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3/06/2022
末节车厢/黄宇辰(马六甲)
作者:黄宇辰(马六甲)

末节车厢的窗上,残存着雨天的印记。

紧贴脸颊的口罩,是呼吸了一整天的见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晚班的捷运,乘客数量很贴合回家的心情。我选了个末节车厢末尾靠窗的位置坐下,是确确实实的“吊车尾”,哈哈。以来不及赶回去为说辞,推掉了晚上的活动会议。可是,该说是这个位置的空调特别无情吗,身体一点儿放松的迹象也没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节车厢里除了我,还有带着一个小男孩的一对夫妻。记不清楚他们是哪一站开始上车的了,但小男孩给人感觉有些熟悉。这个时间段,车上很多空座,小男孩却上蹦下跳的,以一己之力抗衡着牛顿第一定律。像是要在这车厢上扎根似的,时而半蹲,时而扎马步。身体失去平衡时就握一握直立车厢中央的扶手。扶手冰冰凉凉的,他抬头望了一眼座位上方悬挂的把手,确定了那是伸手不可触及的高度后,又望了望前面车厢,瞧见一位正打算在下一站下车的中年男子,一手悬挂在高高在上的把手,以小男孩两倍的高度注视着前方。小男孩撅了撅嘴,哼了一声。我耸耸肩,把双手压在大腿之下,哪种把手都没有握。

我呀,总是很慢

地铁很快行驶到了下一站,小男孩发现了别的新奇事物,那便是车厢开门位置的规律。当然,这取决于月台在车厢的哪一侧。但无论开门的是左侧又或是右侧,车厢门与月台上的安全屏蔽门总是有些出入,换句话说就是没对齐。可奇怪的是,门完全打开的时候,并不存在出入口被部分门框挡住的情况。小男孩好奇的目光伴随着询问投向了车厢里除我之外的存在。

“那是因为安全门总是开得比车厢的门大呀。”

ADVERTISEMENT

父亲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让他坐到座位上。

不知是不是站得累,又或是得到满意的答案了,小男孩很听话地坐下。

“安全门好厉害呢。”小男孩说到。

“是呀,厉害的人总是能帮到他人的许多忙呢。”

这次换我哼了一声。末节车厢很安静,但小男孩一行似乎没听见。

地铁行驶了好一段。雨天和冷气,同时侵袭空荡荡的自己。果然还是让耳边响起一些声音的好。强忍着耳朵的不舒服,我第三次戴起了耳机。比起小男孩的表达,我更喜欢聆听。不对,说成喜欢,多少有点自命清高。不正是因为没人倾听,才只能聆听的嘛。当然,自说自话也未曾不可,只可惜,我自小就是大人离开房间便会停止哭泣的那种婴儿。正当我要点击播放歌曲时,小男孩又开口了。

ADVERTISEMENT

他以十分引人注目的坐姿盘在座椅上,盯着出口处上方的路线图,计算着距离目的地还有多少站。虽然马上就只剩终点站了,小男孩一行仍旧没有下车的意思,丝毫不被站外月台下方刺耳的喇叭声所影响。门外的司机很急躁。剧烈摇晃的车身是他通过刹车和离合器踩踏着夜空的宣泄。他只是想快些结束,离开交织着芳香剂和汗臭味的工作岗位。

车厢门徐徐闭上,意外的很安静。地铁不急不缓地再次拎起时间匍匐。我呀,总是很慢,要是像大多数人一样搭上上一班列车,或许就能早些回宿舍完成作业的收尾,也不会遇见小男孩了。

列车到站提示声音今晚最后一次响起,这次我很快,三两下把随身物品拿好,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空无一人的末班车的末节车厢。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捷运
车厢
聆听
男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4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