,情节离奇而简单。可以说是说教成分很重,宣泄部分更多。

“我觉得这篇,写得不怎么好。”我告诉油菜花和渼棋。“如果和初三那篇小说相比,是明显退步了。”

我很震惊,也很无奈。毕竟写作这回事本来就不一定会有前程,再加上高三这刚过SPM又要面临高中统考的阶段,将重心放在课业上也是无可厚非。

片刻,他走过来,要回那篇小说。

ADVERTISEMENT

“你觉得,这小说怎么样?”

“唔……很,不错啊。”我勉为其难地说。

“佩娴,如果你当他是朋友,就一定要老实说。”渼棋说。

“对啊,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油菜花接着说。

我纠结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表示真的说不出来。他一脸诧异与疑惑,也许猜到了什么却也什么都没说。

XXX

ADVERTISEMENT

“那他叫什么名字?”咏恩接着问。

“纪佳,谢纪佳。”

对啊,竟然是他。

“那他现在在哪里?”

这个,也许是马来西亚吧?还是日本?我也不太确定。

“台湾?”芷蔚猜测。

ADVERTISEMENT

“不是,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摇摇头,耸耸肩。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奶茶
心意
真心话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