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百格大家讲
7:00pm 23/06/2022
百格大家讲.废除强制死刑 大马准备好了吗?
郑锦隆(百格主播)

在朝野都有意愿执行废除强制死刑下,修正案在国会获通过可能性颇高。但未来大马是否该走向全面废除死刑步伐?政治人物每每以人道立场提及废死时,社会的反弹都很大。

《百格大家讲》每周三晚上10时于百格平台播出,6月8日晚主持人锦隆(左上)与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左下)、前律师公会主席杨映波(右上)、马青公民社会运动局主任邢智立(右下)探讨废除强制性死刑课题。

政府同意废除强制性死刑一事点燃部分人士不满。虽然民众明白废除死刑和废除强制性死刑不能混为一谈,毕竟后者是让法官拥有裁量权能依情况下判,但反对一派仍担心罪犯没有得到应有惩罚。一方是受害者家属感受,一方是人道、人权立场,大马是否准备好接受没有强制性死刑的日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百格大家讲》节目中,我们邀请了政界领袖和律师阐述他们对于废除强制死刑的观点。嘉宾包括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以及马青公民社会运动局主任邢智立,另外还有前律师公会主席杨映波。而三位也欢迎政府废除强制性死刑举措,但对废死课题则有意见分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难了解,支持废除强制死刑是因为考量到在审判期间可能出现误判或失误,无辜者因而失去宝贵生命。而一旦废除了强制死刑,法官可以在探讨控辩双方的立场和证据后决定如何判刑,而非只能下判死刑。杨映波认为,给法官裁量权是绝对应该的,因为每宗案件都有自己的情况。

在郭素沁看来,很多无辜案子正在发生,因此应该重新检讨死刑,而第一步就以废除强制性死刑作为开端。她也指强制死刑存在时,罪案仍屡屡发生,因此强制性死刑无法遏制罪案的增加。

死刑究竟能不能起到威慑作用?这点就在在节目中掀起意见交锋。邢智立认为,废除死刑后就没有严刑峻法去控制或阻吓罪犯的发生。杨律师则反驳威慑论并无研究根据,且不符合现实,“那些准备犯案和正在犯案的人,根本没有想到刑罚这件事,他以为他自己是不会被逮捕的。”

ADVERTISEMENT

虽然此次坊间对于废除强制死刑的反弹声浪不如以往废除死刑课题时大,但也勾起了民众对于全面废死的疑虑。针对废死课题,马华这方并不支持。邢智立提及,我国跟西方或中东国家有很大的文化差异,而大马政府坚持要保留死刑是要在警惕罪犯的同时去安抚民意,让大家知道说大马认真看待刑罚,展现政府对罪犯的零容忍态度。

而杨映波点出,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有过可不误判的制度,而这也是废除死刑的最大原因。“万一说你误判了这个人,这个案件不是那个人干的,那么你结束了他的生命,这个是对还是不对呢?”

节目上杨律师问道,被误判的人,他的人权在哪?“如果你觉得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可贵的话,这样我们就不可以说偶尔1%的误判还是0.1%的误判,我们可以接受。”

在朝野都有意愿执行废除强制死刑下,修正案在国会获通过可能性颇高。但未来大马是否该走向全面废除死刑步伐?政治人物每每以人道立场提及废死时,社会的反弹都很大。郭素沁回忆过去在推动时,最大的阻力是社会没准备要废除死刑。她认为,在谈是否要废死前,比较实际的是去推动监狱改革。至于杨律师虽支持废除死刑,但他觉得废死时机未到,并强调“对错跟时机到不到是两回事。”

另一边厢,邢智立不认同要往全面废除死刑的这一终点出发,因为纵观大马民意、社会结构跟文化,亚洲文化跟西方文化不同,在人权的诠释上也截然不同,但如果往后社会结构出现变化,民众开始能接受死囚重获新生,则交由未来的人决定。

值得一提的是,在马来西亚“终身监禁”其实是20年,但入狱多年的人重返社会后若重犯该如何是好?杨映波点出,重犯和监牢里没有积极改造的制度有很密切的关系,大马监狱制度忽略了改造的重要部分,加上监狱里有很多不良现象,如不同党派、可以用钱疏通等,“所以在里面的人是没有机会被改造的,其实他学的东西是几乎跟他在外面学的是一样。”这里带出的一个问题是,在监狱制度不完善下,囚犯如何改过自新?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百格大家讲
废除强制性死刑
郑锦隆(百格主播)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
马青公民社会运动局主任邢智立
前律师公会主席杨映波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