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7:30am 25/06/2022
达祖丁教授.欠所有大马人一个人情债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对我而言,只要还有命可以提取养老金,我就会继续归还我对所有大马人的债,希望并努力建设一个对所有人都有同情心、对所有人都有信任、对所有人都有尊严的更好的国家。作为一名穆斯林和一名大马人,我希望我是在向我的同胞们报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在演讲中遇到的许多大马人问我,为什么我走了一条对马来人和穆斯林来说不“正常”的路。他们通常指的是我的写作和说话方式不偏帮,不站在任何种族或宗教的一边。我的回答总是说,有三个原因让我这样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首先,因为我是一名学者,已经学会了尽可能客观和清晰地陈述我的问题。其次,我告诉他们,先知穆罕默德教导穆斯林要公正对待所有人,不分其生活状况、信仰或文化。穆斯林始终支持正确的事情,支持所有人的正义。

最后,我解释说,我花这么多时间写作和演讲,试图为我们所有人和我们的孩子改善马来西亚,只是因为我希望归还我欠大马人的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们影响了我。

你看,我欠所有信仰、文化和社会地位的大马人一个人情,因为他们为帮助我所做的努力及我所得到的财务支援。

ADVERTISEMENT

在伊斯兰中,我们相信所有的债都必须在今世归还,否则会拖欠至后世,我们的善行就必须用来抵债,而不是作为我们进入天堂的“储蓄”。

与所有大马人一样,我们都欠老师债。在我最早的记忆中,我的小学老师们都是非马来人。

那些教导我、鼓励我、责骂我、在我行为不端时用鸡毛掸子或厚厚的藤条鞭打我的老师,塑造了今天的我,一个穆斯林、一个大马人和一个学术界教授。

我记得罗伯特先生,槟城北海圣马克国小的高大校长,他通过听写英语段落来给我们做拼写测试。当他那节课的铃声响起时,我们会确保黑板是干净的,地板是清扫过的,老师的桌子和椅子没有一丝灰尘。

当罗伯特先生用他那响亮和雷鸣般的声音骂你时,能让你尿裤子。但当他开起玩笑时,他让我们笑得在地上打滚。他是那么有趣,那么严格。我希望我知道他的全名及其后裔,这样我就能用心纪念及给他的家人一份特别的礼物。

我只在圣马克中学读了两年,我的老师,除了两位,也大多不是马来人。我清楚地记得一位特殊的老师,我想他叫彼得先生。他是我中二时的英语老师,他是盲人——但他能从我们的声音中认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有一次,他用英语双关语向我们发起挑战,我是唯一一个破解了谜题的人,为此我从他那里得到了1令吉。

ADVERTISEMENT

在霹雳州太平华联国中,除了两位马来语老师外,我的所有老师都是非马来人。我记得我的中四英语老师林小姐,她总是鼓励我参加作文比赛和用英语演讲,尽管我是整个科学班140名学生中唯一的马来男孩。

当我成为副教授并向学校捐赠我的书籍后再次回校时,林小姐已经成为校长。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4年前,当时我们在太平的一家超市里偶遇,当时我正好回乡。她说她很喜欢向她所有的朋友吹嘘我现在是一名教授,也吹嘘我的政治作品。她还不时给我发短讯。

在财务支援方面,我希望记录下我对大马纳税人的感激之情,他们用奖学金帮助一个有6兄弟姐妹的警察的儿子继续升学。我在中四时获得了奖学金,每月15令吉。我是在获奖一年后才知道的,而这笔钱已经累积到将近200令吉。

当我得知这笔小财富后,我立即取了一些钱,为马来西亚教育证书(MCE)考试购买了物理、化学、普通数学和附加数学的模拟试卷。这些都是我最差的科目,我翻遍了每一页,学习如何“逆向工程”解题。在班上华裔朋友的帮助下,我成功地从这些书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并成功地在所有科目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我以6A的成绩通过了大马教育证书考试,之后我在华联国中的中六上了半年课。我申请了本地大学,而我的朋友则去了海外如英国、加拿大、纽西兰和美国。

有一天,当我正在上课时,父亲来找我并告诉我收到了一封电报,通知我获得了公共工程部的奖学金,可以去海外深造。父亲不顾母亲的意愿及对几乎没有去过任何地方的孩子的担心,鼓励我勇敢地去面对未知的世界,让我的未来超出他微薄的警察工资所能承受的范围。

ADVERTISEMENT

如今,我是新经济政策的受益者,该政策经过激烈辩论,只是被许多大马人勉强接受。不管是好是坏,我都非常感谢巫统、马华、国大党及所有早期国阵成员党同意这项政策,让一名男孩成为高学历人士。

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学习6年后,我于1987年在大马工艺大学获得一份我梦寐以求的工作,成为一名讲师。我在2015年选择提前退休,并从我对国家的服务中取得了养老金。

我的工资和养老金都来自大马人,他们的税收是我薪酬的一部分。许多公务员似乎不明白他们的工资从何而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对单一种族及单一宗教有错误的忠诚感。

对我而言,只要还有命可以提取养老金,我就会继续归还我对所有大马人的债,希望并努力建设一个对所有人都有同情心、对所有人都有信任、对所有人都有尊严的更好的国家。作为一名穆斯林和一名大马人,我希望我是在向我的同胞们报恩。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冷眼橫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天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