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8/06/2022
泡咖啡乌/吕才易(古来)
作者:吕才易(古来)

我自小习惯喝乌。那时我们一家5口住在后一座小胶工宿舍,每天一早吃了饭,喝了乌,3兄妹便跟母亲步行一公里左右,到村外的橡胶园。父亲则踏脚车,载着将胶汁运回村中胶厂的四方形锌桶。

母亲通常会煮饭和粥让我们吃饱,同时泡些乌,午餐吃喝的也是它。那大半壶喝剩的乌,会被她放在灶旁用炽热的灰烬保温。那个年代,大家煮饭烧菜都用橡胶木。等到中午我们放工回来,乌还是暖暖的,很好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年纪稍长,到了十一二岁,我开始独自割一个“胶号”——约500棵橡胶树。村里许多孩童也一样,早上到橡胶园帮父母亲干活,下午才赶去学校上课。我学会了以脚车作为代步和运输工具,车后铁架上是一个装胶汁的锌桶,上面用橡皮带绑着一大瓶乌,解渴和填肚子全靠它。之后英殖民政府实施紧急法令以打击马共游击队,村民都被圈进里居住。若要到两重铁刺网团团围住的村子外工作,大家一律禁止携带食物,但乌等只供个人饮用的含糖饮料倒是允许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自二十五六岁离开橡胶园,转去建筑工地工作以后,乌始终伴随着我。建筑工地通常早上8点开工,10点休息15分钟,中午12点到1点是吃饭时间,下午3点则休息一会。这3个短暂的歇息时刻,我到工地食堂用餐时也总会叫一杯心爱的乌来喝。

后来我成了家,夫妇俩跑夜市兜售豆奶豆花十五六年后,也在郊区的养鱼场打工十多廿年。那里离市区稍远,我就每天自备包装饮料,带一壶热开水去冲泡。当然,乌仍是必备的东西。这期间,每逢周日载老伴上菜市买菜,我必定趁机走进店去喝一杯乌解馋。

如今我已告别了工地,加之2020年冠病疫情一波紧接一波地到来,餐饮店堂食皆受限制,我只能被迫待在家里,回味各地店家香喷喷的乌。日子久了,我便想,能不能自己冲泡出一般店里的乌呢?几经尝试,我总算摸索到一点窍门,冲泡出满足自己口味的乌。现在,我已转为喝少糖,甚至无糖的乌了。

新村
咖啡
咖啡店
割胶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3天前
4天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