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3/06/2022
维多利亚铁桥/百合(吉隆坡)
作者:百合(吉隆坡)

我是迟至出国留学的年龄,才知悉江沙郊区宁罗有座英殖民时期遗留下的铁路建设——维多利亚铁桥。身为游学子弟,苦思家乡值得一提的历史建筑,偏偏词穷于江沙市以外的一切,令人尴尬。问及父母,他们淡淡回顾数年前曾和老同学到过那里拍照留念,只不过一座废置了的铁路,年久失修,没啥新意。

2014年随父母一游后,有次外籍友人来访,我竟胆粗粗把人带到宁罗乡镇,一睹具百年历史的铁路桥。开在通往和丰的路上,我指着路牌碎念,常搞不清地名叫加赖还是宁罗。父亲补充:宁罗(Enggor)为旧称,之后改名加赖(Karai),意指加赖园丘。拐进小路,一直向内驶,前方是霹雳河,一座历经百余年风雨的铁桥在7个巨大的红砖石墩支撑下,显出一副雄赳赳的样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铁桥顶端架着一面醒目的牌匾,写着“Victoria Bridge”,黄底黑字,象征霹雳皇城的辉煌气息。其实它也是土生土长者口中的加赖桥、宁罗桥,尽管由英国人所建,却和当地人文紧密相连。铁轨使用至2002年才正式停用,铁桥侧边通道则供摩托车与行人横渡两岸,是名副其实的“铁桥”。但它对居民出入虽起便利作用,在古迹维护方面却略显逊色,这里既没有历史说明,也没有栏杆等安全措施,甚感遗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两年后重游维多利亚桥,请爱好拍摄的弟弟给我拍照。我穿着粗跟靴子步上未完工的阶梯,相信不久后会有改善。举目观望,江边新建的店面即将竣工,母亲说此处拟修建观光码头。从铁桥枕木与铁架缝隙往下看,滔滔江水流窜一方,接连着江沙河畔,若当局规划得宜,历史铁桥可为旅游前景。

小镇正在没落

又3年,我携伴前往观光,发现新店屋中竖起一栋酒店,铁桥河段也铺上漂亮的地砖,还给行动不便者建了友善走道。维多利亚铁桥是全马第一条铁路的一部分,可达国内最古老的火车站——砵威(Port Weld,现已改称十八丁),从那里逐步开通了北海连至新山的铁路,这座离河面40呎高的铁桥,不失为国家铁道建设的一项壮举。为了更好地介绍家乡景致,我上课时会补充讲述铁道历经炸毁,尔后修复,从运煤到载客的转变,以求一步一步地巩固家乡地方志的记录。

如今再访,疫情笼罩下的世界一片静滞,驶入铁桥地段时已不像以往般感觉新鲜,反而是留心起当地的环境,也直面小镇正在没落的事实。我倚着铁桥边上的通道走,在地人回忆旧时铁路旁也有这样的木板小道。可他们的印象中没有站点,没有月台,更没有围篱,加赖居民过去多会觉得忐忑。我的脑海跟着浮现一辆燃煤火车轰隆而至,足下木板的震波,随着火车逼近震到了自己的脚底,强烈的时代印记晃动了好几代人的聚散与去留。

ADVERTISEMENT

铁桥上的许多枕木已被白蚁侵噬,布满绣花的铁轨及不上与之并排的钢筋水泥铁道,一如时间吞噬了昨日风光。我不曾经历过燃煤火车驶过身边的刺激,只能觉察铁桥隔壁的电动火车一下掠过的惊喜。每个影像都是记录,但至少现在已不再听闻有人被火车撞死的噩耗。

ADVERTISEMENT

江沙
火车
百合
维多利亚铁桥
铁路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