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10:00pm 25/06/2022
笑颜·奇怪的人

26/6 城人小说——奇怪的人/笑颜/谢鸿圆 CHIA HONG YUAN/860918-43-6802/chiahongyuan@hotmail.com/Maybank 112763035997

出门前,瀚文没来得及查当日的星座运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天不会有好事发生吧?”他一边想,一边锁上房门,准备赶上8时45分的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啪嗒一声,瀚文觉得有东西落到脸上,他的手往脸上揩一下。

“是透明的液体,等等,不是雨滴,没下雨啊。不妙,不妙。” 他嗅闻了下那味道,难道是在空中飞过的鸟雀的尿液?

中午前,店里迎来了一名老伯。他大略60多岁,皮肤像黑炭般,身材精瘦,他的黑脸令人退避三步。

ADVERTISEMENT

“你不在柜台服务客人。你没资格。不要以为你有学历就了不起。”瀚文开头并不想理会老伯,只忙自己的工作,没料到老伯声音宏亮地责骂,像似瞬间被泼了一脸污水。

“我学历够高的话,就不该屈就在小店里受你的气。” 瀚文表面上不吭声,只在心里喊话,但脾气倔强的他,脸也全黑了。

表情很僵的瀚文不知所措,客人还一直站在面前数落他,好像一个受伤的小孩一直要引人注意,发泄自己的情绪。瀚文内心的小剧场演个不停,直到同事喊他进办公室,换同事出来应付老伯。

“是吧,今天准没好事发生。”瀚文走到茶水间,打开冰箱拿出可乐瓶,拧开瓶盖,趁气泡还未溢出时,赶快咕噜咕噜喝下去,气暂时消了。

那天感觉特别挫败,在午休时他点了鸡腿饭套餐,比平时多了十块钱的餐费,为了安慰自己低落的情绪。晚餐只好随便打发,想想家里还有两根大香蕉,配杯热可可就行了。

想想也差不多该离职了吧。这里的发展不大,薪水少不说,每天通勤也用了不少时间。

ADVERTISEMENT

X X X X X X

半个月后,瀚文又遇到怪人。她穿白色T字衫,黑色牛仔裤,背着一个手工包。头发束起马尾,看似整洁有品味的打扮,但是一开口就让人觉得,嗯,她是不是精神失常?

走进店里的时候,她一直喃喃自语,虽然戴了耳机,却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只是假装跟耳机那头的人对话。时而讲华语,时而说广东话,讲到情绪激动处,还会挥动双手,一直谩骂身边无辜的人。

“死胖子,也来买东西呀。”她突然大声地说,刚好身旁的人身材略胖,她一脸嫌弃地要那名客人闪到一边去,别挡住她。

瀚文一脸歉意地看向那名客人,还好客人明事理,不想跟没礼貌的她起争执。在店里逗留了近半小时,她拎着一个精美的礼品盒来柜台结账。随后,她一时兴起,跟自动门玩了起来,往前踏一步又退后一步,自动门开了又关,来来回回5次后,她终于成功踏出店门。

瀚文双手合十,口里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希望她不要再来光顾。

ADVERTISEMENT

X X X X X X

离职前一天,另一名传说中的大婶出现了。瀚文曾听同事聊起这名大婶的行径,并未亲眼目睹过。

大婶一身农妇打扮,长袖衣搭配花格子长裤,草帽稳妥地戴在头上,脚穿雨鞋,拎着两个大麻袋,大步地走进店里,她选了一个凉爽的地方,也不坐在沙发上,只是坐在地板上。她把袋子随意搁在一旁,只要不会挡道,她便安心地打起盹来。

麻袋里头到底装了什么,真令人好奇。瀚文很想把大婶请出去,但手头上有要紧的事物要处理,实在是没时间去应付,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求大婶不要闹事,打扰其他客人。

大婶养好了神,有力气聊天了。

“年轻人,这个多少钱?可以打折吗?可能我会买下它呢。”她随意拿起一个杯子,问瀚文。

ADVERTISEMENT

“这个是纯手工烧制的陶杯,打折后是80令吉,我们还会送你一个精美的礼盒呢。”他客气地说完,只见大婶把杯子放回展示台后,到店后方借用了洗手间。

“年轻人,我下次再来买。”离开前,她拎起麻袋说。

拉下铁闸,瀚文跟同事道别,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吸引怪人的地方,打算休息一个礼拜后,再去面试另一份离家较近的工作。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精神失常
责骂
奇怪的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